姐姐妊娠 讓姐姐跟媽媽懷孕的課程 (第五章+終章)(1 / 2)

姐姐妊娠 让姐姐跟妈妈怀孕的课程

日文名称:&2354;&2397;&258;&2486; &2362;&22985;&2385;&249;&2435;&2392;&25;&25;&2398;孕&244;&2379;&2524;&2483;&2473;&253;

中文名称:姐姐妊娠 让姐姐跟妈妈怀孕的课程

第一章:./97627

第二章:./97857

第三章:./9848

第四章:./9855

第五章 新的关係

「……时间到了。」

深夜。飘着洗澡过后特有香气的房间,响起后母的沉重声音。

「準备……好了吗?有人。」

「嗯……」

坐在床上,抬头看着穿上跟平常一样T恤跟牛仔裤的二姐,轻轻点头。

自己跟美女们一样洗过澡,为了方便脱掉,只在腰上缠了一条毛巾。在物理层面上可以说是準备好了──

来到今天,心情却还没整理好。

「芯爱、凉莉……是今天没错吗?」

「……嗯。」

「啊啊。依照妈妈的吩咐,好好记录平常体温了……没错。」

(排卵日……对吧。)

再次抬头看看三人,想起前几天学到的单字。

也有危险日这种子,但想要怀孕的话,还是称为排卵日比较好。总之,就是女性生理週期比较容易怀孕的日子,问题在于三人的排卵日都在这几天。

「有人、今晚……是毕业考验喔。至今妈妈都姐姐们指导、关于生孩子的技术都记起来了。之后……只剩证明出来。」

后母在纪念日穿着跟平常一样的吸西装,这么说明还一边解开衬衫钮釦。很快就看见黑色性感罩杯包着爆乳蹦出来。软绵绵加上深不见底的舒服触感,以及甜甜类似牛奶的香气,自己都爽过了。光是看就感到身体发热。

