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小浪货(高H)(2 / 2)

活色生仙(H) 小炒肉 4257 字 6个月前

林妙妙反唇相讥:“我丹田都被你封了可不是跟凡人没两样?你自己看看你干的好事!”

她说着就把襟口扯开,露出来的大片白腻上布满了淤青,还有两排不甚清晰的牙印,林妙妙愤愤地道:“禽兽!”

魇追本来看见她胸口的痕迹眼神就有些发暗,听到她这句禽兽立刻挑起凤眼睨着她道:“老子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禽兽!”

说完他就一把将林妙妙摁在床上,伸手就去扯她的腰带,林妙妙吓得花容失色,抡着小拳头拼命砸他,声音也带上了哭腔:“你放开我!你混蛋!死变态!不许碰我!”

她越骂魇追动作越不怜香惜玉,就在他把林妙妙双腿分开之时,手上的动作却陡然停了下来。

男人的视线停留在少女的腿心一动不动,原本白嫩饱满的花户此刻红肿不堪,穴口有一处还破了皮,微微渗着点红,大腿根上全是他的指印,现在已经变得青紫了,还有那颗肿得充血的小肉粒颤巍巍的立在上头,完全是一副被摧残过头的样子。

魇追突然就觉得这些伤痕颇为刺眼,他看了好一阵才抬起头,见林妙妙正怒视着他,她的眼睛亮得吓人,泪珠在泛红的眼眶里打转就是不掉下来,嘴唇抿得死紧没有一点血色,只急促翕动的鼻翼显示出她内心的不平静。

魇追和她对视了几息,伸手从乾坤袋里取出一个盒子,林妙妙瞳孔一缩,下意识就要往后躲,却被男人捉住双腿沉声道:“别动!”

林妙妙看他打开盒子从里面挑出一团半透明的药膏,登时脸都白了,尖声喊道:“死变态你又想干什么!”

魇追抬起眼皮睨了她一眼:“你不想好了?”

林妙妙一怔,就见他把那团药膏轻轻涂抹在小穴上,她身子一绷,下意识要骂出来,突然觉得伤口清清凉凉的,疼痛居然消了大半。

林妙妙眨巴眨巴眼,意识到魇追这次给她涂的不是什么邪门歪道的东西而是伤药,她便不吭声了,乖乖张着腿让男人把药膏均匀涂抹在伤处。

魇追看起来凶动作却不重,只是在拉扯到腿根时引起的酸痛使林妙妙没忍住闷哼了一声,他手上顿了顿,力道又轻柔了几分。

将那些淤痕全部涂上药膏后魇追站起身,把盒子丢给林妙妙冷声道:“剩下的自己涂。”

说完他便坐到一边把刚才拿回来的酒坛子打开,盘在他身上的小黑蛇立刻呲溜一下钻进坛子里,魇追就静静看着酒坛不说话,也没回头瞧林妙妙。

不过这样林妙妙还是不敢放松警惕,她防备地盯着魇追,解开衣服在胸口涂抹药膏,好在直到她涂完他也没回头,林妙妙松了口气,穿好衣服后把月蚕纱扯过来盖住自己的双腿小声道:“我好了。”

魇追身体只微微动了一下,仍旧维持着同样的姿势,林妙妙想了想道:“你放我回去吧。”

魇追这下有反应了,他回过头恶狠狠地盯着林妙妙:“你想得美!”

林妙妙气鼓鼓地看着他:“你都把我折磨成这样了,还不解气?”

魇追整个人转过来,阴恻恻地道:“你说呢?你可是捅了我好几剑,要不你让我都捅回来,我就放了你。”

林妙妙被他一噎,鼓起腮帮子道:“那你到底想怎样!”

魇追跷起二郎腿斜眼看她,冷笑着说:“我本来想把你做成灵傀,不过我这个人心善,就先饶你一命,以后你就呆在我身边做个端茶倒水的丫鬟好了。”

林妙妙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你做梦!”

