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改编:斗破苍穹之伏紫】(1 / 2)

进入空间虫洞前往中州的萧炎等人在里面遇上了空间风暴。

在那片撕裂时空的白银色底下,他们奋力前进,在那不亚于斗宗强者的风暴

底下成功穿过了虫洞。

可是,在最后一波冲击之中,萧炎他们乘坐的空间船也受到了损伤。

经过了众人决死的挣扎,他们终于抵达了中洲,在某个刻有印记的平原上面

安全着陆。

但是,跟萧炎一起推导飞船的紫妍却在风暴最后的冲击中掉出船外,跟众人

分离不知去向。

而这个故事,也是从此跟本来的命运出现了不该有的分歧

*******************

中州玄冥宗。

「进来。」

「打扰少!」

男人推开大门,向着少宗辰闲拜了一礼。

「未知大人找我有甚么事?」

「孙照殇,我知道你很擅长照顾他人居家生活对吧?」

「是!属下在得到玄冥玄众多前辈提携之前,曾经在中洲民间以照料独居老

幼维生,自问对此得心应手!」

看着恭敬地答自己的孙照殇,辰闲点了点头。

孙照殇是个顺眼老实的家伙,勉强他脾胃。

要不是因为长老有命,要他闭关修行冲击斗宗关卡,辰闲才不会把这个斗气

水准平平无奇的二流子叫来。

「我五日后将会前往秘境闭关修行,大约需要三个月,五长老会负责为我护

法。在这期间,你有一位元元贵客需要照料,给我好好招待,事成我会让长老赏你一

门高级功法。知道吗?」

「谢谢少赏识!」

辰闲点点头示意孙照殇退下。

「小紫妍你真的让我头大啊」

虽然拿借口唬弄了那个脑袋少根筋的小美女,可是斗皇强者终究不是该随便

招惹的对手,万一穿帮了让整个玄冥宗受到甚么损伤也是很糟糕的事。

更麻烦的是紫妍并不喜欢玄冥宗内那只又肥又壮的子,因此辰闲只好让孙

照殇这个讨喜的瘦皮猴出马,把那个小美女摆平再讲。

就算失败,也只是牺牲一个出身平凡的二流子,不会有甚么影响。

「这个极品美女我一定要得到」

想起三日前被外出修行的大宗救这里,昏睡了足足一整天的小美女,辰

闲便是感到兽血沸腾。

「本少爷想要的东西从来都逃不出我的五指山!」

五日后,辰闲抱着充满期待的心情,跟随五长老前往玄冥宗的秘地开始冲击

境界关卡,让孙照殇想办法留下那个小美女。

而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决定,让本来就出现分岐的命运进一步扭曲

*******************

玄冥宗领地内有多个招待来客的地方,其中一个用来招待上宾的别庄更是位

近丛林湖泊,有着优美清静的环境。

但是从紫妍住进来之后,这个清静不到三天已是化为乌有。

「好闷啦!为甚么不让人家出去外面玩!」

「师门有令,紫妍姑娘你多多体谅」

被闹个灰头土脸的孙照殇正在客房内尝试安抚耍脾气的紫妍。

紫妍是个正值豆蔻年华的娇俏少女,一身朴素白衣让她那垂至腰际的淡紫长

发更显灵动,粉雕玉琢的容颜充满活泼神采,那对乌黑明亮的水灵眼睛一眨一眨

的更是可爱。

与之相对的是把白衣丝绸也撑得鼓起来的那对胸脯,那两团玲珑的美肉更是

随着紫妍的动作一摆一荡,让人难以移开目光,只能凝神望向那跟幼嫩容颜毫不

相称的成熟身段。

「我要见小医仙姐姐!我要找彩璘姐姐!人家好闷好闷好闷!」

随着紫妍闹别扭时举手抬脚的动作,在裙摆衣边露出来的皮肤也静悄悄地在

孙照殇的眼底亮出那泛起片片薄红,吹弹可破的美嫩肌肤。

但是孙照殇现在却无心欣赏那些动人的风光。

先不论自己只是个刚刚踏入大斗师境界的二流角色,他可是比玄冥宗任何一

人都清楚这个看起来年龄不到自己的半的小女孩来头相当大。

(为甚么听到玄冥宗的名字时想不到这种情况)

孙照殇不是这个位面世界的人。

如果以异于这个世界的方式来形容,他会被称为『穿越者』。

因为救人而在一次天灾中被天上飞来的砖砸死,孙照殇就这样子既壮烈又

坑爹地死去了。

在迷糊间,他隐约听到了甚么声音对他说甚么返恩,甚么转生,甚么特典之

类的东西,然后他就在这个世界莫名其妙地开始了第二次人生。

自五年前开始,他就在中洲各处流浪,在种种巧下被玄冥宗的人招览到宗

门内修练,开始混日子;最初听到斗气以及其它熟悉的字眼时,他就知道自己来

到了本来只是络小说内容的异世界,却从来没有想到居然会碰上原作人物,而

且一来就是女角级别的货色。

(明明原作好像没这一段啊,是我记错了吗)