「我知道了……我会努力。」

「只有努力不行!你是长子、秋山家的当家……说过要扶持我们了!为了不让我们的特训白费,要好好证明!」

凉莉用比平时更严厉的声音指责。

「是啊……我知道了……」

没有反驳的余地,乖乖点头。后母跟姐姐们都是为此,才触犯禁忌跟自己进行生孩子的特训。

依照秋山家的戒律生孩子,依照预定成功相亲,成为名符其实的当家,继承琉璃子的位置。除此之外就没有报恩的方法了。

自己成为当家独立后,就无法跟姐姐们跟后母撒娇了。上过课插过洞,至今家族暧昧的情感变得更加浓厚,所以就更难受了。

自己知道不能再撒娇了,可是──

「来……也跟芯爱说些什么吧。」

「是啊……姐姐。」

被琉璃子跟凉莉推出来,从刚刚就一直躲在后面的芯爱走了出来。

态度一直都是最开朗的长姐,今天始终忧郁沉默。

「芯爱姐姐……我……」

自己烦恼的话,又会害温柔的姐姐担心吧。

擦擦快要流泪的眼睛,拼命装出笑容。

无论气氛如何,都必须往前看。为了这几位献上一切给自己的女人,不能继续悲伤下去了。

「至今很谢谢您、芯爱姐姐。我会努力成为优秀的当家。所以……今晚……会好好干妳。」

「……嗯。是呢……不能一直黏着姐姐呢。独立之后、一定要找到可爱的新娘子……一定要幸福。」

芯爱终于抬起头,微笑应。

从小一直守护自己的深蓝色眼珠瞇了起来,淡粉红色的脸颊也放鬆了。跟平常一样的笑容──不对,表情看起来差不多,但果然怪怪的。

「姐姐……哭了……?」

「说、说什么呢、小有?姐姐怎么会……」

「因为、看起来很伤心……」

知道不该这么说,却还是忍不住说出来。

然后,芯爱闭紧的嘴唇微微颤抖,原本抓住膝盖上胭脂色裙子的手指,也用力握紧。

总是很开朗的长姐,这么难受,自己不能默默看着。

「姐姐不会伤心喔。怀上小有的孩子……姐姐会帮忙小有成为优秀的当家。没有其他比这更幸福的事情了……喔……」

芯爱笑着答,声音却渐渐颤抖,慢慢听不见了。

脸颊微微扭开,眼角不知不觉流下大颗大颗的泪珠。

「姐姐很高兴……可是,还是不想!小有……姐姐最喜欢的小有,竟然要被其他的女孩子抢走!这种事……姐姐不愿看见!」

芯爱悲痛大叫后,甩着金色长髮冲进自己怀里。

就这样把自己压在床上,连忙撑住芯爱,姐姐则是伸出双手抱着自己脖子。

「不要、不要不要!小有的孩子……把怀孕当作最后的忆,姐姐知道只能这样忍耐!可是、只有这点不要……想跟小孩和小有一起……不能一直跟小孩和小有一起……姐姐不要这样!」

高挺鼻樑磨着自己脖子,芯爱用至今未曾出现的哭声说着。

「……最后的忆?」

很想安慰,把姐姐抱紧到爆乳贴着自己己扁的程度后,看着芯爱侧脸要求说明。

「嗯。大家……都决定了……呜呜。」

「姐姐、不要说!……告诉妳别说了!!」

长姐声音抽咽答,凉莉则是难受皱起眉头。

总是凛然严肃的脸蛋,眼角也浮现大颗泪珠,变成悲伤到不输给芯爱的表情。

肩膀微微颤抖,只要稍微推一把就会崩溃,跟着哭出来吧。光是看着就感受到心意。

「怎么事……?最后的忆。不就是依照戒律……指导我生孩子的方法吗?」

视线看往把手温柔放在凉莉肩膀上安慰的后母。

长年担任秋山家代理当家的琉璃子,没有像女儿们一样哭出来。表情同样阴沉,咬着嘴唇忍耐涌现上来的苦闷。

「……非得守护戒律才行。我并不是不能体会这种心情。可是……当时我跟芯爱和凉莉说过了,现在这个时代,戒律显得非常不理,但我没有打算废除。」

「这样的话,为什么……?」

就算违反禁忌,也要守护戒律?自己渐渐说不出话,后母像是表示歉意,微微低头。

「为了……让我跟芯爱和凉莉……能够认清事实。」

琉璃子忍耐苦痛,手放在自己的丰满胸部上,沉重说着。

后母坦白后,像是切断紧绷的丝线,芯爱也顾不上擦拭眼泪,不断说着。

「姐姐……不能一直陪在小有身边。姐姐知道长大之后,就得跟小有分开了……但还是不行。因为姐姐最喜欢有人了……想一直叫小有起床、做饭给小有吃!想在身边……看着小有的笑容!」

「儘管笑我吧。平常总是指责你说不能撒娇,结果却是我们在依赖你。无法面对你离开我们的未来。」

凉莉也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表达複杂情绪。

自己抬头的话,肯定会露出很难看的表情。但还是要忍耐眼泪。

一直不想分开。有这种任性想法的人不是只有自己,就算知道这是不伦,却止不住心中的任情。

「说明戒律的那天晚上……有人晕倒之后,我们三人讨论过了。大家都一样,对有人怀抱超越家人的心意。可是,不忍耐是不行的……所以,只能试图製造忆。」

「所以……变成生孩子的课程?」

琉璃子默默点头。

「因为,替自己最喜欢的男生怀上小宝宝,是女孩子最幸福的事情……」

「只要怀上跟有人相爱的证据,之后就一定能忍耐的。就算你……跟其他女生相亲相爱,我们也能微笑旁观……不这样是不行的……可是……」

不能继续说下去了。后母跟姐姐们都在最后踩了煞车,表情寂寞。

「芯爱姐姐、凉莉姐姐、妈妈……」

看着心爱的女人们,自己无法立刻说出话。

超出想像的心意,才让她们付出一切。

这样想很对不起她们,但实在是太爽了,眼角跟抱住自己的长姐一样,流出泪水。

自己原本相信,独立自才是报她们的唯一方法,但真心话就论当别论了。

彼此的想法都一样了,为什么要忍耐?