“我是不是做梦你说了可不算。”魇追也不生气,站起身走到木架边取下一个罐子打开,他将手伸到罐口,很快就有一条血红色的蜈蚣爬了出来,那蜈蚣似乎认得魇追,爬到他手上便静静呆着不动了,魇追托着蜈蚣走到林妙妙跟前,不怀好意地道:“看见这个小家伙了么?它最喜欢的就是人的血肉,能从人的口鼻耳眼钻进去,于内部开始进食,它的唾液还有止血的效用,被它选做食粮的人不会很快死去,而是在被它一点点蚕食的时候痛死的。”

他的嗓音略带沙哑,将蜈蚣的特性娓娓道来,林妙妙听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禁揪紧了身上的月蚕纱结结巴巴地道:“你、你和我说这些做什么?”

魇追又对她露出一个阴森的笑容,整齐的牙齿白得晃眼,林妙妙甚至觉得他的两颗犬牙出奇的尖,男人慢条斯理地问:“你想跟它玩玩儿吗?”

林妙妙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不想,不想!”

魇追的唇角就再往上勾了勾,眼尾那颗泪痣显得更加妖异了,他扬起眉毛道:“哦?那你是愿意当我的侍女了?”

林妙妙略一迟疑就见他把蜈蚣往自个儿面前凑了凑,当即惊恐得汗毛都竖起来了,她咬了咬唇,最终恨恨地憋出几个字:“当就当!”

——————————————————————————————————————

林妙妙: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幼稚的人!还玩幼儿园拿虫子吓唬女生那套!

魇追面无表情地拿出了蜈蚣。

林妙妙(尖叫):啊——!!拿走拿走!!!!

魇追得意地收起蜈蚣。

林妙妙:幼稚!你以为这样就能引起我的注意了吗?告诉你,我一辈子也不会喜欢你的!

魇追面无表情地解开了腰带。

林妙妙(惊恐):…你还是把蜈蚣拿出来吧!

107老子对你没兴趣! < 活色生仙(np) | popo原創市集

来源网址:

107老子对你没兴趣! < 活色生仙(np)

迫于魇追的淫威,林妙妙不得已成了他的侍女,她长这么大还没受过这种委屈,虽然面上是妥协了,但却拉着一张小脸坐在床边生闷气。

魇追也不在乎她摆脸色,从乾坤袋里取出瓶丹药丢给她:“拿着。”

林妙妙打开一看,原来是辟谷丹,她塞了一粒到嘴里,砸吧砸吧吞下去道:“你这辟谷丹没我师父炼的好吃。”

这简直是存心找茬,辟谷丹能吃出什么味道来?魇追凤眸一斜:“不吃还给我。”

林妙妙立刻把丹药塞进怀里:“虽然难吃,但我也不是那么挑剔的人。”

魇追冷笑一声懒得搭理她,闪身出了石室,林妙妙见他离开紧绷的神经算是松了几分,她在床上把双腿盘起来,试图与识海建立联系。

也不知魇追用的什么法子封了她的丹田,林妙妙无论如何努力都动用不了神识,体内更是半分灵力都感受不到,她觉得现在的自己真的跟凡人没什么两样,连举手抬脚都好像没以前那么轻盈了。

不行,得想个法子让魇追把她的丹田解封才行,只有灵力恢复了才能找机会逃走。

林妙妙心里思忖着,连魇追回来了都没发现,男人一进入石室就看到她光着两条玉腿盘坐在床上,衣摆被大腿撑开,中央阴影处若隐若现,无比引人遐思,魇追登时就黑了脸,大步走过去把床角的裤子捡起来丢到林妙妙身上骂道:“给老子把裤子穿好!你还有没有一点廉耻心!”