虽然前世的记忆还能记住个七八成,但是小说桥段这么琐碎的东西他想破头

都记不起来,因此在数天前被辰闲命令时孙照殇根本完全没有察觉要照料的人竟

然是紫妍。

要是知道的话他就算要连夜逃跑都不接这烂摊子。

「我的伤已经差不多好了,明明你们说会通知萧炎哥哥他们来接我的,怎么

现在还没来啊!」

紫妍不满的叫喊声让孙照殇从漫长的三秒钟里过神来。

不先摆平眼前这个嘟着嘴巴的小美人,他可是吃不完兜着走,太虚古龙后裔

随时用一根手指就能把他打成肉酱。

「紫妍姑娘,萧炎大人正在中洲处理要事,完事之后必定会亲自前来迎接紫

妍小姐你的。」

竭力不让视线移向那对仍然在晃动的娇嫩胸脯上面,孙照殇小心翼翼地用温

和的口吻说道。

要是他没记错的话,原作里萧炎前往中洲可是有一堆剧情会展开,肯定不是

三天五日可以解决的东西。

虽然孙照殇记不起细节,但是作为稳住紫妍心情的说辞来说,这番话已经足

以拖延时间了。

如他所料,听到萧炎的名字之后,紫妍激动的神情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举手

投足间散发出来的斗气也逐渐减弱,没让客室崩塌。

「嗯可是我好想念小医仙姐姐」

「啊紫妍姑娘,要不我们来玩点游戏如何?」

「游戏?好啊好啊!」

提到玩耍,心性终究是孩提水平的紫妍马上就高兴起来,对萧炎等人的怀念

也抛诸脑后。

看到她的反应,孙照殇暗暗舒了口气。幸好他记得原作里面紫妍的个性也算

是天真烂漫,虽然说谎不一定唬得过去,但是拿别的东西分散注意力倒是相当成

功。

在紫妍期待的目光下,他从怀里拿出了一个以镶有无数紫色晶花,以碧玉铸

成的小盒子。

随着孙照殇灌入小量斗气打开盒子的同时,盒子上面亮起了特异的图案。

对于孙照殇使用斗气,紫妍彷佛理所当然的没有作出反应,毕竟跟着萧炎行

动的日子那么长,要用斗气打开的秘宝跟物品多的是,她老早看惯了。

「啊,好漂亮的盒子!这个是甚么啊?」

「这个东西是我祖父留给我的东西,是个很特别的棋盘,叫作珍珑」

一边对紫妍解释着,孙照殇一边在桌子上把盒子的锁扣解开左右打开,将它

展开成一片带有不少凹槽的方型平盘;在盒子内侧的空间,一颗颗造型跟大小都

不一样,彷佛水晶似的小棋子稳稳地附在上面。

「里面还有棋子耶,真方便!」

「嗯,而且棋子对应的种类也很多,甚至有不少我才懂的独特玩法呢。」

说到这里,孙照殇的语调多了几分底气。

作为穿越者,他当然知道这片大陆不存在的棋类游戏。

「真的吗?我要玩!」

而被独特两字给吸引住的紫妍也作出了如他所预料一样的反应,乖乖的坐在

他前面急不及待的取出棋子。

在过往的生活中早就很习惯应付孩童的孙照殇也没有多说甚么,只是微笑着

把棋盘内侧的部份扣在边缘上面,让方型的玉盘变成多边形。

然后,他就拿起余下的一把棋子,开始跟紫妍玩最简单的跳棋。

过不了多久,随着战局进入短兵相接的部份时,孙照殇跟紫妍也很认真的盯

住棋盘每个角落,不让自己错过每一个进攻跟防碍的空间。

「好,紫妍姑娘,换你了。」

「姆姆姆」

拿着手上的棋子,紫妍鼓起了脸,幼嫩的脸颊彷佛鲜红的苹果一样动人。

看着眼前这个低头沉思的小美人,孙照殇忍不住轻轻咽了咽口水,按捺着心

底涌起的冲动。

即使想要一亲芳泽,他也没疯狂到对原作人物下手的程度。

对上萧炎的话他再狗运都不可能嬴过角威能啊。

「下完了!孙照殇换你!」

「啊啊,好的唔姆姆」

被紫妍的声音拉有点恍惚的意识,孙照殇拿起棋子左跳右跳,一下子就追

战况,更把紫妍逼劣势。

见状,紫妍也开始思考要怎样把余下的自军弄到对方的阵地里去。

两人的攻防紧迫地进行着,棋子也在玉盘上纵横飞跃。

「最后一颗!成啦!」

「哎哎输了啊」

以一棋之差落败,孙照殇表情带着不甘,心底却是暗暗舒了口气。

哪怕身份再尊贵,头脑再聪明,紫妍年龄跟经历终究算不上多,在下棋的布

阵跟对应上还是没有活了快两辈子的孙照殇厉害;可是,前世在会打滚的经验

仍然让孙照殇很老实地上演了一场激战。

他这时候忽然很感激上个人生那异常喜欢下棋的老;为了讨好那个看起来

跟大肥肠没两样的家伙,他可花了好久钻研各种棋艺投其所好,最后还不知不觉

变成了自己打发空闲时间的兴趣了呢。

「再来再来!这次我要嬴你三颗!」

「这可难说喔,我也不一定会输呢!」

对孙照殇来说,紫妍动再战实是求之不得。

最少比起修练斗气或是炼药甚么的,对他来说下棋可容易得多了。

