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子】(五 惊魂一刻)(1 / 2)

作者:huluqi

25/5/4发表于.

是否首发:是

字数:5959

生活不是小说,不是时时刻刻都有出人意料的惊喜在等你,那天之后我的生

活又恢复了往常的平静,下棋、看报、喝茶、、聊天、睡觉,就这些。

几个星期的某一天我从外面下完棋到家,刚一进家门就听到妻子在打电话

的声音,我坐在一旁的沙发倒了杯水翻着报纸看了看,大概又说了几句话电话就

挂断了。

「谁的电话啊?」

我随口问道,「是可儿的。」

「哦,有什么事吗?你和孩子都还好吧。」

「她很好,只是打电话过来和我聊聊天。」

「那就好啊。」

我随手翻了翻报纸说道,「嗯,我想和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

我放下报纸好奇地问道,「我想去可儿他们那住几天,你看怎么样?」

「怎么突然想到要去他们家住,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我开始不安起来,按理来说,妻子是一个很顾家的人,可儿刚怀孕的时候我

就有提议让她住过去照顾她,可她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家没人照顾,加上可儿那会

只是刚怀孕行动什么的都还能自己照顾自己,她去了也没什么能帮忙,况且虽然

是一家人,但毕竟还是不要给他们小两口添麻烦的好,故此作罢。

而妻子今天竟然动提出要过去住,我不禁猜测是不是可儿出什么事了。

「没事,你别瞎想了,只是刚才可儿在电话里跟我说,最近张京接了一个大

工程,经常是早出晚归的,平时一整天都是她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才想说要

过去陪她,也好照顾她,毕竟这几个月是最关键的时候。」

妻子缓缓地说出了事情的原委,我是松了一大口气。

「唔,是这样啊,你都吓我一跳,如果这样的话确实是要过去一个人陪她比

较好,唉,自己的孙子,他们婆家人都不急,反而就我们娘家人替他们想这想那

的,真不像话。」

我抱怨的自然是张京的爸妈。

「你说什么那,张京他爸妈你又不是不知道,农村人在那住了一辈子,整个

村的人个个都认识,你让他们住到城里来,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再说,你又不

是没看见过他妈妈那个样,让她带我们的孙子,我想想都怕。」

张京的父母在结婚前我们双方家长就有见过几次,也不能说是哪里不好,只

是农村人和我们城里人有些生活习惯确实不太一样,有时候沟通起来确实是有一

些障碍,这也是当初妻子反对可儿嫁进他们家的一个重要原因,怕女儿以后要受

气,但好在结婚后张京父母就老家去了,给他们夫妻留下了单独的二人世界,

凡是有利有弊,这不,现在怀着孕连个人照顾都没有。

「那你是不是要先和他们说一下,突然住到他们夫妻家里,万一他们不喜欢

就不好了。」

「怎么会不喜欢,高兴还来不及那,不用了,刚才可儿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就

是说这个事情,说是张京动提议的。」

妻子说道,原来都已经商量好了,这小兔崽子倒是挺会打算的,娶了我宝贝

女儿还让她妈妈给他们家当免费保姆,他自己父母家倒是不用出一分力,等着捡

现成的。

「不对!他动提议!竟然是张京这兔崽子动提议的,难道……」

如果换做以前这是再正常不过了,但几个星期前的事情我还历历在目,让我

不禁对这次的妻子外住的事浮想联翩。

「哎!哎!你在想什么那,听没听见我说话啊。」

「啊!哦哦,你刚才说什么。」

我茫然地望着妻子,刚才一想到她和张京的事情不知不觉就出神了。

「我说,你一个人在家没什么问题吧。」

妻子见我心不在焉的,颇有些生气地说道。

「没事,我这么大个人了,能有什么事,你别出什么事才是。」

「我?我能出什么事啊?」

妻子疑惑地看着我,「没有,就是叫你也注意点,别到时候到了那里忙这忙

那的,把自己累着了。」

「呦,看不出来呀,最近怎么了,嘴巴这么会说话,平时没看你这么关心我

。」

妻子笑笑说道,「我那是放在心里,不说而已,老把疼啊爱的挂在嘴边,那

才是假话那。」

妻子听完也笑骂了我一句就走去做饭了,其实我刚才那句话里的含义她又怎

么能知道那,她要是听懂了那才是真的有『鬼』那。

「哎!你还没告诉我打算什么时候去那?」

我冲着厨房里的妻子大声问道,「我想越快越好,明天就去。」

妻子答道,「这么快呀,哼,挺心急的。」

我嘴里小声地嘟囔了句。

晚上,妻子就把要换洗的衣服收拾好了,看她这架势可不是住个三四天那么

简单,因为要收拾的东西挺多的,妻子就吩咐我来帮她收拾一下,自己就去洗澡

去了,她要带去的衣服都已经拿出来我只要帮忙摺叠好放进箱子就好,在收拾的

过程中我灵机一动,把一些『东西』偷偷地混在了她的衣物中放了进去。

第二天,我帮着妻子把那一大堆衣物搬到了可儿他们家,那时候是中午了,

可儿一个人在家,张京去上班去了,见到我们来,可儿表现的很高兴,本来还想

让我也一起住下来的,但我还是拒绝了。

老俩口住到他们小夫妻的家里,平添多了两双筷子,人家心里难免有话,再

说,家里没个人我也不放心,我们那一带的小治安也不是太好,前段时间还有

人家里进了小偷那,在吃过晚饭后我也家去了,到我离开的时候张京都还没下

班,我不禁又气又心疼,气的是他这个做丈夫的这个关键时候不在家里陪着,心

疼的是可儿这段日子原来都是这样过来的。

到家以后,我又开始患得患失起来,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但是那

种寂寞和孤独是可以明显感觉到的,人老了就特别需要身边有人陪,年轻的时候

反而是不喜欢家人、朋友总来烦自己,就喜欢一个人呆着,做什么都好,现在,

是什么都不想做,洗了个热水澡就躺下睡了。

所以说人有时候真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到失去了以后才懂得珍惜,一点都

没错,我现在就品尝着平日里悠闲散漫的恶果,买菜、洗菜、做饭、洗碗都得自

己一个人来,这时才知道妻子的辛苦。

「嘿嘿,那我现在送『羊』入『虎』口,算不算是心疼老婆的一种体现那,

让她也尝尝『鲜』。

我还是真的佩服我自己,这样的借口和安慰都能让我想到,但你还别说,我

这样一想,之前的那种害怕和忧虑倒是一扫而空,变得开始期待起这段时间我在

妻子身边是不是已经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我心里越想越是按捺不住,决定打个电话过去问问妻子这段时间的情况,「

喂,是可儿吗?」

「喂,是我,你怎么打电话过来了,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

电话的一头传来了妻子的声音,她不安地问道,「没有,一切都好着那,你

那边怎么样了,都还好吧。」

「……」

「喂,喂,怎么不说话了。」

「……我说了你别着急啊。」

我这一听,心脏整个吊到了嗓子眼这,一般看过电视剧的都知道,这句话一

旦说出必然是发生大事了,我首先想到了可儿和她肚里的孩子。

「到底怎么了,你快说呀!急死我了,是不是可儿出什么事了。」

我焦急地问道,可千万别是怕什么来什么。

「你别瞎想,可儿没什么事,就是,就是刚才不小心磕了一下,脚给扭了。

「这还没事那!你这当妈的是怎么想的!孩子那,孩子有没有事?」

我真是一下被妻子气的不轻,这脚都扭了还说没事那。

「应该没事,看可儿的样子好像没什么事,她自己也说没事。」

「应该!她,哎,我马上就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