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秦伟彬的经历(05-07)(2 / 2)

于是一条腿紧紧勾住小高的腰,腰部用力使劲配着扭动起来,并且用力收紧大

腿根部和小腹的肌肉,一阵阵夹紧他的阴茎

小高被她这么一夹,阴茎再也无法从容进出,只能尽根深深地插在秦伟彬的

阴道里,顶着她的阴唇和阴蒂使劲摩擦,龟头在子宫里拼命搅动,强烈的快感使

他无法再控制自己,他猛地扳住秦伟彬的肩膀。

「嫂子我不行了噢,我要射了啊!」小高咬着牙从喉咙底发出

闷吼,阴茎跳动着在秦伟彬体内喷射出灼热的精液。

「啊!哦!」秦伟彬被那滚烫的精液射得浑身酥软,忘我地呻吟着。

小高一边射一边看着秦伟彬承受他浇灌的表情。只见秦伟彬皱着眉头闭着眼,嘴

巴半张着,他每喷射一下她就发出一声呻吟。看到她完全接纳自己精液的姣态,

小高兴奋地连喷了十来下才舒服地停止,无力地趴在秦伟彬的身体上喘着粗气,

手还不安分地揉弄着她的大乳房。

过了好一会,秦伟彬调匀了呼吸之后睁开了眼,推了推身上的小高,「哎!

还不快起来」小高恋恋不舍地抬起身来,把已经软乎乎的阴茎从秦伟彬那湿

漉漉的阴道抽出,而手指却还在贪婪搓捏着她的乳头,「嫂子,你真棒,我都快

爽死了。」激情过后秦伟彬的乳房余韵未消,还在颤抖着,微微泛红。

秦伟彬娇羞无限地低着头,拿出卫生纸擦拭阴道正在往外流的白色浊液,看

见秦伟彬这般淫荡的媚态,小高不由一下又硬了起来。于是他用手握住微软的阴

茎挺在秦伟彬面前,秦伟彬正弯腰擦拭自己湿漉漉的下体,猛的看见小高正在勃

起的阴茎挺在面前,她脸上即刻浮起红霞,不知所措!

「咦!吓死人了这么长」秦伟彬羞涩地小声自言自语的说。小高把

秦伟彬的头移到自己的阴茎边,呈亮的龟头正好对着她两片鲜红色的珠唇,秦伟

彬也知道他的用意,只见她提起气闭上眼睛,接着张开嘴巴伸出一条小舌,利用

舌尖轻触龟头敏感之处,舔了一会后,便张开双唇慢慢把小高整条阴茎含了进去,

小高的阴茎被两片湿润温暖的嘴唇含着,感到无比的舒服、畅快。

「哦!好舒服啊!没想到外表文静贤淑的她吹萧技术也这么好!」

小高内心兴奋的说。确实,身经战的秦伟彬吞吐相当有技术,只见她很有节奏

的一吞一吐,每吞一下,舌头便很巧妙的在龟头上打了一圈,当吐出来的时候,

却是用舌尖轻轻的顶送出来,两片红唇更是轻扫阴茎上的每根神经线,每一下的

力度,都运用得十分巧妙,不但令阴茎感到发痒发麻,也煽动着小高内心的炽热

的欲火

「滋呼」秦伟彬的吞棍技术真是炉火纯青,还有不时发出一两声令人销

魂夺魄呻吟声。

「喔!舒服」。小高的阴茎被秦伟彬两片湿唇含在嘴里,而大龟头

被她嘴里的舌尖不停的挑弄着,爽得他不由发出舒服的呻吟声。慢慢地他干脆仰

躺在地上,而秦伟彬的头和她的身体也开始随着慢慢移动,跪趴在小高身旁。突

然,她将两条玉腿分开,把肥白的大屁股送到小高的面前,她这个淫荡举动简直

出人意料。

此刻,呈在小高眼前是一个多毛的湿润的阴户和浑圆雪白的大屁股,小高当

然明白秦伟彬想要什么,于是,双手捧着她的大屁股,将舌头钻进毛茸茸的两片

肥臀之中

「啊!啊!」秦伟彬呻吟着,阴户被小高舌头挑了几下,琼浆肆意

流出。小高边舔弄着秦伟彬湿漉漉的阴户,边被眼前那个小小的股洞吸引住了,

他想起常听别人说的肛交,到底滋味好不好?这是个好机会呀?!