时间就在两人你来我往的紧凑攻防中一丝丝的流逝,而孙照殇也很小心地逐

渐变换下棋的手法,让紫妍保持着新鲜;可是随着胜败累积下来,他也察觉到紫

妍的表情开始没有最初那种充满兴奋的感觉。

「紫妍姑娘,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桥棋?」

心中一动,孙照殇对她说道。

但是,在中洲的生活里,他可以肯定这个世界不存在的贯棋类的游戏。

「桥棋?没有啊,那是甚么?」

「嗯,桥棋是一种我家乡才有的玩法,要的规则是」

看到紫妍的反应知道鱼儿上钓,他就简略地描述了一下玩法跟规则。

因为新鲜感的关系,这个异世界独有的桥棋很快就把紫妍吸引着。

「听起来很有趣呢!教我!」

「好啊,不过用这副棋子来玩的话,需要对棋子跟棋盘注入斗气,让它们变

成对应的样子才成呢。紫妍姑娘,能请你对这些棋子都注入一些斗气吗?」

「这可简单!」

爽快的应着,紫妍操弄斗气一把就将棋盘上的棋子虚抓到半空,开始注入

斗气。

在紫妍拿过棋子之后,孙照殇把双手放到玉盘的两端。

「喔喔,棋盘的图案也变化了耶!」

正对棋子灌注斗气的紫妍能够看见棋盘上的纹路逐渐变化,在那千丝万缕的

线条流动中更是隐约看见某种粗豪的图腾。

随着棋盘的变化,她控制着的棋子也跟着改变形状,化为了一条条桥梁似的

带勾短棒。

「这副珍珑棋的特色之一就是能够靠斗气改变棋子跟棋盘的形状呢。」

确认了玉盘的变化之后,孙照殇收斗气说道。

从紫妍的反应看来,孙照殇已经肯定刚刚在棋盘上出现的古代篆书字,只有

他一个人能够看懂,这也加剧了他心底进行某个行动的决意。

「那么,现在可以玩了对吧?」

「嗯,可以开」

「我先来!」

不待孙照殇说完,紫妍已经拿起了一片棋子拍在玉盘上面。

见状,孙照殇也摸摸鼻子拿起棋子开始迎战。

比起跳棋,桥棋更加需要对奕之人更加细心地留意整个棋盘的状况,以及彼

此棋子的行进范围,因此就算紫妍再聪颖也没法跟刚刚一样进退自如,三不五时

便开始盯着棋盘沉思。

在她的脑海中,那些一条一条的棋子彷佛彼此连接了各种颜色的线条般,交

织出一片又一片复杂的图案,让她只感到眼前的景象开始迷糊起来。

「唔姆姆这里!」

「啧啧,被挡住了吗,那么我下这里吧。」

「啊!那,那么呜呜」

竭力按捺着头昏脑胀的不适感,紫妍面对孙照殇那彷佛越来越快的进攻,只

感到思绪都挤在一起似的,硬是靠着不服输的个性坚守着防线。

但是,随着脑海的景象逐渐被棋子跟棋盘的晶莹丝线覆盖,紫妍也只感到握

着棋子的手指开始颤抖起来,心底也冒出了犹豫跟不安;举棋不定的状况下,她

下棋的速度越来越慢,眼前所见的棋局也越来越模糊。

心神荡漾的紫妍根本没能察觉到眼前的棋子跟棋盘正缓缓溢出斗气的光华。

「紫妍姑娘,你可以慢慢想的。仔细看看棋子的走向如何?」

孙照殇的声音从耳边传来,让紫妍不禁感到了一阵莫名的安心感。

意识已是扑朔迷离,苦思棋路的她很自然地听从了孙照殇的建议,开始更加

用心的观察着那一条条棋子的模样,完全没发现眼前对手那番话的矛盾之处。

「嗯」

精神完全投注在棋局当中,紫妍几乎把整个脸颊贴在棋盘上面似的,以半瞇

着的乌黑瞳孔凝视着前方。

微弱的斗气光芒附在棋子上面,让各种颜色的晶石闪烁着阵阵柔和的亮光。

小脑袋一摇一晃,视线也已经迷迷糊糊的她不禁打了个小小的呵欠。

「紫妍姑娘希望的话,可以小休一会儿喔?」

「好啊」

意识已经变得轻飘飘似的随时浮到天边,昏昏欲睡的紫妍想也不想就接纳了

孙照殇的提议,让最后一丝清醒的心神也沉醉在安宁之中

*******************

看到紫妍闭起眼睛,双手软垂着静静坐在眼前的样子,孙照殇只感到全身很

不争气地冒出了一身冷汗,心脏更是想要冲出胸膛般狂跳不停。

孙照殇不得不老实的说,他根本没想到会成功进入这种状况。

「紫妍姑娘?紫妍妹妹?呃上古龙族的白痴女儿?」

先后换了三个称呼,他都没看到紫妍出现半分反应,连随着呼吸缓缓吞吐的

斗气也毫无变化。

紫妍就这样在下棋下到一半的情况下昏睡过去了。

「那个梦居然来真的啊」

孙照殇不禁想起自己踏足这个世界前的种种事情。

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孙照殇曾经听到了一把神秘的声音跟他说话;当时只

以为是自己发疯才出现了幻觉,可是紫妍的状态让他无法不去相信那是现实。

根据那个声音所说,他因为拯救了背负着甚么命运因子的人物,牺牲了本来