「妈妈……我要拒绝相亲。」

「什么!?有人、那是……」

「我会负起责任。无论会多么辛苦……我会尽量避免造成财团的麻烦,解决问题的。我会成为优秀的当家。」

看着表情惊讶的后母,说出决心。

身体自然紧绷,也用力抱住芯爱的身体。

「啊啊……嗯、小有……?」

柳柳细腰都快被折断了,长姐用疑惑表情看过来。

自己瞥了一眼过去后,老实说出来。

「因为、我想娶的女生……想要一直留在身边的女生,只有姐姐们跟后母。相亲就免了。」

「……让姐姐当新娘吗?」

「……嗯。我最喜欢芯爱姐姐了。可以嫁给我吗?」

抱住姐姐的双手往上面摸,隔着金色长髮抚摸姐姐后,直接告白。

此时,芯爱双眼睁大说不出话──然后,流出至今根本不能比的许多泪水。

原本一脸昏暗的苍白脸颊,瞬间染上淡淡樱花色。

「等、等等、有人!竟、竟然要娶姐姐……我们是亲姐……」

凉莉声音慌张,却也是整张脸都红了。

凉莉想要维持严肃表情,脸颊却微微颤抖,高兴放鬆下来。

「我知道这样不行。肯定会引来很多问题……但是,我不想离开姐姐们跟妈妈。我会让妳们幸福!」

明显未来会有许多困难等着,但再也不想忍耐这份心意了。

看着对这句话感到惊讶,答不出话的三人后,再次告白。

「妈妈、芯爱姐姐、凉莉姐姐……我会成为优秀的当家……成为妳们的丈夫。所以……生下我的小孩,往后也一直留在我的身边!」

开门见山说完后,房间剩下一片寂静。

会不会接受呢?不安等待。

快到非比常的心跳声,是自己的?还是紧紧抱着自己的芯爱?

