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节,(1 / 1)

$$好天天看,好站天天来,好贴天天顶,好慢慢看,中自有颜如玉,这里就是黄金屋,这里是$$

周子安也不勉强,快速念出一串流利的法文,等侍者离开把门带上,才说:“不知道乔小姐下午是否还有其他安排,所以红酒是我上次来用的那支。点了一支nobleseillon,乔小姐稍后可以搭配巧克力蛋糕,尝一点儿。”

这个安排可以说非常体贴了。乔小桥喜欢喝就尝一点儿,不喜欢的话,就直接等上饭后甜点的时候,搭配一点儿迎合女孩子口味的贵腐酒。

乔小桥对周子安的有意示好心领神会,便客气道:“周先生真是太周到了。按理,这餐应当由我来请。”

“哦?”周子安接话很快,棕色的瞳仁飞快闪过一抹笑意,“是为了报答上次的救命之恩吗?”

乔小桥唇边笑容微凝,被噎了一道。原本颁奖礼上扶她那一下,确确实实帮了她大忙,可要说是“救命之恩”,也实在有些夸大其词。而且男女之间,一旦用到“救命之恩”这四个字,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后面那句古装剧里惯用的台词:“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在〖线〖〖〖

乔小桥被他一句话当场噎住,半天都没接上一句话,桌子那侧,周子安已然大笑出声。

大概是在自己熟悉的餐馆,并且知道这里十分安全隐蔽,也不会有其他人偷窥打扰,所以周子安此时真实的性情悉数展露,朗声大笑的样子,与他平日里高贵神秘的样子相去甚远。想来如果眼前这幕被有心人士偷拍,放到网上,必定风靡无数幼女少妇,12小时之内,点击率以光速赶超乔小桥颁奖礼上那“香

艳一幕”,上至五六十岁的居委会大妈,下至牙牙学语的幼儿园小朋友,统统迷晕没商量!

这边厢乔小桥无语凝噎,那边周大影帝好容易笑够了,拇指轻扫眼尾的泪,清雅微淳的嗓音犹带着深浓笑意:“抱歉,实在是,乔小姐刚才的表情,非常真实可爱。”

乔小桥咬着牙挤出一缕甜笑:“周先生过奖了。”

谁知周子安一摆手,脸上很快换了一副认真的神情:“前阵子ariensu给了我一个剧本,女一号还没定,不知道乔小姐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

乔小桥先是一愣,过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周子安说的是谁:“你说的ariensu,该不会是苏艾导演吧?”

周子安笑着反问:“除了她,还有别人叫这个英文名?”

乔小桥卜楞着脑袋,连连摇头。这个消息太令人震惊了,她需要时间好好消化一下:“苏导不是前不久才”

结婚,生孩子,离婚,这些在其他人可能需要几年,甚至几十年才能完成的步骤,苏艾这个有“z国影视圈第一才女”之称的女人,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做了全套。未婚先孕,婴儿早产,未出月子就办理离婚。别说公众,就是他们这些圈内人,也看得云里雾里,不知道这个女人要折腾什么。可大家都知道也都公认两点:第一,苏艾绝对是影视圈三十年来,眼光最为犀利独到,思维最为天马行空的一位导演;第二,她跟周子安的交情,可以追溯到两人各自初涉娱乐圈的时代。甚至曾经有人谑称,苏艾和周子安,就是那种“你过了40岁我过了49岁大家都没有结婚那么我娶你吧”的交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