还有数十年寿命的人生,成功保住了地球位面的未来云云,所以得到了神灵的报

恩,让他转生到别的世界重获新生,并得到一件特殊异宝以及相对的一套异能。

孙照殇得到的异宝就是他跟紫妍刚刚还在玩的棋盘。

这个用特殊玉石镶铸而成的棋盘并不是『珍珑棋盘』,而是跟注入斗气时显

露出来的古篆一样,叫作『征龙棋盘』。

顾名思义,这个异宝有着征服龙族血统的效果。

除了孙照殇对紫妍解释的变形特性之外,只要让受术者对棋具注入斗气的话,持

有这棋盘的人就能够藉此影响受术者的思考跟意志,让其灵魂牵导到棋盘内的异

空间使之陷入自然的沉睡,在持呼唤之前也不会醒来,作出名符其实的催眠效

果。

本来孙照殇并非刻意催眠紫妍,只是刚好记起了她身负上古龙族血脉的这个

设定,抱着开玩笑的心态催动棋盘的效果,却没想过一气成功。

「斗皇被大斗师搞到昏睡还醒不了甚么的,也太离谱了啊」

虽然不禁对这充斥着坑爹感的设定以及展开感到无奈,孙照殇却也没能忍住

胸口涌上来的那阵阵冲动。

想对名作中的绝色美女为所欲为是读者必然抱着的妄想,他也不例外。

「那么」

深净吸了口气让自然冷静下来,他控制着体内的斗气,慢慢注入眼前的棋盘

里面。

玉石铸制的棋盘随着孙照殇的行动散发着带有凉意的绿色斗气之光,与随之

浮现的幽紫色斗气光炎互相映照着;随着他催动斗气在棋盘内流转,紫炎的光芒

跟热度逐渐减弱,被绿色的斗气淹殁消失。

虽然不得不以斗气驱动,可是孙照殇在重生时得到的这套『龙操术』却是跟

征龙棋盘相当匹配。

龙操术名其名字一样,能够从本能层面驾驭龙的灵魂以及意志,藉此操纵任

何拥有龙族血统的生物;虽然催发至生效的时间足足需要三分钟之长,也要求受

术者完全没有反抗意识才能生效,这套斗气技的持续效果却是将近永久,对越精

纯越高级的龙种也越是能够产生强烈深刻的效力。

换言之,现在的紫妍已经完全落入了孙照殇的掌握跟控制之中。

「幸好这里没其它人呢」

孙照殇很庆幸这个别庄因为太偏远,平常根本没人会来,也免了他被打扰的

潜在危机。

把已经凉掉的茶水喝下让心神冷静下来,孙照殇小心翼翼的催动龙操术把棋

盘里依附着紫妍部份灵魂的斗气收体内。

他也是第一次使用这套斗气异能,不敢大意。

「紫妍小姐,你能够听到我的声音吗?」

「听到」

紫妍的声音失去了平常那副充满活力的感觉,取而代之的是淡然的平静。

「紫妍小姐,你现在感觉如何?」

「轻飘飘的有点凉快挺舒服」

紫妍轻轻的吐出嘤咛。

身处恒温的客房内,灵魂也被征龙棋盘以及龙操术深深影响着,她没有任何

感到不适的可能。

「那么,紫妍,请你记着,这份感觉是我带给你的好好的记住」

「舒服的感觉孙照殇带来的记住」

「对,慢慢的吸气,然后慢慢呼气记住这份松弛的感觉记住这份由

我带来的舒适感觉」

「嗯好舒服」

随着孙照殇的声音在沉静的客室内响着,紫妍的呼吸声也逐渐舒缓,整个

身体更是完全放松下来。

如字面一样将紫妍的心灵操驭在股掌之间,他利用这个优势诱导着她的感觉

跟思考,让她误以为自己带来了舒畅安宁的感觉。

「那么,紫妍,你将会真诚地答我所有问题」

「答真诚」

重复了十数次同样的台词之后,孙照殇才踏入下一个阶段。

上辈子他曾经幻想过自己能够催眠美女作出各种事情,可他压根儿没想象过

会有成真的一天,不禁在心中对这个幻想照进现实的瞬间作出感慨。

「只要你真诚地答,便会感到更加舒服,更加放松,知道吗?」

「真诚的话更加舒服」

「那么,你叫甚么名字啊?」

「我叫紫妍」

并没有直迫核心,孙照殇很慎重地用最老掉牙的方式开始了暗示。

无法理解他的行动,被操控的紫妍想也不想便老实地答他的问题。

「那么,你喜欢吃甚么东西啊?」

「丹药甜的东西」

应孙照殇的同样是即答。

见状,他就继续用这些最不重要的东西跟紫妍进行着一问一答;这个看起来

很蠢笨的行为不单进一步削弱了紫妍的心防,更让孙照殇得到了可以练习龙操术

的机会。

一刻钟已过,几乎把紫妍的喜好跟习惯都全部问个精光的孙照殇这才敢拿出

重点问题。

「那么你的血脉是?」

闻言,紫妍陷入了沉默。

孙照殇也首次感到一秒如此漫长。

只要让她动答出这个重要问题,就代表他的暗示跟命令能够对她带来举

足轻重的影响力。

「我是」

在好几秒后,紫妍打破沉默。

「我是太古虚龙」

然后,她理所当然似的对孙照殇这个外人宣告了自己的身份。

直到此刻,孙照殇才再次确定自己的异能跟异宝成功将紫妍操控。