看了三人的表情。

「姐姐、可以成为小有的新娘子……好高兴……好高兴……姐姐喜欢小有,想要生下小有的小宝宝,一直陪在身边!想要嫁给小有!」

「芯爱姐姐……呼、啾!」

随着感人至极的告白,长姐用力抱住自己到快要扭断脖子的程度,流着泪亲吻过来。至今一直忍耐的爱情,随着舌头送进嘴里,这是连呼吸都没办法的激烈舌吻。

「呼、啾……喜欢……姐姐就是小有的新娘子……之后、也能每天跟小有撒娇……呵呵、啾、哈啊!」

「咕……」

芯爱高兴说着,舌头颤抖舔过自己脸颊内侧的每一处。不知何时抱住自己脑袋的手,也用力抓乱头髮。

比手掌温度让人更爽的口水,甜得跟蜂蜜没两样,意识很快溶化。

「姐、姐姐、好狡猾!有人也说过要娶我了!」

二姐则是闹彆扭喊完后,跟着跳到床上,紧紧抱住自己背部,隔着肩膀亲过来。软得像是棉花糖的嘴唇,吻掉脸上的泪水,打算把芯爱的嘴唇挤开。

「等、等等、小莉……现在、是姐姐在亲亲……呼。」

「姐姐亲太久了……嗯嗯、我、我也想要亲……啾、呵呵&9834;」

姐妹互相贴住自己脸颊,舌头争相伸进的嘴巴里。

「呼、啾……」

两根甜甜的舌头不让自己休息,舔来舔去,连说话的时间都没有了。舌头被姐姐们的舌头贴住,爽到像是插在她们体内了。

「不、不行了……」

「呵呵、发呆的小有也好可爱……呼、噜、啾……」

「哈啊、有人……现、现在我也不想忍耐了……呼、嗯嗯!」

可能就此被姐姐们亲到晕厥吧?带着这种不安头晕时,晚了一步的后母爬到床上来,拍拍失控的姐妹们。

「不行喔,只有妈妈被晾在一旁。我也是有人的新娘子……大家一起……好吗?」

「哈啊……是、是呢……妈妈……」

「啊啊。妈妈跟姐姐……我们一起……」

稍微恢复冷静了?芯爱跟凉莉终于肯放开自己。

呆呆看着姐嘴唇拉出的口水丝,在灯光下显得闪闪发亮后,喘气对着微笑的后母说道。

「妈妈、可以吗?……让妈妈跟姐姐们嫁给我……」

「呵呵、秋山家的当家已经是有人了。你这么决定的话……不要顾虑我,直接面对吧。所以……妈妈要证据喔。」

这么说后,琉璃子脸贴过来,温柔亲吻渗出汗水的额头,捉弄微笑。

「最后的课程已经準备好了……但现在变更了喔。今晚大家一起怀孕……既然要嫁给有人,就要切身体会到呢。」

「小有,姐姐也要。姐姐已经是新娘子了,不必忍耐了……可是,姐姐好想要……」

「虽然说是权宜之计,目前戒律还是没有打破。所以……」

芯爱声音甜到吓死人,凉莉说话也是让人有些酥麻。姐妹的差别也是一种乐趣。

不过,自己心情也是一样。

「嗯……我要干妈妈、芯爱姐姐、凉莉姐姐。我要让大家都怀孕……要让大家成为我的妻子。」

再也不必担心结局了,只要干了妈妈跟姐姐就对。

自己爽到身体发抖,美女们慢慢点头。

「这样的话……呵呵、首先要替有人準备呢。因为要让大家怀孕……在此之前,我们会好好侍奉的&9834;过来这边……」

「咦……!?」

被后母拉着手,往前面扯。

想要撑起上半身的瞬间,琉璃子很快绕到背后,抱住腰间,让自己趴在地上。

「呜!?怎、怎么?」

「呵呵、不用害怕喔&9834;会让你很舒服的……」

后母高兴笑着,拿掉自己腰间的毛巾。

自己没穿内裤,等于是全裸了。肉棒也完全跑出来。

