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清元遇劫(1 / 2)

道君 巨人玄鸟 3993 字 6个月前

ads_wz_txt();

第一章清元遇劫

------------

第一章清元遇劫

春雨过后,山间湿滑,清元山剑刃峰上,却有一个一个粗布麻衣斯文清秀的少年,不得不豁出小命爬上百尺绝壁,只为剑刃峰顶,一株六茎续命果。

“呼”,长长喘了口气,许问踩在绝壁上一个拳头大,突出的山石,休息片刻。瘦弱的身体紧紧贴着岩壁,不敢稍有疏忽,任何的失误,下场只有一个,粉身碎骨。

只要采到六茎续命果,就可以到大洛国的国教太乙宗任意一个分院,得到一份进入太乙宗门墙的仙缘,就算是不传授任何道法的记名弟子,也足够获得一个官职,光耀门楣,告慰战死边疆的父亲和了积劳去世的母亲。

感觉恢复了些体力,许问不再胡思乱想,继续向峰顶爬去,“轰隆隆”,阴沉的天空响起一阵闷雷,不时闪过一道道电光。离六茎续命果还有十几尺,同样离剑刃峰的峰顶只有十几尺了,许问感到雷电就在头上盘旋,不论是劈中山峰碎石滚落,还是直接劈到他的身上,后果只有一个,死无葬身之地。

没有任何犹豫,许问毅然向峰顶,向六茎续命果爬去,不再多看天上的雷电一眼。

“噼啪”,一道闪电划过天空,整座山都晃动了一下,碎石扑簌簌的落了下来,许问牢牢抓住山岩的缝隙,两眼紧闭,理都不理身边滑落的土石,苦苦忍耐着危险过去。

“如果是太乙宗的炼气士想必不会惧怕这些雷电,也不用爬上绝壁,只要使出神通法术,六茎续命果一定手到擒来”,若此时许问低头,便可看到山腹被闪电劈开了一个裂口,一道青光从中飞出直冲向雷云。

“噼啪,噼啪”,阴云中的雷电越来越密,越来越急,青光在阴云里穿梭,一道道雷电紧跟其后,接连不断的劈向青光,都被青光灵巧的躲过。

一旦青光稍停,便是数道雷电同时劈下,逼的青光不得不闪避逃窜,劈空的雷电直接落到山上,树木倾倒,岩石崩裂。

一道又一道闪电从许问身边划过,许问甚至感觉到电流的余波传来的淡淡的酥麻和一股让他心惊胆颤的气息。

许问虽读过几本仙侠神怪的志异笔记,毕竟是凡人,哪里知道,天上的雷电是因为青光出世,而生出的雷劫,一击之下,诛邪灭魔易如反掌,更不用说他这个凡人了。

即便是太乙宗,除了掌教和几位法力高深的长老,普通弟子门人甚至修为差一些的长老,别说深入劫云之中,就是靠的近些,劫云中的雷劫气息也能让他们魂魄动摇,法力凝滞。

许问凡胎,要不是青光吸引了雷电,又为了进入修道宗门的机会,心志坚定之极,即便不被劈成焦炭,也早就在雷劫诛灭万物的气息之下,神志昏沉摔下了绝壁。

“古人云,欲速则不达,我还是太心急了,以为忍一忍,就能熬过去,现在被困在着百尺绝壁上”,许问心中焦急,“要是六茎续命果被雷电毁了怎么办”。

正当许问骑虎难下之时,天上又生了变化,三道雷电狠狠的劈在避之不及的青光上,青光勉强抵挡住了两道雷电,但是第三道雷电,让青光瞬间几乎溃散,掉头向下急蹿,几道雷电未及反应劈在空处,更多的雷电则跟着青光劈了下来。

“噼啪”,一道雷电正劈在许问头上四五尺远的山石上,一块车的巨石擦着许问的身体滚落,许问闷哼一声,一口血喷在了石壁上,硬是凭着坚定的意志,死死扣住绝壁的缝隙才没有摔下去。但是许问知道,自己支撑不了多久了。

