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2014绿妈实验(05-06)(1 / 2)

2013-2014绿妈实验 小强 4691 字 7个月前

(五)

虽然照片是在夜间用手机拍摄的,很多细节显得很模糊,(从照片的画面可

以推断出来的,首先,照片的像素很低,只可能是用手机拍摄的,其次,照片的

背景很黑,只能看到被闪光灯照亮的的人体和背景中模糊的树木和草地,)但是

照片中的女性所穿着的淡紫色长裙已经很明显的说明了她的身份。

当时我的脑子第一时间赶到的就是困惑,同时,我仿佛也能想象到其他人的

困惑,於是,在交流群中出现的短暂沈默后,我附上了一句:没错,是的,就是

我妈。

群里八哥和房师傅很快开始刷起复来了,当时我也没仔细看,大致内容也

能猜得到,无非是「质问」

小马怎么搞的。

说实话,我也很想知道,我在困惑中开始整理思路:首先,老妈自从上一次

和小马约会之后很明显对其产生了恶感,虽说不是完全断绝往来,但是终究是有

了隔阂,其次,小马自从上次之后很多行动都无法继续实行了,请我妈吃饭也被

推脱,请我妈看电影也被绝,在种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得手?而且看情形还

是在室外得的手?第一次就能把我妈骗出去打野炮?他有这个本事?他之前连约

我妈出去都不行啊。

在这种种困惑中,我发现小马在私自和我联络,在私聊中,他向我坦言了事

情发展的经过(后面是我根据小马和我私聊的内容加上我的润色,分析之后写出

的事情经过,写的不好请见谅)在上一次约会邀请我妈去酒吧遭到拒绝之后,其

实小马已经感觉到不对了,他从我妈拒绝的神态和语气中已经有一种要坏事的预

感,等他去和我妈聊天时,这种预感愈发的强烈。

他这个时候才真真切切的理解到,正常的已婚女性和他玩弄的那些小女生的

差别在哪里,以往都能成功的手段屡屡遭受挫折让他明白他的那些「经验」

在这些成熟女性眼中还是显得幼稚,他很难短时间攻陷我妈的肉体,更别提

俘虏她的心灵了,特别是在之后,和房师傅、八哥的手段、阅历对比之下,他越

发感到自己的「无能」,他每每在暗中窥伺房师傅和八哥两人在交流群里说起他

们的得意行动以及我妈「正中下怀」

的反应,他总感觉他们是故意说给他听的,他仿佛能看见这两人嘲笑的嘴脸,

这种扭曲的情感在他心底不断积累,终於在他看到我和八哥打赌时达到了极致。

小马这个人本身家庭条件就比较优越,没有吃过什么苦,也很少受到挫折,

虽然游手好闲,但是却有一种很奇怪的,莫名其妙的优越感,然而他没有意识到

这种优越感是很空虚的,是没有实力基础的,在他受到很大的失败和压力时,这

种优越感很容易被转化为一种自卑。

他和八哥不同,如果说八哥是「不学而有术」,那他就是典型的「不学无术」,

然而他本人则根本不愿意承认这一点.

