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2 / 2)

一脸茫然。瑾月却是笑得更欢了:“你不知道么?”说着,他缓缓低下了头,在她耳边轻轻落下一句:“你看我的时候,眼里写满了你对我的感情。”

听到这句话,她尴尬了一下,偏偏后者还调侃着问:“小九,你就这么喜欢我?”

这不是废话吗!

当然,上面那句她并没有说出口,只是继续保持沉默。没想到瑾月又接了一句:“可是,我更喜欢你。”

她捂着发烫的脸,闭着眼睛懊恼地说:“行了,你赢你赢!”

耳边传来那人的轻笑声,周围都是他的气息,慕九棠真心感到好满足,似乎能够感觉到瑾月说的那种感觉了。

可等她再度开口的时候,原本莫名其妙的异世界空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群瞪大眼睛呆愣愣望着她和瑾月的观众。她她她也傻眼了!

哦特么的,她忘记这个比赛还是直播的,最后一场肯定所有人都看着。所以,全部看到完了吗?!包括瑾月对她说的那些话,种种……

看见一脸无奈的容依还有幸灾乐祸的子衿之后,慕九棠现在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啊啊,真情流露什么的,太羞耻了好吗?!

可没想到观众们的反应更让她吃惊,竟然有人心酸地哭了起来。她还不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突然就看见有人站起来大喊:“顾前辈,虽然我是修仙的,但我这是打从心底服你了!”

“修真界如此之大,又有多少修仙的爱上了与自己对立的魔修呢?碍于种种规矩,他们有的选择逃避,有的选择分开,有的选择偷生,更有人选择殉情。而你行事却如此高调,高调得唯恐整个修真界有人不知晓。”

顾瑾月瞥了那人一眼,脸上的神情似笑非笑的,却是什么也没说。然后又有人开口了,嚷嚷着说:“我觉得这没错,大家都是凡人修炼过来的,不过是走的路不同罢,为何就不能在一起了呢?”

慕九棠忍不住囧了囧,现在才意识到这个逻辑问题,会不会迟了一些!

却是突然间,她在耳边听见了瑾月的声音对她说:“他们想多了,修真界如何我没兴趣,不过是想让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意罢。”

如此深情款款的话,咳咳,她宁愿他不说啊!这家伙,果然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她是不是应该庆幸他刚才没直接回答那突然站出来说话的道长?

他随意将她揽入怀里,毫不客气地询问:“小九,那你想怎么证明你对我的心意?”

她抬眸哀怨地看着他,感觉现在不管说什么好像都比不上他做的事。咬了咬下唇思索良久,她才低着头说了句:“这就回去双修……”

“嗯?你说什么?”瑾月嘴上虽然这么问,但眼底的笑意却正逐渐加深,显然是已经听清了的。

慕九棠也不笨,知道他耳力好,于是就做了个鬼脸说:“啊?听不见吗?听不见那就算了吧!”说完,便做出转身要离开的样子。

瑾月原本放在她手臂上的手顺着她转身要离开的动作一滑,准确无误地扣住了她的手指,在她回过头的时候笑看着她。从有些发愣的仙子那里取走应得的奖励后,他就拉着她回去客栈,所以接下来场上还发生什么事她都不知道了。

唔,奖品还算丰富,有不少高级的材料和药草,还给了两个能收一千件物品的储物器,修为丹还有灵石什么的自然是不在话下。

瑾月坐在桌边整理东西,她就无所事事地靠在他身侧,略满足地看着手中的玄义牌子。当然开心了,可以换一百颗提升修为的药丹啊,如此一来,她离瑾月又近了一步。

看到一半的时候,手中的牌子突然被人抽走,她倒也不恼,只是转头略得意地看着瑾月:“嘿嘿,这是个好东西啊!”

“中级玄义牌子?嗯,确实不错。”瑾月毫不吝啬地夸奖着她,然后又道:“若我没记错,这应该只能兑换一百颗修为丹?”

她伸手想把牌子拿回来,瑾月似乎存心闹她,特意把手又抬高了一些,她才撇嘴说:“什么叫只能啊?一百颗很多了好吗?”

瑾月轻笑了一声,很快就从袖口里拿出一个与玄义牌子有点相似的物品,但颜色和外观还是有点不同的。他把牌子翻来覆去看了几眼后说:“我这个似乎可以换五百颗,可我都嫌少了,你竟是如此容易满足么?”

她张了张嘴,竟是找不到话说。瑾月轻揉她的头一会儿,开口道:“你亲我一下,我就给你。”

如果她现在在喝水的话,她肯定会直接喷出来了。瑾月啥时候……这么欠揍了?

不过,想到他上次给自己传功传了不少修为,再和他抢奖励就真的不厚道了。所以,她摇头回答:“你留着自己用吧。毕竟你那么强,升级本来就比别人来得难……”说着,她还顺手拿回了自己的牌子。

瑾月安静地盯着她半响,然后又默默将回到她手里的玄义牌子拿走,合并着自己的搁到了一旁的桌子上,一边将她压在了地上。他挑了挑眉:“好,那你不需要亲我,让我亲你便是。”

“……”有差别吗?!反正,他就是想要那啥了吧,还找什么借口呢!所以不管她要不要,都注定会被他压在地上亲。

不过,这一次抓着她亲了一会儿后,她便感觉到他在运功。略尴尬地对上他双眼后,便听见他用传音对她说:“亲傻了么?还不运功?这可是,你刚才答应我的。”

咦……?她都忘了,双修貌似已经提升到另一个层次境界了。等等等,她是不是把自己给卖了呢?

瑾月并没有让她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太久,因为过后她又觉得自己的力气被抽走了一大半,整个人都快虚脱了怎么还有心思想这种小事?

场上的事还是隔天子衿他们来说的,原来在他俩离开之后,有不少原本顾忌着身份不敢与对方交往的人终于鼓起勇气与对方站在一起了。子衿还拍着瑾月的肩膀对他说:“认识你这么久,第一次对全修真界有那么大的贡献啊!”

他们没有聊太久,因为羽仙台突然剧烈地晃动了一下,吓得原本在屋里的人都奔出去看。子衿脸上的神情满是疑惑,挠着头问:“奇怪了,羽仙台这种地方还会地震?”

确实,羽仙台本来就是依靠着修真界的灵力与地气才得以飘浮在半空中的。如果它晃动的话,那就表示不对劲了啊……

瑾月对这些事情本来就没什么兴趣,只是事态有点严重,他才和他们一起走出去看看情况。不晓得过了多久,才听见有人夸张似的大喊:“坏了坏了,据说从紫初城衔接到羽仙台的地气,似乎出了问题啊!各大宗门的主都奔去看情况了,具体发生什么事似乎得下去才知道。”

这个负责报告情况的人就这么一路喊,然后听见的人就和旁人说,一起讨论起了这个令人感到震惊的事件。

慕九棠闻言也是一愣,然后转头看向一脸呆滞的子衿和神情凝重的容依:“紫初城……不就是你们妖修的主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