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你可一定要回来(1 / 2)

奸相,别爬床 陈宝贝 1062 字 6个月前

">

事实证明,所有的大灰狼都是没有良心的。

温如墨轻轻拂开我的手臂,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嘴角笑的像朵得势的狗尾巴花一样,“陛下,没什么好怕的。无非是像前几年那样加强训练嘛。”

幸灾乐祸!这家伙现在一定是在幸灾乐祸!

他那哪是加强训练啊,你有见过“头悬梁锥刺股,半夜三更数老鼠”这种惩罚吗?你有见过“骑马射箭剑术赤手搏击整天被打打杀杀”的加强训练吗?你有见过每天“背完国策抄诗经,写完诗经背史书”这种惩罚吗?

诸如此类,只要每次我这皇叔一来啊,我全身上下就是不缺几根骨头也要掉几层皮。

“呜呼,朕命不久矣。”

一声哀嚎回响在皇宫之中,闻者都匆匆避开,大家都习以为常了,这一定又是咱家皇上抽风了。

“陛下也莫要太担忧了,可能今年南陵王的处罚会更加有趣些。”

我看都不用看就知道温如墨那混蛋现在一定是嘴角带笑,幸灾乐祸的幻想着我被惩罚那一幕。

我把头埋在石桌上,心中懊恼不已。这皇宫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而且是为了妁戈而来?想到这点又是觉得朕的头痛病又犯了。

“喝杯茶吧。”纤细白嫩的手指在面前晃了晃,我愣了下神,接过茶杯,想了想还是问道:“妁戈,我家老大要来了,你要不要先去避一避?”

不能说我杞人忧天,我这是未雨绸缪!

妁戈笑了笑,收回拿着茶杯的手,坐在我身边笑道:“为什么呢?”

妁戈的发丝被风吹起,头上绿色的飘带在空中飞舞,显得分外可爱。一双澄澈的眼睛让人心生怜惜,可是为什么我脑中却想起了另一双眼中满是促狭的凤眸?

就在这一愣神间一旁已经传来了温如墨温柔的声音,“陛下也是为了妁戈姑娘好。”

难得温如墨和我站在同一战线,请允许我先对他表达深深的感激之意。

妁戈手腕上套着一个银镯,露出的胳膊像是白嫩的莲藕一般,白的有些刺眼,但是又让人忍不住想要放在手中把玩一番。

不过我还是很快收回了视线,原因无他,只因为身后有一个冰冷的视线紧紧缠绕着我,让我不敢有多余的动作。

“我想和逸之共进退。”妁戈低下头轻轻的说着,语中多了些缠绵之意。

一个美人说出这样的缠绵话,试问这天下有哪个男人会不心神荡漾?至少朕的春心晃动了,当下便回给了她一个“我也是”的眼神。

不过身为一国之君,还是应该通晓大事,明事理,所以我虽然万分感动,但还是拒绝了她,“妁戈,你听我的,这段时间你只需在昭阳殿待着,少则一个月,多则一个半月,朕一定回来!”

温如墨在一旁看着我的动作冷笑两声,讥讽道:“陛下可真是对自己自信啊!”

“有些人的嘴倒也真是该好好管教管教了。”我咬牙切齿的蹦出这样一句话。

温如墨看我一眼后又转过头,一副听而不闻的样子

,仿佛我刚才的话是说给狗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