空中的劫云越来越浓密,雷电越来越密集,即便依仗熟悉地理,青光的空间也越来越小,交错的雷电慢慢交织成一张张大小不一的电网,从四面八方包围了青光,围追堵截之下,青光不得不离开赖以逃生的地利,蹿上山峰,绕着悬崖峭壁躲避雷电的劈击。

那些电网同样灵性不凡,追着青光往山峰上堵截其后路,同时各个电网渐渐融合,变成更大的电网,嗤嗤的电流声紧紧跟在青光后面,任凭青光如何利用山势,巨大电网就直直跟着,所有挡路巨石大树在一阵噼里啪啦的乱响后,都化作焦黑的粉末。

剑刃峰上,许问仍然在苦苦坚持,等待雷云散去,尽管体力已经耗尽,许问仍然没有放弃。他没有发现一道青光正绕着山峰飞来,也没发现密集的电网越来越接近峰顶,他的念头只有一个,活下去采到六茎续命果,雷劫的威势都动摇不了他的意志。

突然,越飞越高的青光发现了贴在绝壁上的少年,已经暗淡的光芒忽然亮了起来,再次加速,极快的飞近许问,青光慢慢变长,化作了一条藤蔓的虚影。

孤身困在绝壁上的许问根本没发现,让他经历这番劫难的罪魁祸首正向他逼近,直到青光化作一条遍生荆棘的藤蔓紧紧箍住少年时,许问才猛然惊觉,藤蔓伸出一根根寸长的尖刺扎进许问的皮肉里面,一股股精血顺着尖刺流进了藤蔓中。

许问仅剩的体力随着一股股精血的流逝完全消失了,僵硬的手指再也扣不住保命的缝隙,两手无力的垂下,瘦小的身体向绝壁下摔去。

忽然,许问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把他往上扯,接着就是一阵天旋地转,狂风扑面,胸口像压了一块巨石,“噗”,许问吐出一大口血,胸口的憋闷一松,昏昏沉沉的脑子也清醒了不少。

许问眯着眼看见那条藤蔓把他卷上了半空,脚下是千丈深渊,和越来越逼近的雷劫电网,身边不断劈下一道道水桶粗的雷电,耳中除了噼啪乱响的雷鸣在没有别的声音,雷劫那毁天灭地,灭杀万物的气息铺天盖地的向他涌来。尽管身体虚弱,许问仍然吓出了一身冷汗。

嗤啦一声,青光卷着许问突然加速,从两张电网的缝隙险中有险的钻了过去,交织的电流几乎擦着许问脸一晃而过,瞬间,许问的粗布外衣焦黑一片,电流的余波像鞭子一样,抽打在身上,留下一条条焦痕。青光也不好过,一股一股的吸取许问的精血,补充损耗。

许问不知道,他的这番经历,乃是千年难逢的奇遇,除了上古之时,一些大恒心大神通的炼气士,世上再没有几个人有胆量和机会,像许问这样在雷劫之中磨炼精神意志。就算是炼气士,如果不是必须渡劫修炼,或者别有原因,谁不对雷劫敬而远之。

许问机缘巧合经历了雷劫气息的淬炼,只要侥幸不死,他的魂魄精神将远远比普通人强大稳固,甚至超过一些修为不高的炼气士,而且自然带有一丝雷劫的气息,震慑妖魔,百邪不侵。

几番险死还生,许问慢慢冷静了下来,无视擦身而过的雷电,“这世上竟真有吸人精血的妖魔鬼怪,志异笔记里的故事不都是杜撰的传奇”。

“古云,妖物出世必有雷霆天降,我不被藤蔓成精的妖物吸干精血,也逃不过被雷电劈死的下场,无论如何都是死路一条,我要是太乙宗的炼气士哪里会被妖魔挟持,生死安危操纵在妖魔手里”,许问冷冷的瞪着青光

青光卷着许问越飞越高,直到剑刃峰的峰顶,青光直直飞向那株六茎续命果,“妖物你敢”,许问大喝道,即便自己死了也绝不能让青光得逞,再顾不上身处绝境,许问手拉脚踢,拼命挣扎阻拦青光。

