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_1(2 / 2)

我也没有得罪过她啊,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果然等了一会有客人离开,我就坐了上去。还没等我.点单呢,小姑娘就端来t两笼小笼包,又回身取了两碗豆腐脑来,推给我一份她自己也吃了起来,从旁边的小瓶里挖了一大

勺辣子放进她自己那碗里。

看见她的举动还把我吓一跳,幸亏是放进她碗里,放我的里面的话,这碗豆腐脑就算是白费了。在这边生活这么多年,辣子多少能吃一点,但是像她这么壮观的,我还真没敢尝试过。

“看着我干嘛,你怎么不吃啊,没见过辣妹子吃辣椒啊。”说着瞪了我一眼,我就想不明白了,回到她家前后变化怎么这么大呢,哪里还有在公园的可爱,现在就像一个小火药桶一样粘火就着啊,看两眼都不行了。

“看见了,从小混到现在我吃辣子也一般,今天算长见识了。”为了表示自己也是可以吃辣子的,我也挖了一点放在豆腐脑上,但量也就她那勺子五分之一多说。

只见小玲撇了撇嘴,之后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把我看的一愣。“怎么了心理医生,要不要让我给你调节调节啊?我可不像某些人嘴上说说,我可以有证件的,专业的证件。”看她郁闷我很开心的说道。

“你是不是想说,‘来兄弟,有什么伤心事说出来,让大哥我我乐呵乐呵’啊,你们真无聊。”她自顾自的吃着,头都懒得抬一下的样子。

“哈哈,不错,没看出来你也挺有幽默细胞的,其实我只想知道你这要请我吃饭的人,到地方之后怎么看不到诚意呢?”我看着她,脸色变了两变。看了我一眼说道,“那次我妈给我指你的时候,我就随口说我见过你,早上和我一起打太极拳来着,我妈就非得让我请你吃饭,我扰像了很长时间,看你今天心情不错只好用美人计把你请来了。”

我能听得出她的无奈,我的自尊心瞬间受到严重打击,太伤自尊了,我就寻思怎么.忽然间小姑娘这么主动了,原来是被老妈给逼的,再加上她不想让她妈难过,做出这样的事情我能够理解。

“才包歉让你为难了哈,你开始跟我直说的话,我想我也会帮助你的,你妈是我的病人,我也不希望她的身体出事,演演戏让她快乐一点没什么。”我很是平淡的说道。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其实我也挺感谢你的,只是不喜欢你的职业而已,希望你别介意。”

“我的职业?就因为医生收红包吗?”我确实挺好奇的,现在大家不都是羡慕医生的工作自由,赚的钱还多吗?怎么到了她这里反而这么让她讨厌了呢?“当然不是,正常的医生我还是很支持的,你自己说你是个什么医生?”她白了我一眼,自己也嗅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乳腺外科啊?”我说完后才反应过来,古怪的看了她一眼,真没想到这丫头的症结在这里,“医者父母心,无分男女,你想多了,我可是很本分的人。”整理了一下发型严肃的说道。

“别装了,你敢说你们在帮女孩子看的时候,没有什么狠琐的想法,你敢说你当初报考这个专业的时候不是因为这个?鬼才信你,流氓,你们妇科的男医生都是流氓。”小姑娘很是不给面子的说道。

“那个,当初选专业的时候没有女朋友时,确实有这么.氛想法,不过后来有女朋友了,也见多了,在我们眼中只是一件物品了而已,有美感的物品。还有我得更正一下,我是主攻乳腺,不是妇科大夫,我们欣赏的角度不同。”我想了想没有否认,把自己说的多么高尚,只是实话实说而已,确实人都有审美疲劳,看多了也就无视了。

“算你还算老实,说的不错,但我就是不喜欢你们男的干这个。而且一点挑战没有,我喜欢刺激有意思的工作。”小玲很是向往的看着窗外。

“呵呵,没什么,每个人的观.点不一样而已。那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啊?”我也挺好奇这个喜欢刺激的刁、姑娘是干什么的,至于她不看好我们男的做女性相关的医务工作,倒是没有什么,国内和国际上厉害的妇科医生专家都是男的,毕竟男的更有兴趣和耐心研究女人。

“我刚读完律师,不过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小姑娘眼里散发着自信的光芒说道。

“这么厉害,大律师啊。”我由衷的赞叹道。我就说她说话怎么都这么击中要害,搞的我都没有脾气呢。

“还行吧,接了几个官司未尝败绩。”小姑娘霸气的说道。

“确实不错,你是在哪家律师事务所啊?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好找你帮忙啊。”我确实有这种想法,毕竟自己也不能老指望一个律师不是,万一人家那阵子没时间怎么办。

“我刚不是说了嘛,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小姑娘语气弱了几分,不好意思的说道。

“找工作和人选有什么关系?”我不解的问道。

“当然有关系了,我可不希望带我的师傅是一个没有能力的人,我要找一个厉害的律师,一个有名气的大律师,那样他才能多接案子,也好分配给我锻炼。,,小姑娘眼晴放光的说道。

“那你这是没有工作啊,你之前的案子是怎么接的啊?”我怀疑的问道。“我是义务的帮助几起民工讨薪啦。”小玲不好意思的说道,看着她那豪气万丈,而又无从开始的尴尬,就放佛看到了当年刚硕士毕业时找工作的场景,虽然内定的差不多,但还是很担心的。

“我倒是认识一名律师,很厉害的一位智者,警察找不到的线索他都能够找到,而且他是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我想了想陶墨非的样子说道。

“那你认识的这个律师在什么事务所啊,叫什么名字啊?名气怎么样?我确实想早.点找到工作缓解我妈的压力,她一个人这么多年也挺不容易的,再加上前段时间我母亲生病,基本上把家里的积蓄都光了。还好您老人家没要红包,不然我们就得欠人家钱了。”小姑娘叹.息一声无奈的说道,最后还感激的看了我一眼。

我忽然觉得这么久的坚持是值得的,病人的钱收的不安,医药公司的也就无所谓了,抬高药价又不止医生这一点,大头都端进上面人的腰包了,谁还不为自己着想呢?体制上的事情等自己到了一定高度才说吧,现在起刺只会死的更早。

“我还真不知道他是什么律师事务所,他那个地方我虽然去过,但也没注意叫什么名字来着,是非缘还是什么记不清了。”确实没注意,当时告诉几楼几号房间直接就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