「肉棒好可爱……这里……屁股也很可爱喔,有人&9834;」

琉璃子双手抓住自己屁股,脸贴过来。

努啾……

「呀嗯!?」

舌头刺进屁股。

刺进菊花。

「那、那里……!」

「嗯、啾……如何呢?不是只有肉棒、这里也……啾、哈啊……很舒服的……呵、啾噜噜、啾啪。」

后母高兴听着自己的尖叫声,竖起舌尖刺进菊花。

有着满满口水的舌头进入直肠,自己无法适应这种刺激。肚子收缩,有种跟打手枪不同的快感。

「呀、呜呜呜!」

自己才刚刚下定决心像个男人,却又哼出跟女生没两样的声音。后母舌头刺进直肠,左右钻动,让自己的声音飘得越来越高。

「呵呵、没关係喔、侍奉老公是妻子的职责……啾、之后也会这样……妈妈会尽量做这种事的……啾啪。」

「呀、嗯嗯嗯!」

自己丢脸到抬不起头,但后母的舌头挖着直肠黏膜,让自己越来越爽。

从屁股到S字形的直肠,都爽到不行。这种禁忌快感让自己喘气,全身不停抽筋。

「哈啊啊……呵呵、肉棒也很有精神喔。来……芯爱跟凉莉,也要让老公舒服喔……」

后母放开屁股,催促一直看着淫乱行为的姐妹。

「嗯。虽然妈妈好精神……但是,姐姐也会。姐姐才是最爱小有的人!不会输给其他人……哈啊……」

芯爱这样放话后,躺了下来,钻进自己身体的下方。

不知何时脱掉毛衣跟衬衫,胸罩一併解开,碗型爆乳跳了出来。

长姐扭动背部,白皙隆起重重晃动,钻了上来,嘴唇顺势含住肉棒。

「啾噜、姆、啾、啾啪……哈啊、呵呵!」

看见琉璃子的侍奉,芯爱也出现对抗心理了吧。

表情变得下流,缩起脸颊,用口腔黏膜、舌头贴住肉棒,开始用力摇晃头颅。

「咕、喔喔喔!?」

芯爱突然就开始冲刺,爽到让自己连话都说不清楚。整个嘴巴摩擦肉棒,有时还会用门牙小口咬住肉棒,喉咙跟尿道口贴得很紧。

平常只会含住一半肉棒的侍奉,现在却含住整根,加上屁股被后母开发的快感,让腰部下意识颤抖。

「呵呵、小有的肉棒……抖个不停……啾啪。」

「呵呵、屁股也在发抖……嗯、好可爱、让人想要一直舔下去……啾、啾、姆!」

「呀、嗯嗯嗯!」

听着后母跟长姐的愉悦声音,压抑不住睪丸涌上来的热度,声音发抖。

忍不下去了。只要再一些刺激,思考就会中断。带着这种不安跟期待──

「声、声音不要这么没用、有人!因为你是大家的丈夫……不再可靠一点,我们会很困扰的。真是……表、表情竟然这么可爱……」

隐瞒害羞开口职责后,另一位新娘──凉莉,贴了过来。

自己来不及答,还在喘气的嘴巴就被塞住了。

「姆、呼!?」

「姆、嗯……不行。只有我在旁边看,很不公平。有人都说过要娶我了……负起责任……噜、啾啪、嗯!」

凉莉斥责之后,直接舌吻。

舌头当然钻进来,比刚刚更用力舔着口腔黏膜。

「哈啊、嗯!」

全身都是快感,所以只是舌头被贴处,就让脑袋嗡嗡作响。快感神经替代了味觉。

声音越来越像个女人,眼神跟脸颊都爽到放鬆下来。

「哈啊、啾、哈啊……这么像女生的声音跟表情、对了……啾、玩这里的时候,喘气也是像个女生……呼、啾啪。」

凉莉吻个不停,突然想到什么,另一只手朝自己的胸部伸过来,抓住乳头,指尖稍微刺着,然后两根指头用力抓住。

「呼!?」

像被针刺到的鲜明刺激贯穿胸部,射精欲望强烈到快要沖垮意识。都在这种极限状态了,二姐还是继续抓着乳头。