「那么萧炎身边的人是谁,擅长甚么的啊?」

「萧炎哥哥身边小医仙姐姐毒体彩璘姐姐七彩吞

天蟒异火八极崩」

断断续续地说出自己知道或是听说过的东西,浑然不觉自己把萧炎等人的底

牌全部揪翻的紫妍只是平淡地说着。

要是孙照殇有谋害萧炎的念头,恐怕惹出的祸难会比甚么都恐怖吧。

不过他的心思老早就全部在紫妍身上了,原作角的命运他才没打算干涉。

「紫妍,你现在感觉舒服吗?」

「非常舒服」

在孙照殇的暗示下,一直老实答的紫妍已经没有反抗那份舒适感的余地。

「那么,紫妍,你要好好听清楚啰。」

察觉到体内斗气的消耗,孙照殇呼了口气,整顿了一下准备说出的内容。

他知道这种事情不可以急,因此为求安全跟稳定性,他决定先布下有利日后

发展的暗示。

「你会发现,你开始喜欢跟我下棋,因为每种玩法对你来说也很新鲜」

「喜欢下棋新鲜」

「只要能够跟我下棋,你都会很期待,全心配我」

「下棋配」

孙照殇知道自己唯一的优势跟突破口就只有这个棋盘,以及需要跟棋盘一起

使用的龙操术。

所以他很果断地对紫妍施下喜欢下棋以及配自己的暗示,获取更多机会接

近她,得以继续进行催眠。

「这些事你平常不会记起来,但是你会深深把它们烙在灵魂里因为这份

舒服的感觉是我带给你的东西」

「不会记起烙在灵魂舒服」

「那么,紫妍,接下来你将会一直重复默念我的命令每念一次,你就会

更深刻的将它烙在灵魂里知道了吗?」

「默念深刻的烙住知道」

然后,孙照殇就把已经完全变冷的茶壶重新用斗气煮烫,替自己跟紫妍再倒

了杯满满的热茶。

中洲现在的气候仍然是终日烈阳,这个别庄所在的地带也不例外,所以时间

方面他还能蒙混过去;总而言之,只要不让紫妍找到甚么破绽的话,他有把握靠

自己的异宝跟异能将她控制住。

「配孙照殇更加舒服记住舒服」

在他眼前,怀有上古龙族血脉的紫妍只是默默的呢喃着。

重复他人所给予的命令,这个在原作中说是天之娇女也不为过的龙皇之女并

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已经完全脱离了既有的命运,落入了扭曲的分岐中

*******************

「娘姑娘紫妍姑娘?」

「呼喔?」

紫妍微微睁开了有点沉重的眼眸。

她看到的是用担忧目光打量着自己的孙照殇。

「嗯,嗯嗯?」

感到有点奇怪的紫妍很自然地往四周打量了几眼。

房间跟刚刚一样,眼前的茶杯还冒着热气,手里还拿着没下好的棋子,跟她

沉思之前完全没有分别。

「抱歉!我刚刚想到打呼了!」

很快就脱离了那阵跟刚睡醒没两样的恍惚感,紫妍非常干脆的承认了自己不

小心打呼这个『事实』。

她并没有意识到为甚么孙照殇会允许自己睡过去的疑问。

「那么,小紫妍想到怎样下这步了嘛?」

「唔,等等!快想到了,一会儿就好!」

对于孙照殇称呼自己的方式没有感到丝毫的奇怪,一心只想跟他对奕的紫妍

只是盯着棋盘,良久才放下了手上的棋子。

而这一个连消带打的反攻还真的让孙照殇的进攻停下,只能从别的方向开始

搭桥铺线进攻。

难得占到反击机会的紫妍当然不会错过这大好良机,跟孙照殇拼命的展开另

一番激烈的攻防战。

「嬴哇啊啊啊!怎么会怎么会怎么会!我怎么会看不到那里啦!」

「哼哼,承让了。」

满心相信自己能够逆转的紫妍最终也是没能反败为胜,棋差一着被孙照殇突

破了最后的防线。

要不是孙照殇为了日后的铺陈,要嬴紫妍这个新手其实易如反掌。

「可恶,再来再来!我已经弄懂这个桥棋的玩法了,接下来一定能嬴!」

「小紫妍,你也得先让我休息下啊我们已经下了几局啦」

没有马上答应紫妍的要求,孙照殇按捺着兴奋跟期待的心情作出了貌似疲惫

不堪的神情。

说老实话,陪一个新手下棋还要小心放水也是漫倦的,他上辈子可没缺过这

种经验。

「咦?不要不要!孙照殇你快点准备!」

「那么,小紫妍你如果能够『配』我的要求的话,应该可以再下两三

场棋的。」

「嗯!我配!你要我怎样帮忙啊?」

面对孙照殇那实质上毫无根据的要求,紫妍却是想也不想就开口答应。

一心只想下棋的她连对方想要干甚么都没有过问。

「很简单的,如果我们下桥棋的话,你帮忙把斗气灌注入棋子里面就好,我

这方面可没你厉害呢。」

「这点功夫简单得很啦!」

没有多问原因,紫妍爽快地答应下来。

暗暗松了口气的孙照殇也就确定紫妍陷入催眠状态前后的记忆,也会被异宝

的力量给抹去。

不过,保险至上,他并没有在一开始便作出过份的要求;前世看过的各种文