这之前,在实验一开始时,他满心以为凭借自己「阅女无数」

「万花丛中过」

的本事,能够很容易的拿下我妈,从而在各个方面羞辱我以满足他心中的那

种优越感,可是随着实验的逐渐进行,越来越多的挫折袭来,他发现很多事情根

本不是他想象的那样,尤其是还有八哥、房师傅这样更加有实力有阅历的人在旁

边和他对照,他真正认识到了自身的缺陷。

他已经下定决心要改变,改变到足以和那两个人一决高下,然而,房师傅的

即将得手,八哥和我的赌以及他本人不愿意输掉协议的好胜心促使了他进行这次

铤而走险的行动。

在24年5月3日,他发信息给我妈,说他即将要到外地去工作了,希

望在最后见我妈一面,和她告个别,於是约她晚上在一家西餐厅吃饭。

(他的确是要到他爸那里去工作了,这点倒是没骗人)这於情於理,我妈都

不好拒绝,特别是这家夥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的确有效的降低了我妈的警惕心

理。

在确定我妈的确会去之后,小马振奋了精神,决定了最后一搏,他胡乱抓了

几个套子塞进钱包,并且装好了他最后的秘密武器一种迷情药水。

在和我妈吃饭时,即使他想尽办法营造氛围,找话题,但令他绝望的是竖

立在眼前这名已婚女性面前的那名为「道德」

「礼仪」

的高墙,他确确实实没有办法逾越它,於是万般无奈之下,他终於决定使出

最后的手段。

他在为我妈倒酒时很隐秘的将药水涂抹在她杯子的内侧。

不得不说,小马从他朋友那里搞到的这种药水很有奇效,逐渐他发现我妈的

意识开始变得模糊不清,虽然很像喝醉了但是有所不同的是我妈此刻显得格外红

润的脸蛋和嘴唇。

他确定药效发作了就假装我妈喝醉了,搀扶着她离开了餐厅,在离开餐厅的

路上,他害怕药效太浅又将一部分药水涂抹在了我妈口鼻之间.

(当时他和我说时,我就问他,你这药有副作用么?他说有,沈默了一会,

和我说,哥哥,我心底想着这最后一次了,哪管着那么多呢,你就放我一马吧)

那扶着我妈那已婚妇人的柔软身体,想着马上就可以占有别人的妻子,别人

的母亲,一种背德的快感在他的心中燃烧,欲火开始灼烧他的理智,他激荡的心

跳让他几乎以为自己也受到了药效的影响,而此刻,我妈在神志不清下在他耳边

发出的阵阵呢喃和喘息,终於引爆了他心中那沸腾的情欲。

(他当时和我这么说:你不知道,你妈当时喘的真你妈骚,听得我真受不了)

於是他快步扶着我妈走进了我们那夏天的一个野战圣地一个城市公园,他不

知道的是,我家其实离这个城市公园不到5米。

也就是说,我妈在离我家不到5米的地方,发生了她人生中的第一次出

轨行为,让自己的身体被一名没有关系的男性在野外尽情享受了一。

小马扶着我妈来到一块远离公园中小径的树林中,只有远处的路灯了丝

丝光亮,他再三确定四周的确没有人之后,将我妈放倒在树下的长椅上,他迫不

及待的撩起我妈最喜欢的那条紫色长裙,将这名已婚妇人的诱人黑色裤袜褪到膝

盖上,扯下那件象征最后一道贞洁守卫的黑色内裤,把匆匆忙忙带上套子的阴茎

缓缓插入这具已幻想许久的肉体.