青光神妙非凡,连天劫都一时奈何不得,瘦弱的许问只是魂魄精神得到淬炼,并没有增强力量,也不会什么神通道法,哪里拦得住。

青光变化的藤蔓忽然伸长,轻易的把那株草木灵气充盈的六茎续命果卷了过去,同样是伸出尖刺扎进果实里面,一股股带着草木清香青气被吸进了青光,转眼间,六茎续命果的生机消耗殆尽。

许问眼睁睁看着却无能无力,直到六茎续命果变成一株枯枝,许问突然醒了过来,怒吼道:“妖物,我跟你同归于尽”,许问疯狂的挣扎,毫不顾忌自身安危。

藤蔓得了六茎续命果的草木灵气,黯淡的青光立刻转盛,伸出更多的枝条,紧紧缠住挣扎不停的许问,寻着雷劫电网的空隙四面翻飞,不复之前的狼狈。

“噗”,许问又吐出一大口血,全身的筋骨寸断,拼命的力量也失去了,“妖物,有本事杀了我,只要我不死,我许问一定拉你垫背”,许问愤怒到极点,一口咬住藤蔓。

藤蔓猝不及防,被咬出了一个缺口,一股股的蕴含草木灵气的青气喷涌进许问嘴里。藤蔓飞快伸出一根枝条,缠上许问的脖子,扼住他的喉咙。许问不得不松口,藤蔓狠狠的吸了一大股许问的精血,但是仍然弥补不了损失的草木灵气。

若在平时,许问凡胎,这条藤蔓来历非凡,变化神妙,更是生出了灵性,隐藏在清元山山中,便是炼气士轻易也见不着。只因无意泄露了行藏,为躲避觊觎之人,被迫强渡雷劫,功败垂成元气大伤,虚弱之极,又一心逃命对垂死的许问疏于防范,才被许问咬伤本体,无意中吸取了本体蕴藏的灵气,还有从六茎续命果中吸取的,没有炼化的一些草木灵气。

噼啪一声巨响,许问的报复不仅让藤蔓损失了大量草木灵气,而且让藤蔓分了心神,一道雷电直接劈中了许问和藤蔓。

藤蔓只来得及发出青光抵挡,不过雷劫的威力何等强大,瞬间,青光消散,本体再遭重创,藤蔓的枝条上焦黑一片,几乎到了崩溃消亡的边缘。

许问也不好受,虽然咬了藤蔓一口,吸了不少草木灵气,但是他不会炼化之法,空有灵气却不会使用,相反缠着脖子上的枝条榨干了他最后一丝反抗的体力。

昏昏沉沉中,许问硬捱了一击雷劫的余波,如果不是他的精神体力衰微到极点早就彻底昏死了,藤蔓又替他挡住了大部分雷劫的力量,即便不是被轰杀成渣,也要被雷劫毁天灭地的气息侵占精神惊散魂魄变成疯子。

几乎维持不住本体的藤蔓,又变为一道青光,卷着许问向剑刃峰的峰顶逃去,以争取时间炼化六茎续命果草木灵气。

相比青光的灵巧迅捷,雷劫则是步步紧逼,无数巨大的电网慢慢包围了剑刃峰,留给青光的逃生时间和活动的空间越来越少。

忽然,剑刃峰的峰顶光芒大放,一道明亮的青光卷着一个少年冲下了峰顶。那少年奄奄一息,昏迷不醒,身上的皮肤焦黑一片,相反的青光却好像恢复到全盛的样子,灵活的躲避着一道道雷电,显然,六茎续命果剩下的草木灵气全本被青光炼化。

青光在峰顶游弋了一会,突然往下,冲向密集的电网。在接近层层电网的瞬间,青光狠狠一吸,许问仅剩的精血几乎吸干,青光得到的精血补充,毫不犹豫的把许问扔下剑刃峰,再次加速,擦着电网的边缘,从无数电网的空隙中硬钻了过去。

电网边缘的余波劈在青光上,噼啪乱响,直到冲出最后一层电网时,原本明亮如初的青光几乎变成一道单薄的虚影,狼狈的逃回山腹的裂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