章都成为了非常优秀的反面教材,因此孙照殇完全不敢急于一时。

「那么我们继续吧!这次肯定能嬴的!」

「是吗?那么我先啰。」

「啊,孙照殇你这家伙太卑鄙啦!」

重整心情陪伴紫妍下棋,孙照殇将心底的兴奋压抑下来。

随着时间流逝,对奕的两人直到夕阳斜斜落下才结束了这天的激战。

「那么明天你一定要再来喔!我会准备好怎样对付你的!」

「晚安啰,紫妍小姐」

聊不到三句就吃了个闭门羹,倒是让心带忐忑的孙照殇愕了一下。

也许,这可是上天给他仔细想想该怎样使用,以及该不该使用这征龙棋盘的

时机吧?孙照殇也不知道。

看着锁上的大门,他现在也只能摸摸鼻子乖乖离去,静待明天的到来

*******************

孙照殇再次使用龙操术跟征龙棋盘,已经是两天后的事。

在十数场跳棋跟黑白棋交互进行的拼斗之后,紫妍动提出了以桥棋对奕的

要求。

没待孙照殇动提出,紫妍就拿过了所有棋子开始灌注斗气。

「你动作怎么那么慢啦!」

「我功力不好,真是不好意思」

言不由衷地道歉着,孙照殇对棋盘注入斗气,同时驱动龙操术。

随着棋盘上闪烁起碧绿色的斗气光芒,已经把大半棋子变成短桥状的紫妍很

自然地把视线投了过去。

「很亮眼呢,这是甚么东西啊?」

「啊啊,这个」

连解释的时间都没有,孙照殇就发现她已经把脸哄了过来,自顾自的盯着发

亮的征龙棋盘。

灵动的乌黑瞳孔轻轻的眨了两下,紫妍的目光凝凝地盯着棋盘上变幻不息的

光线纹路,那想要说甚么似的小嘴只是微微张开。

倒映着碧绿色的幽光,紫妍那双眨也不眨的眼眸只是凝望着孙照殇前面那个

仍然闪烁着古籇字的棋盘。

「紫妍姑娘?紫妍?」

他的叫喊没有得到响应。

然而,仔细观察了紫妍的状态之后,孙照殇就发现她已经变得跟三天前那个

任由自己影响的状态一样。

不知道是否孙照殇的错觉,他感到紫妍陷入半昏半睡的催眠状态比上一次来

得更快,让他不禁忆及三日前自己留下的暗示。

「紫妍,你听得到我的声音吗?」

「听得到」

紫妍的答让孙照殇心脏猛然一跳。

迷离的神情,朦胧的语调,都跟他三天前激发龙操术效果的时候完全一样。

深呼吸了几口气,孙照殇仔细控制体内的斗气运行维持龙操术的力量,这才

重新对紫妍开口。

「来,紫妍,你能记起我之前留下的指示吗?」

「能够,记起配下棋的要求会很舒服很喜

欢」

沉默了好几秒之后,紫妍就吐出了令他无比振奋的答。

这证明了他的指令确实产生了效果,而且这效果似乎真的并不短暂。

「那么,紫妍,你喜欢跟我一起下棋吗?」

「喜欢」

「你很喜欢跟我一起下棋,也就是,你很喜欢跟我在一起了啰?」

「一起喜欢是的,喜欢」

在措词上绕了个弯,孙照殇尝试仿效那些虚构的小说跟节目桥段,作出进一

步的诱导,把实质上不相干的理由连结起来。

上一次的成功,让他的直觉相信这套龙操术的力量。

「你很喜欢跟我在一起。对吧,紫妍?」

「是的」

「而你为了跟我一起下棋,也会全心配我,没错吧?」

「配没有错」

「所以,你全心配我,是为了跟我一起下棋,为了跟我在一起,对吧?」

「全心配为了,在一起对」

不着痕迹地从疑问句变成反问句,孙照殇利用紫妍被自己诱导而架起的逻辑

误差,开始建立更巨大的分岐。

虽然悠长,可是这几句问答逐渐把紫妍心中的观点改写,将配孙照殇行动

的原因从下棋化为共处。

「紫妍,这些都是你的想法,对吧?这些都是你自己说出口,你自己想到的

东西,对吧?」

「自己想到自己的想法」

「那么紫妍,我们来重复这些话,让你能够牢牢记住这些属于你的想法,好

不好?」

「记住,自己的想法牢牢记住」

「来,跟着我念你全心配我,是为了跟我在一起」

「全心配为了在一起」

诱导的手段再度改变,孙照殇的话混杂着反问跟设问两种句式,藉由让紫妍

默念同样的内容,让她的意识误以为那是自己的想法。

孙照殇记得自己曾经听说过,问题的出现是为了得到想要的答,所以他就

靠着龙操术跟紫妍安排了一个虚构的答案,让她在自问自答里面将它不断强调跟

固定在心底。

「来,紫妍,继续念。这次开始,可要念出名字喔。」

「是的为了跟孙照殇在一起紫妍会全心配」

「不用急,慢慢说。来,继续,为了跟孙照殇一起,紫妍会全心配。」

「为了跟孙照殇一起紫妍全心配」

「清楚些,继续念下去吧?」

「为了,跟孙照殇一起紫妍会全心配」

不管体内斗气的消耗,孙照殇为了让这个架空生成的思想能够牢固地植入紫

妍的内心,硬是重复了同样的字句好几次。