小高怀着紧张的心情,将手指慢慢移到秦伟彬股洞的旁边,秦伟彬并没有发

出任何的抗议声和拒绝,于是小高缓缓将中指移到她的股洞,轻轻在股洞外揉搓

起来。

「嗯!不要嘛!」秦伟彬全身颤抖且发出一阵紧一阵的呻吟声,来自肛

门的刺激是她从未体验过的。只见她双手疯狂揉搓自己摇晃的大奶,夸张地摇摆

着身体,把那块肥大的湿糊糊的阴户紧挨在小高脸上剧烈的又摩又擦看到秦

伟彬如此放浪形骸的淫态,小高再也忍不住了,他起身坐了起来。

「嫂子,快快趴下」小高拍了拍秦伟彬的大屁股说,秦伟彬媚目轻

扫,懒庸庸地慢慢背对着小高跪趴着,并尽量抬高着自己浑圆肥大的美臀。望着

秦伟彬雪白浑圆的大屁股,还有那浅黑色的肛门,小高心想要是自己的阴茎插在

这屁股的小洞里,阴茎一定会被两旁弹实的股肌,夹得很舒服,很爽

小高迫不及待用手捋了几下自己的大阴茎,秦伟彬此刻淫荡的扭动着肥白的

大屁股,双手撑在墙壁上,双膝跪着且打开双腿。一个雪白浑美的肉臀,淫秽诱

人的股洞,使小高欲火滔天。

小高没有直插秦伟彬的后庭,心想若是贸贸然便用自己粗大的阴茎插进秦伟

彬窄小的股洞,她肯定会受不了,也许会功亏一篑。所以先要刺激刺激她,把她

玩到处于兴奋状态时,身体完全打开了才能进行推股行动。于是他把阴茎狠狠的

从后面插进秦伟彬的阴户里

「喔好啊」秦伟彬双手按住墙壁,发出令人销魂夺魄的呻吟声。

小高此刻的抽插,全然不留遗力,鞭鞭到肉的狂抽猛插,直插得秦伟彬阴户的琼

浆汹涌流到大腿,可想而知秦伟彬的兴奋程度,俨然已经步入忘我的痴迷状态中

「啊啊」秦伟彬不停的呻吟着、喊着小高知道时间也差不多了,

于是将阴茎向前一挺,上身尽量往后,腾出一些空间,用手在秦伟彬湿漉漉的阴

户摸了一把,将粘满黏乎乎淫液的手再放到秦伟彬股沟中肛门周围一抹,然后用

中指和着淫液缓缓塞进秦伟彬窄小的股洞里,轻轻的来插弄着。

「嗯啊喔」秦伟彬跪趴着发出浪叫声。虽然有点痛,但却让秦

伟彬体验到前所未有的兴奋和刺激。现在可是最要关键的时刻,小高心想现在

只插入一个手指,看情形秦伟彬就有点受挺不住了,如果现在贸然把自己粗大的

阴茎插入她股洞,估计秦伟彬肯定受不了。于是小高继续玩弄着秦伟彬的肛门,

只见他噼啪、噼啪击打着秦伟彬雪白肥大的屁股,直打的白白的肉臀微微泛红,

接着用手使劲掰开秦伟彬的两片屁股,用两根手指插进秦伟彬的股洞

「哦!啊」强烈的刺激使秦伟彬不停轻呼着,像蛇一样扭动着洁白

的身躯,并不停摆动屁股,迎着小高手指在自己肛门里的抽插挖弄。

此刻,秦伟彬的肛门在小高灵巧的手指挖弄下,慢慢又扩张了一些。望着秦

伟彬雪白浑圆的屁股,还有那微微浅褐色的肛门,一种强烈得如开苞般迫切的感

觉缓缓涌上心头。使小高异常的兴奋,心头狂跳不已

小高再也忍不住了,用手掰开秦伟彬肥白屁股两旁的股肌,将火烫粗硕的阴

茎贴在股沟上来磨擦着,现在美洞当前,厉兵秣马之势,小高也无暇考虑什么

怜香惜玉、惜玉怜香的问题了,此刻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这一插之后,

秦伟彬的蓬门今始便为我开为我用了。

「小高!你!不能!」秦伟彬忽然惊觉小高想要插她的股洞,

不由惊慌地发出抗议。要知道,那小小的屁眼,就连秦伟彬丈夫都未能涉足品尝

过呀!