林妙妙翻了个白眼,撇着嘴把裤子套上,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听得魇追耳朵直痒,他不耐烦地扭过头问:“好了没——”

那个没字就卡在了他嗓子眼,小姑娘背对着他,裤子刚提到腿根,衣摆被撩了起来,露出下面白嫩嫩圆滚滚的小屁股,药膏的效果果然好,就这么两个时辰她身上的痕迹已经消得干干净净,两瓣臀肉瞧起来跟蜜桃似的又滑又弹。

确实又滑又弹,魇追不禁想起昨晚把那两团小屁股捧在手里时的触感,思绪一下子就飘远了,等他回过神林妙妙已经把裤子穿好了,空荡荡的裤腿挂在她身上简直就是两条麻袋,她曲起一条腿把裤管挽了好几圈,纤细小巧的脚丫子踩在床沿上,五个脚指头圆润精致,指甲跟贝壳似的粉润,还泛着微微的光泽。

她挽好一只又去挽另一只,弄好后才发现魇追正盯着自己,林妙妙警惕地捂住胸口:“你看什么?”

魇追凤眼一翻,立马露出凶巴巴的表情:“谁在看你,自作多情。”

说完他就把头扭到一边了,林妙妙轻哼一声把床上的月蚕纱抱起来道:“我要睡觉了,我的房间在哪?”

她想当然的觉得魇追会给她一个房间,谁料男人只略抬了下眼皮,毫不客气地道:“你还想要房间?就这儿睡,哪也别想去!”

林妙妙睁大眼:“那你睡哪?”

魇追不耐烦地道:“我不睡觉,我晚上打坐修炼。”

好嘛,那还真是够勤奋的,修仙之人确实睡眠很少,但林妙妙往日一天中怎么也会睡上两三个时辰,没想到魇追居然完全不睡,变态就是不一样。

林妙妙心里吐槽着,爬上床把月蚕纱拉到身上盖好,她正想阖眼就见魇追也坐到了床边,林妙妙吓得往里侧一缩,警惕地道:“你干什么?”

“老子修炼,你说我干什么?”魇追用看智障一样的眼神看她。

“你修炼为什么要在我睡觉的床上!”林妙妙用月蚕纱掩住胸口嚷嚷。

“这是老子的床!我不在上面修炼在哪修炼?”魇追觉得这丫头真他妈事儿多,连他在哪里修炼都要管。

“可是我在睡觉呢,你怎么能和我在一张床上?”林妙妙理直气壮地道。

魇追一巴掌拍在床上骂道:“睡你的觉吧!老子对你才没兴趣!再不睡以后就都别睡觉了!”

林妙妙气哼哼地瞪了他一眼,什么对她没兴趣,昨晚是谁在她药效都过了还往死里折腾她的?不过这话她没说出来,只搭着月蚕纱小心翼翼地在最里侧躺下,还把脸朝向魇追,一副防备的样子,看得魇追只觉一阵蛋疼,恨不得把这臭丫头给丢出去,免得留在身边碍眼。

头晚对体力损耗不小,身体里的疲倦也还在,林妙妙沾上床很快就睡熟了,从鼻腔里发出低缓均匀的呼吸声

魇追在旁边背对着她打坐修炼,只是他怎么也静不下心来,总觉得林妙妙的呼吸声格外扰人清静,他回过身看她,见小姑娘闭着眼睡得很熟,睫毛又长又密,在粉嫩的小脸儿上投下两道阴影,精巧的鼻梁弯成一个极其好看的弧度,鼻尖儿有点点翘,与人中形成完美的夹角,两片花瓣一样的嘴唇轻轻撅着,像是在等着谁去吻她。

魇追的脸就一点点黑了下来,越看越觉得这死丫头是在装睡勾引他,他狠狠转过头运转心法继续修炼,心思却老往背后的人身上飘,加上那无休止的呼吸声,混账,他怎么觉得这丫头连呼吸声都娇里娇气的?

魇追被林妙妙扰得心烦意乱,最后干脆在她身边布了个隐踪阵,看着她的人连同声音全都被阵法隐匿,魇追才觉得世界重新恢复清净,总算能集中精神修炼了。

——————————————————————————————————————

林妙妙:师父不仅炼的丹药比你炼的好吃,活也比你好。

魇追(怒起):放屁!老子现在就要让你看看谁的活比较好!

小半天后,

林妙妙(含泪):屁股痛……

魇追(满足):谁的活比较好?

林妙妙(忍气吞声):……你的。

凌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