上一次残留的指示,让紫妍每默念一次命令就会将它刻在灵魂里,让它棋植

在意识深处,因此孙照殇可没打算错过这个大好良机。

「来,继续念为了孙照殇,紫妍会全力配。」

「为了跟孙照殇一起紫妍会,全力配」

「慢慢的,仔细的,继续跟我念。为了孙照殇,紫妍会全力配。」

「为了孙照殇紫妍全力配」

「说清楚些,说细心些。来,念吧为了孙照殇,紫妍会全力配。」

「为了孙照殇紫妍会全力,配」

孙照殇没有继续说下去。

并不是他不想,而是他的斗气已经消耗得七七八八,催动龙操术的时间实在

没剩下多少。

压抑着从心底浮现的惋惜跟感慨,他小心翼翼地让紫妍将那些似真似假的思

维跟逻辑误认成自己本身的想法,再三诱导了她的思路之后,才解除了龙操术。

「嗯?」

有点昏昏欲睡似的,紫妍不自觉地揉了揉眼睛。

虽然陷入龙操术控制的时间并不长,但对紫妍的精神来说,将外来逻辑强硬

地牢记本身是很耗心神的事情;即使身负太虚古龙的强横血脉,也不代表她能够

将这潜伏的消耗忽略掉。

「紫妍姑娘怎么了?啊,一定是太早起床了吧,要喝点热茶吗?」

「才不会呢,萧炎哥哥常常都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啊!孙照殇你真笨!」

紫妍带着娇嗔的口吻让孙照殇不禁一呆。

虽然这几天也有作出类似的对谈抬杠,可是紫妍刚刚的口气却是他从来都没

听过的。

想到萧炎可是每天都能够跟她如此亲近地聊天细谈,孙照殇就感到胸口传来

了阵阵抑闷。

「紫妍姑娘,能帮我一个小忙吗?静下心来下棋之前,我想先作一些事

情」

「嗯?这次是对桌子跟椅子注入斗气吗?」

「不不很简单的,你过来。」

「嗯!」

不疑有它,紫妍依言走到了孙照殇身边。

看着以一脸好奇跟期待的目光打量自己的紫妍,孙照殇不得不把视线从她胸

前两团让白衣隆耸起来的丰嫩小球上面收来。

「闭上眼睛,微微张开嘴巴,然后吐出舌头,让全身放松下来就好啰。」

「那么简单而已吗?喔~」

正常状态下,紫妍根本没可能听从这种不经大脑的要求。

可是在心神受到孙照殇沾指而失去部份自我意志跟思考能力的当下,她只会

出自本能地服从那在灵魂最深处烙下痕迹的命令。

微微张嘴,紫妍将鲜嫩的丁香小舌向着孙照殇伸出。

然后,孙照殇死命忍耐着立马提枪上阵的欲望,张开嘴巴盖住了眼前的樱桃

小嘴。

舌头轻松地越过紫妍的贝齿,孙照殇仔细地操弄着舌头,往她那未被任何人

触碰过的可爱口腔刮,来绕弄;没有放过那又软又嫩的香甜唇肉,他轻轻扭

头改变角度,用自己的嘴巴尽情地吸吮着紫妍的小嘴。

「唔嗯嗯」

未有作出反抗,甚至动挪动舌尖配孙照殇的行动,紫妍只是任由眼前的

男人占据自己的口腔跟舌头,感受着舌蕾被磨蹭时传来的阵阵微弱麻痒。

紫妍蠕动的喉咙正无声地诉说着身为斗皇强者,而且是上古龙皇烛坤爱女的

她正接纳着眼前身份低微的男人的唾液,更毫不犹豫地将这个认识了不到半个月

的人的体液都咽下去。

彷佛未有满足,孙照殇的嘴巴在松开紫妍的小嘴之后,很快又再次前扑,不

断来舔弄她的脸颊嘴里。

「嗯,啊嗯嗯啊,喔嗯」

不懂如何在热吻间维持呼吸,鼻息逐渐沉重起来的紫妍美眸依旧紧闭,死命

配似的深深啜着孙照殇侵犯自己嘴脸的舌与唇;随着两人舌头进出缠绵的剧烈

动作,彼此的唾液搅混在一起,从紫妍的唇角溢到嘴边沿着她的脸颊滴落。

不知不觉之间,为了吻得更深更舒爽的孙照殇已经把紫妍搂在怀里。

只感到身体微微的发烫起来,紫妍粉嫩的脸颊熏起小片的薄桃色红晕,忘我

地承受着孙照殇的玩弄。

用舌头把玩,用嘴巴轻啜,甚至用上牙齿细磨,孙照殇充份享受着紫妍那跟

年龄不相符的成熟嫩唇,以及她动奉献出来的香滑舌头。

「嗯嗯喔啊!嗯唔喔,啊嗯!唔唔,呵,啊」

彷佛把彼此的鼻子也要挤歪,孙照殇跟紫妍四片嘴唇互相紧贴着,舌头肆意

地往她舌根伸去,彷佛连咽喉也要据为己有般粗鲁地舔磨着。

舌尖被孙照殇的嘴巴用力吸吮,贝齿亦难逃被粗厚嘴舌舔舐,紫妍的反应一

点点地混杂着喜悦的声音,依言紧闭双眼的身体却忠实地作出欢愉的反应,不由

自地抖动。

充份享受了异性独有的芬芳体香,以及好好玩弄过上古龙族的小嘴后,孙照

殇才饶过了已经呼吸不顺的紫妍,动松开了嘴巴。

唇分时,黏稠的银丝仍然连系着两人的舌尖,证明着刚刚上演过一场让人身

心荡漾的浓厚舌吻。

「呼呵啊」

呼气同时轻轻舔了一下嘴边跟双唇,紫妍无意识地将孙照殇留下的唾液都咽

了喉间,却没有对他多说甚么,只是轻声的娇喘复呼吸顺畅。