而如今小高已是血脉沸腾,欲火滔天,玩到这份上又怎么会悬崖勒马善罢甘

休呢?

「彬姐!嫂子!我要来了!」小高喊了一声,用手撑开秦伟彬两旁

浑实的股肌,握起挺拔滚烫的大阴茎,如鸡蛋般大小的龟头顶在秦伟彬肛门口,

腰部往前狠狠一插

「啊!痛呜不要!」秦伟彬痛叫一声!浑身一抖,只觉一条坚硬发

烫的热物缓缓从自己肛门刺入幸好有足够的前戏刺激和淫液润滑,粗硕擎长

的大阴茎一挺便顺利插入秦伟彬小小的股洞,屁股两旁弹实的股肌,紧紧夹着小

高的大肉棒,不留一丝缝隙,那种紧围着的压迫感真教人终生难忘

「不要!呜」秦伟彬的叫喊声很快变成哭泣声。疼痛使秦伟彬不由

把身体向前倾缩,但她的双腿早被小高的双手紧紧扣着,秦伟彬发力一退的时候,

小高顺势双手一拉,阴茎再次狠狠一挺,结果,整条阴茎没根插入秦伟彬的股洞

之中

秦伟彬股洞那半寸的缝隙,此刻,被小高那婴孩手臂般粗大的阴茎撑开几寸

的空间。

「啊呜啊!」秦伟彬不停的哭叫,双手用力猛拍打着墙壁,洁白无

瑕的背肌,不知什么时候已泛起一层细细的晶莹的汗珠。小高紧紧扣着秦伟彬的

双腿,不让她身体退缩,大肉棒被弹实的股肌夹着,感觉上虽然是舒服,但贪婪

的大肉棒岂会轻易满足,一阵缓慢的插进拉出之后,开始了有节奏性的抽插。

「吱!吱!吱!」小高狠狠而快速地抽插秦伟彬着那小小的股洞,只插得秦

伟彬上半身几乎全伏趴在地上,而那对悬于胸前的大乳,此刻也被压在地上,随

着小高的抽插来在地上磨着

「痛!别插了!求求你呜」秦伟彬开始求饶,这让大男人义的小

高感到无限的满足,更挑起他心中征服的快欲,于是再次发动第二次排山倒海似

的狂抽猛插!