「不行、我……」

拼命忍耐到全身僵硬,括约肌也自然收缩。

「嗯……呵呵、不行喔,有人、屁股要更放鬆……啾。」

琉璃子贯穿直肠的舌头,开始前后动着。

比刚刚更加收缩的直肠壁,受到强烈摩擦,这个震动也透过肉棒传到长姐嘴里。

「呼、哈啊……肉棒在发抖了……啾啪、要射了吗?射在姐姐的嘴里……呵呵、呵、啾!」

「咿!」

芯爱捉弄说着,竖起舌尖刺着龟头前端。

渗出透明汁液的尿道口持续受到刺激,尿道涌出高温岩浆。肉棒不断抽搐,稍微放鬆就会瞬间炸开了。无论如何都要忍耐──才刚这么想。

「嗯……那么、準备结束……难得的纪念日,最浓的精液……这样射出来就太浪费了。」

波……出现低沉水声,后母的舌头从屁股拔出来,挂着诱人笑容,提醒侍奉到忘我的女儿们。

「……呵呵、是呢。虽然姐姐很想喝小有的美味精液……」

「呜、哈啊、我也快不行了……啾、姆……」

芯爱跟凉莉很听话,嘴巴乖乖离开。

嘴唇跟舌头,嘴唇跟嘴唇。自己喘气看着两个方向牵出口水丝,感到安心,同时体会到踩住煞车的痛苦。

「準备……是……」

「来,接着轮到我们了……跟现在的有人摆出一样姿势。」

用视线催促姐妹后,琉璃子慢慢起身。

「这样很难看,但妈妈已经痒到来不及脱衣服了……」

后母说完,动伸手摸到裙子里面。

出现撕裂声后,跟自己同样趴在地上,性感屁股则是转过来。

自己自然看见裙子捲起来的内部,下意识吞了口水。

吊带袜沿着私处撕裂,内裤也拉开了,露出裂缝。这看起来比单纯裸露还更加色情,让视线离不开了。

「呜呜、小有、不要急喔……姐姐不会走的……」

「勉强忍耐对身体不好。我也已经準备好了……快点……」

「妈妈也想快点喝下有人的精液,让子宫得救呢。」

自己看到出神,听到心爱美女们的发狂声音,才过神来。

鉴赏期间肉棒站起来了,是快要撑破包皮的状态。断断续续出现让人身体后仰的麻痺感,还没干就想射了。

「呃……那就……」

自己也一样忍不下去,三名美女的屁股就像是在说『尽请享用』,让自己摇摇晃晃贴过去。

首先──左边,这个让自己鼓出勇气的姐姐,来到背后,手指用力抓住柔软屁股。

「啊……要干姐姐吗?让好粗的肉棒进来……让姐姐成为小有的新娘子呢……呵呵&9834;」

芯爱转头,脸颊红红高兴微笑。

不必跟姐姐分离,之后关係会更加匪浅。不管世人怎么看待,对自己来说都是最幸福的时光,用力点头。

「我最喜欢芯爱姐姐了。所以……嫁给我、替我生小孩!」

这样告白的同时,肉棒塞进流出大量爱液的裂缝。

──滋噗、滋噗噗、努噗!

「咕、啊嗯嗯嗯!来了、插进来了……小有的大鸡鸡塞进来了……呜呜、呜呜呜!」

肉棒像是受到肉襞指引,没有比平常更用力,就自然被吞进肉壶里面了。里面满满的爱液挤了出来,肉棒进出时,结部位跟着闹洪水,很快弄湿一大片床单。

夹住肉棒的阴道比平常更烫。像是快要烧出蒸气,爽到几乎融化了。

让意识远离的射精冲动,拼命忍耐。

不能只有自己爽,也要让对方一起升天。既然都学到生孩子的方法,就不能擅自发洩。

而且,自己都发誓要成为大家的丈夫了,首先就得让她们受孕来证明。

「呜、动了,芯爱姐姐!我会用力干这个阴道!」

咕啾、滋噗、努啾!