他慢慢趴在我妈那柔软丰腴的熟女肉体上,褪在膝盖上的裤袜使得我妈的双

腿并得很近,而许久没有尝到性爱滋味的阴道也比想象的要紧致,(他当时和我

形容,说是插进去时有一种快刀慢慢切进热牛油的快感)长椅的宽度有限,使得

他不得作出剧烈的动作,他只能一边狠狠的揉捏着这具充满着性挑逗的熟女躯体,

一边很小幅度的抽插自己的阴茎,每次都只能拉出一点又很快的插进去,即使是

这样,也许是受当时的气氛的影响,也许是他的心情所致,据他说,他感受到了

前所未有的性快感,於是很快就射了。

射的过程中,他死死的插入,死死地抱住我妈,一边亲吻她的耳垂一边在别

人妈妈身体里狂射不止。

享受了几分钟余韵之后,他缓缓离开我妈的身体,这时他发现自己非常疲劳,

只是一会的「劳动」

就让他的心脏狂跳,喘息不停。

这时他突然想起,这是一次事先没有报告的违规行动,而为了履行最初的协

议中所说的约定,他必须为我采集相应的「实验证据」

并在事后向我汇报实验的过程。

他惊讶的发现当他想起这点后,他方才还疲软着的阴茎迅速恢复了活力。

他从钱包里掏出另一个套子,然而,他想了想,又把套子丢开,赤裸着阴茎

抱起我妈,让她趴在长椅旁边一棵歪掉的大树上,他将手机调成录像模式,打开

夜视斜靠在长椅上,(由於角度和灯光的原因,画面显得很模糊,只能看清两个

人趴在树上耸动,声音也是结他告诉我的模模糊糊才能听到)把我妈的紫色长

裙掀起,左手抱住我妈的腰,右手扶着自己的阴茎开始从我妈的翘臀后面缓缓地

无套插入!据他说,无套和有套的感觉根本不可同日而语,插进去的感觉好像要

把鸡巴给烫化了。

(我认为这很大程度上是来自心理因素)他这一次开始仔细享受每一次插入

和拔出的快感,他不停的调整自己插入的角度和速度,仿佛想代替丈夫的职

责探遍人妻阴道中的每一个角落,他抚摸、揉抓人母的乳房,仿佛想代替儿子的

地位来找母爱的汁水,他舔舐着我妈的脸颊,耳垂,听着她的喘息,并且不断

呢喃,诉说着自己的情欲,仿佛要这样来汙染她的贞洁:阿姨,姐姐,好肉,操

死你,爽不爽?啊?终於操到你了,不给我操?不给我操?我好好做人,我做你

老公,我操你,我好好操你。

他逐渐加快自己的沖刺速度,在他感觉即将达到高潮时,他抓起手机,打开

相机,一边激烈的无套内射着我妈,一边拍下了一开始发给我们的那张照片。

之后,他搀着我妈离开公园,去了不远处的一家宾馆.

(因为他不知道我家在哪)开房时,他还担心我妈没带身份证,等在我妈的

钱包里看到身份证时,大大松了一口气。

他对我说,我当时就想,这是天意啊,这是天要我继续操你妈啊。

於是,在宾馆房间里,他带着套在床上又操了我妈4次,我一开始不理解他

既然在公园里已经不戴套了,为什么又带了呢?直到他发了一张照片给我我才明

白,照片是四只用过的避孕套满载着精液放在我妈白皙紧致的小腹和大腿上,

(这点真不是我吹,我妈的身材是真不错)有些精液已经开始流出,白浊的精液

配上我妈的肉体说不出的淫靡。

据他说,之后在帮我妈洗澡时他又没忍住再操了我妈一,这次是没带套,

射的只剩下清水了。

所以说,我妈第一次出轨,就被人一晚上操了7次,也亏得小马身体不错,

算得上真正的一夜七次郎了。

他和我说完事情经过之后,叫我明天赶紧去看看我妈,别出什么事了。

我问他,你打算怎么办.

他说,我是真和我爸说好了,出去工作了,我也看开了,我是真没本事,还

得出去和老头子混,混好了再来操你妈,哈哈哈。

我他,那与君共勉了。

他沈默了一会,来了一句,你真是他儿子吧,不是别的什么人吧?我笑笑,

他,别想那么多,兄。

然后,过了一会,就接收到了小马的退群通知。

至此,我妈的「第一次」

被意外拿下,但是小马也因为违反规则出局了。

我们之前的协议以及我和八哥的赌等於是统统白费了,只能说这是一场没有

胜利者的胜利。

我把大致情况和群里人说了,他们也不胜唏嘘,颇有些怀念小马.

这时看来,实验已经有了结果,然而仔细一想,这次性行为是在实验者「不

知情」

的情况下发生的,不能算做实验的结论,因此实验将继续下去,而房师傅也

未丧失斗志,反而更加兴致蓬勃。

第二天也就是24年5月4日我了家,先去那家宾馆找人,果然我妈

早上就家了。

等我家之后,竟然发现我妈在做饭,情绪也没有什么异常,她倒是很奇怪

我怎么来了,说不是说好五一不家么?我说:学校实验做得快,就家了。

之后我继续观察,令人惊讶的是,我妈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照常做家务,

照常锻炼,照常上班,和房师傅交流他也没发现我妈聊天时有什么异常。

我疑惑,难道老妈没发现自己被人迷奸了?不可能啊。

身上洗过澡,内裤都换了,她作为一个已婚妇人对於这种情况有没有和人发

生过性行为我想应该是很清楚的。

只能解释为我妈心里接受了这个事实,并且装作没事的样子忍受着有可能到

来的后果。

这件事也让我见识到了已婚中年女性的强大心理承受能力。

(后来房师傅告诉我小马事后给我妈留言认过错,我想这也是一个很大的原

因)所以,直到5月7日,我去学校时,才确定这个意外事件意外的没有引起很

大的变化,我在群里发表了结论:实验者正常,实验可以继续进行。

而房师傅也果然没有令我失望,实验的进度也远超我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