「啊!痛!我不行了!啊!」秦伟彬猛拍墙壁,仰天浪叫。突然小高抽插的

速度越来越快,凭感觉秦伟彬知道他快要射精了。

「啊!不要不要射在里面啊!」秦伟彬叫着,小高那还顾得了

那么多,一阵狂插之后只觉身体突然像触电般,颤抖了几下,睾丸一阵酸软,结

果把滚烫火热的浓精,全部喷射在秦伟彬的肛门里

第七章豪门淫宴之登台献艺

临近年末,保险公司里的各项工作越来越多。已升职为业务经理的秦伟彬,

工作最忙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休息时间。流水一般日复一日枯燥乏味的生活,弄得

秦伟彬身心俱疲,内心充满了劳作之后的空虚和失落。在稍瞬即逝的闲暇之余,

脑海中不时闪过那曾经令人销魂蚀骨的疯狂,每每想到这些,总令秦伟彬感到脸

红心跳、心神恍惚。

这日下午,秦伟彬忙完手中的工作,无聊赖之际,电话响了。

「喂,你好!请问」秦伟彬拿起听筒,机械地问着。

「嗯,小秦吗?我是陈总啊!」是陈总的声音,那个使自己第一次失去妇人

贞操的男人。其实,那次以后秦伟彬和他除了工作上的联系外,再没有过亲密的

接触。

「今天晚上有PARTY,我想你陪我去,好吗?」陈总电话那头温柔的说。

「这适吗?我怕」秦伟彬犹豫着,说实话心里面确实想去,

这段时间没日没夜的工作,忙得晕头转向的,正好趁这机会好好放松一下。而且

参加这种PARTY,肯定能认识很多达官显要、会名流,那对自己今后的事

业可是有很大的帮助。

「嗨!有什么不适的,我觉得很适呀!就这么说定了,今晚九点我开车

接你。」陈总不由分说,确实,隔了这么久,心里忽然很是想念起秦伟彬来。

「今晚到场的都是些会名流,记得打扮得漂亮点,给咱保险公司争争脸哦!」

临了陈总又交代道。

「嗯那,好吧」秦伟彬呐呐道,心里面既兴奋又有点害怕。暗暗纳

闷,陈总这个老狐狸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秦伟彬

终于熬到下班。家吃过晚饭洗完澡后,她开始手忙脚乱地打扮起来。

「嘟嘟」楼下响起小车的喇叭声,秦伟彬看了一下钟,正好九点整,往

窗外看去,陈总的那辆宝马正停在自己楼下,心头又是一阵狂跳。这段时间,丈

夫在铺子里每天都是忙到三更半夜才来,孩子又带到婆婆家去了,因此秦伟彬

也无甚顾忌,让陈总直接开车到家里来接自己。

秦伟彬今晚打扮得非常艳丽性感,穿一身暗红色闪光的紧身旗袍,前胸和背

后均袒露出一片,露出她雪白细嫩的肌肤,丰腴而高耸的双乳,被紧身旗袍紧紧

包裹着,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极为惹火撩人。尤其她这身旗袍相当身,紧裹

着丰满的胴体,使浑身曲线袒露无遗。旗袍的开叉高至大腿根部,露出两条洁白

修长的大腿,更是诱惑至极!

看见秦伟彬如此曼妙身姿,陈总不由暗吞口水,心里面直懊悔,这么久了,

自己竟没找秦伟彬好好联络联络,真可谓暴殄天物啊!