而孙照殇则是在心底暗爽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再次开口。

「谢谢你啊,小紫妍,我现在应该能专心下棋了呢。」

「真的?嘻嘻,那太好啦」

乌黑的双眼一亮,知道能够继续玩耍的紫妍自然不会放过催促的机会。

浑然不觉自己宝贵的初吻在莫名其妙的情况被夺走,也对自己身为上古龙族

却任由陌生人搂抱玩弄身体一事感到疑惑,紫妍的小脑袋就只余下在棋盘上把他

狠狠杀败的念头。

「我准备好了!孙照殇,你快点来!」

「先让我喝口热茶,竭口气嘛。」

看似处之泰然的孙照殇以左手衣袖掩盖着嘴脸,藏住自己连茶杯都快要拿不

稳的右手。

肆意操控玩弄原作的绝色女角带来的背德感让他只感到整个背脊都发烫起来

一样,违逆现实似的倒错感让他脑海中的良知跟犹豫也开始动摇。

他敢说自己说不定会为了得到紫妍,而试图改变这个世界的历史跟未来。

「这一次也是我先来!人家说甚么也要嬴啦!」

「下棋可不是斗志旺盛就好的啊,小紫妍好,我下这里。」

「咦咦咦,怎么又把我的进路封死啦?你一定是耍诈!」

随着对奕发展出来的攻防战,孙照殇勉强冷静了下来,决定把这些问题留待

明天慢慢去想。

在紫妍连番纠缠下,本来只想再战一场的他最终以三次深吻为代价,再跟她

下了好几场跳棋跟桥棋。

而在离开之前,孙照殇也趁机跟紫妍订下了每天都下棋玩耍的承诺,并提出

了让她『配』自己进行斗气修练的约定。

而紫妍并不会知道,自己为了他全力配的念头,正把自己逐步推入那远离

既定未来的不归路

*******************

就这样,孙照殇跟紫妍的斗棋大战在玄冥宗无人得知的情况下展开了。

先有少宗辰闲的命令,后有紫妍那斗皇等级的强横实力,加上她精灵活泼

的俏皮个性,除了孙照殇之外,其它人都是进门不到三秒就被恶整甚至海扁,因

此整个别庄只有孙照殇能够自由进出,后来他直接住进别庄都没人反对。

一个月的时间就这样子流消逝。

「早上好啊,紫妍。」

「啊!殇哥哥终于来了!早啊!」

看到拉开门的人影之后,紫妍迫不及待的化作一袭紫影般飞奔了过去,扑在

孙照殇的怀里。

然后,她也没有等待孙照殇开口说话,便动献上自己的香唇跟软舌,与他

展开早已熟练得很的热情深吻。

单手搂住孙照殇的身体,她更是动牵着他伸向领口的右掌探进衣下,摸到

自己的身体上面。

「啾小紫妍比昨天更贪心了喔?

「唔嗯啾,呵喔殇哥哥的口水,太好吃了嘛嗯,啾」

在这四十天里,孙照殇可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取悦紫妍。

除了跳棋跟桥棋之外,连子棋跟斗兽棋之类的玩意也被他改头换面搬出来应

付紫妍追求新奇事物的个性;当然,在他小心控制棋力的情况底下,紫妍每次也

是有输有嬴,所以才教他以五六套棋艺游戏支撑了这个月。

而他得到的报也比甚么都巨大。

「啾唔,咕噜嗯,啾」

「嗯,呼真乖啊」

「嘻嘻唔,嗯,啾」

得到了孙照殇的赞赏,紫妍的脸颊染上了兴奋的潮红,咽下了从他舌头上吐

到自己嘴里的浓稠痰沫。

就算现在紫妍的思绪跟平常一样清灵,在龙操术对其灵魂的束缚下,她也不

会对孙照殇的行为有任何反感跟疑问。

「嗯别弄人家的肩啊啊,嗯啾」

嘴唇用力吸吮紫妍外露在眼底的美嫩肌肤跟突起娇美曲线的锁骨,孙照殇尽

情地以双手跟嘴舌玩弄着怀中这个小美女的每个角落,品尝这份艳熟跟青涩融

的绝妙感觉。

「可是小紫妍也吻得很高兴啊?」

「因为,因为是殇哥哥要求嗯喔!啊,啊啊」

每天他都没有放过任何驱动龙操术以及征龙棋盘的机会。

最初残留的暗示效力,加上日积月累的龙操术效果,让孙照殇不触及祸及他

人这底线的任何要求都得到了允许。

所以,把紫妍的身体当成能够任意玩弄的肉玩具,搂搂抱抱摸摸身子甚至是

深吻跟啜咬之类的过激行为,都成为了孙照殇下棋以外最重要的日常活动。

而在花费将近二十天的时间后,他终于让自己的影响力渗透到紫妍潜意识的

最深处,对她的灵魂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强,也藉此在紫妍的心底虚构出对自己的

强烈信赖跟依存。

「殇哥哥嗯可是我最重要,最重要的人嗯!哈啊」

「是喔?那么小紫妍真是乖巧呢。来,奖励你的。」

「呼啊嗯,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