拼命忍耐冲动,腰部撞击柔软屁股,开始抽插。把染满爱液的淫肉撑开,肉棒更用力撞击位在终点的子宫口。藉由反作用力快速进出,伞菇把狭窄入口往外翻成淫秽形状。

「呀、啊啊!好激烈……呜呜、好、好棒……小有的活塞运动好棒……姐姐……声音、停不下来……嗯嗯!」

金髮长姐活泼扭腰,爆乳大胆晃动,哼出声音。黏膜不停袭击,希望肉棒差得更深一些,肉襞紧紧咬住。自己则是专心冲撞肉壶。

前列腺液流个不停,尿道口冲撞内部,来到某个挡住自己的墙壁时,就会大幅颤抖,被用力吸住。不只这样,感觉肉襞还慢慢退后,阴道距离变得狭窄了。

「芯、芯爱姐姐、怎么感觉插得越来越浅?」

「这种事……姐姐、不、不知道……姐姐、很高兴……咿咿、哈啊、可以嫁给有人……可以当个怀孕的新娘子、太幸福了……呀啊、啊啊啊!呜呜呜!」

长姐用高音符的声音答,阴道更热更窄。

肉襞把肉棒贴得密不透风,就算里面满满都是爱液,还是需要用力把内部撑开。

里面应该更狭窄吧?感觉肉棒被蜜壶捆住不放了。

「好爽……」

忍不住喘气时,旁边观战的后母说了。

「芯爱一定是想早点怀孕,想要精液快点射进子宫呢。」

「子、子宫……」

所以才这么有反应?内部高墙不停蠕动,确实是想要肉棒快点射出来。

「小有、姐姐……伊咿、哈啊、啊啊啊……」

「嗯……我也……」

芯爱出气多入气少,自己也一样快到极限,肉棒麻痺传到背部,身体不停抽筋。

很想就这样射精──

「呵呵,有人。妈妈虽然还可以忍耐一下……凉莉却似乎不行了喔。」

「咦……?」

见这个声音,转头过去看看右边的二姐。

「哈啊、哈啊……呜呜、光是看着就!我也……」

凉莉死死盯着姐姐被插穴的模样,平常的凛然模样消失了,露出娇弱表情。

右手摸着私处,开始安抚潮湿裂缝。

「凉莉姐姐……竟然自摸了?」

「对……因为一直等……这、这种……不知羞耻的事、呜呜!」

二姐恨恨看过来后,两根手指更大胆动着。

咕啾──食指跟中指撑开淫唇,就这样用力抚摸肉襞。

「快点……我、我也想被干……想要有人插满里面、想要真正成为新娘子的感觉!所以……」

看见凉莉这么撒娇要求的模样,不能放着不管。说过要平等看待了。

「那就……照、照顺序……」

「咦?啊啊、讨厌……就这样把精液射出来……嗯!」

拚了死命,从死死收缩不肯放开的肉壶里面拔出来,滴着爱液往旁边移动。

「哈啊、快点插进来、有人……忍不住了……身体热到快疯了!」

「嗯……现在插……」

应大口喘气催促的凉莉后,肉棒塞进她动张开的秘密花园。

滋哩、滋噗!!

「咕、咕呜呜呜呜!咿、咿……呼、啊啊啊啊!」

二姐声音高兴飘高,肉棒同时装进激烈收缩的阴道里。已经相当湿了,但这种压迫感远远超出前些日子的体验。

「凉莉姐姐、太紧了……」

「当然……我很喜欢有人……最喜欢了……嗯嗯、想跟妈妈和姐姐一样怀孕……想要小孩、快点射给我!

二姐用甜到骨子里的声音说着,积极摆动腰部。

健康紧绷的屁股撞到腰部。狭窄阴道也跟着咬住肉棒,听见清脆的撞击声。

「咕……我也喜欢凉莉姐姐……平常总是严格锻鍊我的温柔姐姐……最喜欢了。之后……也会一直在咿起……我会像个男人!」

这么书后,紧紧抓住二姐的纤腰,撑开咬住肉棒的阴道,开始抽送。

滋啾、滋噗、滋噗!