小车风驰电掣般一阵急弛,来到本市最高级的五星级宾馆帝豪大酒店。接着,

两人搭乘电梯,直奔设在顶层的高级豪华宴会大厅。

装饰得极是奢华的宴会大厅里灯火辉煌,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之声不绝于耳。

穿着高贵华丽的男男女女相互寒暄、应酬,一派歌舞升平的繁华景象。秦伟彬虽

然第一次出席这种高级交场,稍显拘谨。但她艳丽性感的外表、优雅大方的

举止,即刻吸引不少人的目光。陈总也感到十分开心,毕竟,有一位楚楚动人风

韵十足的女伴,确实给他脸上增光不少。

秦伟彬优雅地手捧高脚酒杯,环顾了一下四周,人不算很多,男男女女总共

也就四五十人。当中有会名流、新闻界精英、美容界大师、杰出女性代表、演

艺界明星等等。而且几乎都是一男一女搭配而来,春意融融,情谊浓浓。

九点三十分,宴会厅的大门被紧紧关了起来,而且四周的窗户也被厚厚的窗

帘盖严。只见大厅里的灯光渐渐变暗,悠长的音乐慢慢响起,空气中顿时弥漫着

一种充满情欲的暧昧。

这时,只见一位身穿黑色燕尾服西服,手持话筒的英俊男子快步走上大厅里

特设的小型舞台。几束明亮的光线跟随照射着他,把整个舞台照射得亮如白昼。

「女士们!先生们!晚上好,每月一次的帝豪俱乐部狂欢之夜又开始了」

男持话刚落音,一阵强烈的音乐响起,伴随着宾客们的阵阵掌声。陈总拉着秦

伟彬,双眼放光附在秦伟彬耳边轻语:「好戏就要开始了!我们先坐下吧」。陈

总和秦伟彬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

「女士们!先生们!现在,也许大家都很想知道,今晚我们有什么的节

目奉献给大家呢?大家别着急,很快就会知道了。」男持侃侃而谈。

「诸位,想必大家都看过中央电视台的〈鉴宝〉这个节目吧,我们今天晚上

要上演的节目也叫〈鉴宝〉,而为我们持这个节目的,也正是央视〈艺术品投

资〉和〈鉴宝〉栏目制片人、持人罗晰月,罗小姐。大家欢迎!」

伴随着阵阵掌声,只见一位一身职业装打扮的女子缓缓走上台来,秦伟彬定

睛一看,确实是央视《鉴宝》节目里的那位女持人罗晰月。只见她身穿一套天

蓝色套裙,上身是女西装,下身着及膝短西裙,露出一截雪白的小腿,让人充满

遐想。西装里面一件白色的衬衫,正好衬托出她高贵大方、贤淑典雅的样子。罗

晰月落落大方走到台前,她那高贵端庄、雍荣华贵的气质让人有种不敢正视的威

严。而再配着她美丽的脸庞和曲线浮凸的身材,更是令台下众男宾浮想联翩、

欲罢不能。

「大家晚上好!我是持人罗晰月,《鉴宝》节目又和大家见面了。虽然这

里不是中央台的转播大厅,面对的不是全国千千万万观众,但有在座的热心和支

持,我相信今晚上的节目一定很、很成功」罗晰月刚说完,她那特有的

显得有些高而尖的声音,立刻博得台下一阵阵掌声。

「好了!我们言归正传,让我们掌声请出今晚的第一位持宝人,有请」

罗晰月轻轻拍手,优雅地做了个请的手势。舞台右侧一位衣着考究,戴一副眼睛

的中年男子快步走上台来。

「你好!请问先生你贵姓?」罗晰月和他握了握手,亲切地问道。

「你好!我姓黄」

「哦!黄先生。那你今晚拿来给我们鉴定的是什么宝物呢?我刚才注意到你

好象是空着手上来的,你的宝物?」罗晰月不解地问道。

「我我的宝物在身上」中年男子略显紧张,说话有点吞吞吐吐。

「哦!在身上?那你能拿出来让大家看一下吗?」持人还是那么亲切。

「呣!好吧!」中年男子说完,突然,面对着持人竟开始解开皮带脱

裤子

「哎呀!你你这是做什么呀?」持人罗晰月一脸羞忸,台下众宾

客更是瞪眼看得出神,秦伟彬看到这里,也被这荒谬大胆举动也给惊呆了。

中年男子我行我素继续着自己的动作,只见他麻利的脱下长裤,接着把里面

的小三角裤也一脱到底

「持人,这就是我今天送来鉴定的宝物。」中年男人一手提起自己的上衣,

一手托住自己那黝黑的软遢遢的阳具呈在持人罗晰月面前。

「不会吧!?你,你这也太荒唐了,这也叫宝物?天下男人谁没有呀?

你把宝物展示给大家看看。」罗晰月羞忸地把脸别向一旁,一脸绯红。

「我这当然是宝物!」中年男子提着自己的上衣,毫不在乎地转了大半圈将

他的阴部显示给所有人看。

「那好,你说说它是宝物的理由,看大家同不同意你的说法。」罗晰月手持

话筒,双手交叠抱在胸前说。

「它能给女人带来快乐和享受,难道不是宝物吗?大家伙说对吧?!」中年

男子大声说道,台下立刻传来一阵附和声。

「哦!能给女人带来快乐和享受?那是你自己说的,我们怎么知道是不是真

的有你说的那么好?」罗晰月说。

「所以我找〈鉴宝〉节目和你来了,你们可以当场进行鉴定呀!大家伙同意

吗?」中年男子越说越来劲,说话也不结巴了。

「同意!」台下几乎异口同声地答,让漂亮端庄的女持人现场鉴定男人

的阴茎,谁不想看看那一幕呀。

「那好!既然大家都赞成,那我们就试试看吧!」罗晰月说完,拿起放在桌

子上的那对白色手套,轻轻套在自己的纤手上,接着拿上一把精致的小软尺子。

的一幕即将上演,台下众宾都瞪大了眼。只罗晰月走到中年男子身旁,

用手将自己的裙摆折拢至两腿间,优雅地缓缓蹲了下去,秀丽的脸庞正对着男子

的阴茎。戴着白手套的纤手先是拨了一下那浓密的阴毛,接着用手指轻轻捏住阴

茎的前部

中年男子提着上衣,俯首看着女持人的一举一动,当那双戴着白手套的纤

手触到他的阴茎时,一种麻痒痒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

「噢!」好舒服啊!中年男子舒服得呼出声来。

「咦!弄痛你了吗?」罗晰月抬头看着他,笑吟吟地问道。

「不是啊!是舒服啊」中年男子一脸满足幸福的神态。

「那好,我们继续。」罗晰月说罢,开始摆弄着手中的小尺子丈量起来。

「这是一根成年男子的疲软状态下的阴茎,长度为3。8厘米,周长2

厘米」罗晰月一边仔细的丈量,一边读着丈量出来的数据。

等罗晰月丈量完,那条被她如此这般捣弄一番的阴茎,已然有些勃起了。这

时罗晰月站了起来,用手指着那条已经半勃起的阴茎说:「好了,节目到这,我

们今晚给大家的第一道题目就出来了。那就是,持宝人的宝物在完全勃起时的长

度和周长分别是多少?」罗晰月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拨弄着那条勃然欲起的阴

茎。

「请大家开动脑筋,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把得出来的答案写在纸上交给我

们的工作人员。答对了的嘉宾,呆会会有意想不到奖励。」罗晰月继续说着。

等台下的宾客填好答案,罗晰月这时走到桌子旁边,只见她缓缓脱下那对白

色手套,接着把那精致小尺放如衣兜里。做完这些,她才慢慢走到中年男子身旁。

「好了,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宝物完全勃起时到底有多大?是不是和

大家猜想的一样呢?」罗晰月说着,脸上闪过一丝羞涩,面对着中年男子,缓缓

蹲了下去

在场的众嘉宾不由屏住呼吸,瞪大了双眼,等待着激动人心的一刻到来。只

见罗晰月不紧不慢地舒展着纤纤玉手,用手指轻轻握住那条温热的阴茎,熟练地

开始捋套起来

此刻,整个大厅里鸦雀无声,几乎所有人都急切地注视着罗晰月的一举一动。

这真是一幅奇异的诱惑至极的画面:一个美丽端庄的女人,弯着腰蹲在舞台中央,

当着这么多男男女女的面为一个男人不停地手淫着。

看着罗晰月雪白的纤手在那条半软不硬阳具上套弄,台下陈总已是按奈不住

欲念的膨胀,开始对座在身边的秦伟彬上下其手了。

一阵套弄之后,罗晰月脸上开始慢慢变得绯红,额头上也已经渗出一层细细

的汗珠,她加快了手的套弄动作,希望能将那条阴茎尽快刺激勃起来。罗晰月焦

急地连续套弄,效果仍然不是很明显。于是她干脆用两只手一起套弄,只见她一

手托着那涨鼓鼓阴囊,手指轻捏着囊里那两个蛋蛋,一手急速地捋弄着阴茎

最好它永远勃不起来,让着淫荡的一幕继续演下去,此时此刻,这是台下众

男宾的共同心声。

而那条阴茎依然顽强地坚持着不软不硬,可能是中年男子故意压抑着,想多

享受一下这位漂亮女持人为自己手淫的快感吧。罗晰月越来越焦虑了,她也未

料到凭自己这么娴熟的套弄技巧,怎么这么久还不能让它完全勃起呢?

罗晰月心中暗道:事到如今,看来只有放手一搏了。只见她上身微微往前倾

了倾,头部靠近男子的档部,张开自己那性感的双唇,缓缓把那条半软不硬的阴

茎含入口

「噢啊」中年男子忍不住发出一阵快意的呻吟,只觉下体被温润软

滑的口腔所包围,好舒服啊!他眼角的余光瞟着蹲于跨下的罗晰月,美丽的女

持人此刻正认真地、一丝不苟地手捧自己的阴茎,津津有味地细舔慢吞着

美丽端庄的女持人,穿着整洁高雅的职业套装,蹲在舞台的中央手捧着男

人的阴茎,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口交,这是何其淫荡诱惑的一幕啊!在场的众嘉宾,