因为屁股贴着,无法大幅摆动。所以用龟头接连撞击特别火热的内部终端。

「咕、那里……呼、啊、啊嗯嗯嗯!」

「一直看着前面就对了……姐姐说要这样挥竹刀……」

无论剑道,或者生孩子的课程都是。凉莉被肉棒插着,扭动背部喘息。

凛然姐姐的淫蕩声音,想要多听一些。加速抽插,结部位喷出爱液飞沫。

「嗯嗯、呜呜呜!有人……对、那里……咕、哈啊、咿咿咿!插那里的话、就会撑开子宫口了……打开了……想要有人的小宝宝……咿咿、咿咿咿咿!」

「嗯、夹得好紧……」

蜜壶开始收缩要求射精,肉棒不断发麻,一直抽插。

被用力分开的肉襞,又立刻收缩咬住肉棒。

这是二姐讨厌认输的生理反应吧?射精冲动渐渐涌现。

──这一瞬间,眼睛跟后母对上。

「妈、妈妈……嗯……」

说过要一起娶三人了,如果只有后母没得插,很对不起她吧。而且,自己究竟成长了多少,很想表现给自己第一次干的女人看看。

「照顺序……凉莉姐姐、请等一下吧……」

「咦?……啊啊、啊啊……」

凉莉虽然这么答,阴道却说想要继续享受,开始激烈收缩。从这种快要夹断肉棒的感觉,传来二姐的心意,但都发誓要平等了,不能第一天就坏了规矩。

「让大家一起舒服……想让大家生下我的小孩。」

自言自语,紧紧抓住凉莉的紧绷腰部,一口气拔出肉棒,趁着爱液跟前列腺液混的液体还没滴下来,就插进后母的阴道里。

姆噗……努啾、努噗!

「啊啊……好爽……」

比姐姐们的阴道更柔软,大大张开欢迎肉棒。

整根直接埋进去后,淫肉立刻沿着肉棒形状,贴得密不透风。

「呵呵、因为……跟有人做了很多生孩子的练习……妈妈的阴道、已经完全变成有人鸡鸡的形状了喔。」

声音下意识发抖,后母则是头露出诱人微笑。

不会让人难受、没有放鬆,只是夹得让人舒爽。

就跟琉璃子说的一样,阴道肯定变成肉棒的形状了,所以才这么爽。

「来、有人……可以插了。让妈妈的阴道继续记住肉棒……生好多小孩……哈啊……呵呵&9834;」

听见这声催促,开始朝着火热阴道抽插。

抽送才刚开始,肉棒就顶到最里面,精液都快被挤出来了。

「咿、妈妈……」

「对不起、有人、但是妈妈到极限了……因为有人跟妈妈求婚了……太高兴了……」

自己哭着求饶,后母声音则是失去平时的从容。

琉璃子的脸颊放鬆抽搐,感觉就是在高潮边缘拼命忍耐。喜悦让身体渐渐发烫,肉壶含住肉棒不放。

「妈妈……我也很爽……不会让妈妈离开!」

「对喔、不会离开,有人、用力干妈妈……让妈妈生下好多可爱的小宝宝……嗯、啊啊!进来、插进来……」

后母兴奋大叫,自己爽到忍耐不下去,用力撞击屁股。这个动作让肉壶跟肉棒激烈摩擦,下腹部出现爽到让人以为会不会融化的不安感。

「妈妈……生下我的小孩!」

发狂大叫后,咬紧牙关忍耐射精冲动,忘我抽插。

这不是光说不练的抽插,想要传达出自己心意。想起第一天晚上后母教给自己的事情,渗出前列腺液的尿道口,就一直撞击最深处。

滋啾、滋噗、努啾!

「呀、 呜呜呜呜!哈嗯、啊啊、对、对喔、有人……里面、干妈妈的子宫……咿咿、咿咿咿!!」

「嗯、插进去……让妈妈怀孕……」

「对、对喔……要用力把子宫干到烂……呜呜、哈啊……、让妈妈怀孕……排卵……嗯嗯、呜呜&9834;很好……比妈妈教你的时候更激烈、好棒的活塞运动……呜、哈嗯嗯!」

后母一边喘气一边称讚,让自己爽到升天。

总是对后母跟姐姐们撒娇的自己,能这样干她们了。

可以让她们怀孕的话,等于自己有了成为当家跟丈夫的资格。

再次对自己有了自信,抽插加速到爱液不断往外喷。

「呜呜、小有、差不多该到姐姐这里了……」

「我、我也……等不下去了、刚刚插到一半……好难受……」

「嗯、嗯、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