完全被眼前这一幕活春宫挑逗得欲火焚身,个个蠢蠢欲动。不少男宾忍耐不住,

开始解开裤链掏出阴茎,让身边的女人帮着套弄起来。

而陈总和秦伟彬这边也是欲火朝天,秦伟彬此时已经拉开了陈总的裤链,手

伸进里面抚弄着阴茎。而陈总的大手也从秦伟彬的旗袍开叉处伸入,对秦伟彬的

阴户又摸又挠。

台上罗晰月的嘴唇快速地在肉棒上套弄着,还不时张大嘴巴将肉棒吐出来,

然后抬头风情无限地媚目轻扫一眼,轻轻呻吟一声,接着低头又从肉棒的根部很

仔细地舔起来,那粉红的舌尖灵活地扫着肉棒上暴起的肉筋,动作是如此的娴熟

轻柔,看上去就好像经过严格的训练一般。身为中央电视台节目持人的她,拥

有如此高超的口交技巧,不禁令人啧啧称奇。

罗晰月红红的艳唇在肉棒上用力地套弄,美丽的粉脸呈现出一片淫靡的红润,

螓首上下摆动。中年男子的阴茎开始慢慢勃起,变得又粗又长,将她的樱桃小嘴

塞得满满的,使罗晰月只能含进一半,但她还是尽力转动着香舌,尽量将它深深

含进去。深入时直让龟头顶到自己喉咙,退出时就留红唇含住龟头,同时发出诱

人的媚声淫哼。这一幕让台下众宾无不看得心驰神摇,欲火狂烧。一时间,大厅

里除了众人的心跳声,就只听见罗晰月那勾魂摄魄的娇哼,以及红唇和肉棒相摩

擦发出的「啾、啾」声。

中年男子的阴茎不断挺起膨胀,一下一下被刺激到了最顶峰的状态。罗晰月

并不立刻停止,继续用嘴紧含住肉棒套弄。她猛地深含进肉棒,一阵用力吸引,

然后再快速地将整根肉棒吐了出来。

此时中年男子的阴茎已是青筋暴凸,呈亮的龟头高高地翘起,显然已经完完

全全地勃起了。罗晰月顾不上擦残留在嘴唇上粘粘的液体,旋即从衣兜里迅速掏

出小尺子,仔细地度量着那条勃起来大得惊人的阴茎

「好了!宝物完全勃起状态下的各项数据已经测量出来了。」罗晰月站了起

来,憋得通红的脸颊上神采奕奕。她轻轻捶了一下腰,伸展了一下身体接着说:

「具体尺寸是多少呢?我来公布一下结果,长度2厘米,而周长是5厘米。

噢!看来持宝人的宝物确实很罕见。」罗晰月边读着测量结果,边拿过工作人员

递给她的刚才嘉宾们填写答案统计表。

「哎呀!在座的各位竟然没有一个人猜对!真的很遗憾。不过这也难怪,持

宝人的宝物确实大得超出我们的想象,有点类似于西洋宝物。」罗晰月刚才还手

握阴茎的纤手,此时已变手持话筒了,又恢复了她做持人典雅端庄,庄重亲

和的形象。

「从宝物的外观形状,以及测量出的各项数据看,持宝人所持宝物确实是罕

见的极品,但它究竟是不是象持宝人所说那样能给女人带来快乐和享受呢?现在

还不能确定。」罗晰月侃侃而谈。

「当当然是真的!不信你可以当场试验!」中年男子激动的说,挺着那

条被弄得粗硕惊人的大肉棒,眼睁睁地盯着一脸红晕的罗晰月。

「对!当场试验!当场试验!让持人试一下!」台下众男宾附和着起哄,

刚才女持人罗晰月口交的淫荡的一幕仍令人余犹未尽,不过女持人始终衣着

端庄整齐,众人看到她的也只有那裙椐下露出的一截小腿。联想到让漂亮端庄的

女持人脱光衣服,当场为大家性爱表演的情形,众人心中的欲火都快喷薄而出

了。

「大家别急,别急!鉴定宝物嘛,试验肯定是要的。可是,由谁来当这个验

宝人呢?我!当然不行。我是持人,还要持节目呀!再说了,刚才的测量也

把我累得够呛的,你们难道就这么没有怜香惜玉之心。」看着众人激动不已的情

形,罗晰月并不着急。

「这样吧,我们以抽签的形式,现场任意抽取一位女嘉宾,上台来为大家现

场验宝。我相信在座的女嘉宾中,肯定有不少都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更胜于我。」

罗晰月说完,走到放着号码箱的那张桌子旁,伸手进去取了一写着号码的小球。

「我们来看一下29号,29号嘉宾在哪呢?」罗晰月优雅的手举号码

小球,满脸微笑着说:「我们掌声有请这位幸运29号朋友上场。」

听持人读到29号,秦伟彬脑子不由的嗡的一下呆住了,自己正好是29

号位呀!只见一束明亮的强光立刻射向她和陈总这边,凑然,他们成了全场的焦

点,众人的眼光全聚了过来。秦伟彬心如鹿撞怦怦狂跳,只觉得忽然间脑海里一

片空白。

「哦!是位穿旗袍的漂亮女士。好的,请这位女士到我们台上来。」罗晰月

说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坐在旁边的那位先生绅士点,陪她一起走上来好吗?抓紧点,我们的持宝

人可是等急了。」罗晰月笑吟吟的指着陈总说。

陈总心中纵有一万个不愿意,此刻也只好服从。那是当初入会时所承诺的,

绝对遵循游戏规则。于是他绅士的挽起秦伟彬的手臂,面带微笑的陪着秦伟彬缓

缓走上台去

此刻那位持宝中年男子坐在椅子上,正在对不能和女持人深入交流暗暗失

望,胯间那件伟岸宝物也跟着垂头丧气。当看见身穿旗袍的秦伟彬缓缓走上台来

时,秦伟彬那少妇特有的成熟艳丽外表,性感惹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