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掩埋的过去(二更奉上)(1 / 2)

();

“喝药吧,我已经让下人去准备药材了,等药材集齐,就彻底把你陈年病症治好。”

陌寒衣不知何时进了屋子,端着一碗药走到上官浩的床前,用汤匙轻轻吹凉,平静的脸上,带着丝丝温柔。

突然而来的声音把上官浩吓了一跳,抬起头来,正好看到陌寒衣如以往般,细心的照顾着他。

想到即将开口求她帮忙的话,上官浩一阵为难。

“药差不多凉了,我喂你喝,这药里,我加了一些甘草,不会很苦的。”

“我自己来吧。”上官浩有些不自然的接过她手的药碗,不经意间碰到她的温润的肌肤,吓得手一颤,差点把药洒掉。

陌寒衣看着他吓得一颤的手,淡漠的眸子闪了闪。

“我让尚真忆拿着我的令牌,把在裴国的粮仓都免费开放了,裴国各地,还会施粥救济,布匹,药铺,等日常生活用品都免费施放,另外给他们每户人家一些安家银两,收留无家可归的孤儿老人。”

上官浩喝药的动作一顿,视线一抬,看到陌寒衣坐在桌上,拿着笔,一笔一画,涂写着什么,态度端庄认真。

从上官浩的方向看过去,正好可以看到她的侧脸,她的容貌无疑是他见过最漂亮的,就连顾轻寒都及不上她。

她很优雅,很温润,丝丝冷漠的眉宇间,透着温柔体贴。

她一边写着,一边说着,语气温润平静,没有丝毫起伏,然后这每一句出来,都是天价的银两。

裴国那么大,要想全国各地施粥救济,开仓放粮,别说裴国做不到,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这么等财富,长时间的救济全国百姓吧。

“加重赋税不是一个好办法,我会跟上官龙说,让他减轻赋税徭役,裴国国库所需的银两,由我陌家全权支出。至于起义军,裴国无大将,论军事谋略,没有一个可以堪当大任的,何况裴国军心涣散,无心恋战护国,即便有再多银两做为后盾也没用,若想打败起义军,必须有一个如同上官云朗,一样运筹帷幄,决策千里之人。”

“裴国无将可用,我可以在后出谋划策,叛军虽多,上下不同心,要想打败也不是难事。”

陌寒衣一字一句,轻轻自语,仿佛在低声呢喃,声音悦耳又富有磁性,让人听着阵阵舒服。只不过,上官浩却是越听越惊骇。

裴国都已经接近亡国了,满朝文武上下束手无策,在陌寒衣手上,仅仅几句,就可以护住裴国,平定叛乱。

还有,她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好……

从认识她起,她就一直无微不至的在照顾他,帮助他……甚至为了他,上寒山碰取凤凰玉佩,险些丧命……

“你为什么要帮我。”上官浩望着陌寒衣,问出心里的疑团,这是他一直想问的。

他实在无法相信,陌寒衣是看上他了。陌寒衣那么优秀,权倾天下,富甲天下,三国皇帝,没有一个敢不给她面子的。她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怎么会要他这种不干不净,肮脏不堪,又不会生育的男子。

陌寒衣手中的笔顿了顿,低低笑了一下,快得众人捕捉不到。

为什么要帮他……或许,是宿命吧,红楼第一眼看到他,便被她印入灵魂深处了。

尤其……是他的那双眼睛。

“医者,不喜杀戮。”陌寒衣忽然抬头,轻启唇角,吐出这几个字。

上官浩喃喃自语。医者,不喜杀戮,真的是这样吗?不是为他,而是为了黎明百姓?

“你的药若是再不喝,就要凉了。”陌寒衣出声提醒。

上官浩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将手中的药喝了下去,将碗放在旁边的桌子上,起身,走到陌寒衣桌前,看着陌寒衣聚精会神的画着一个又一个地图。

他并不是无知之辈,只看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些都是兵力布阵图,防守攻击图,以及义军所在的各个地点。

然而,上官浩却是一惊,义军的范围很广,几乎笼罩了大半个裴国,裴国只有融城以后的几座城镇了,而陌寒衣所画的布阵图,无论他们身在何处,都能够找出漏洞,将他们包围住。甚至对方兵力多少,主将是谁,下一战,打算攻打哪里,采取什么阵法杀敌,他们又该如何克制,都是列得一清二楚。

上官浩骇然,以前觉得陌寒衣,本事通天,深藏不露。而今,看到她仅仅只是在深宫,就能够对各处战地,了如指掌,运筹帷幄,决策千里。

即便是哥哥上官云朗在世,只怕也没有这个本事吧,这个人,若是敌人,实在难以想像。

“虽然开春,天气还是有些凉,起床一定要披一件外袍。”

身上一暖,上官浩猛然惊醒,抬头就看到陌寒衣,拿了一件他最喜欢的衣袍披在他身上,温柔的给他系着纽扣。

吐气如兰的气息,就在身前,让上官浩脸色一红,轻轻别过脸,与她远离几步。

“谢……谢谢,我自己来吧。”上官浩只觉耳根子都红了,陌小姐身上的味道真好闻,淡淡的君子兰味道,又有着淡淡的雏菊清香味。

“外面天气不错,要不要出去御花园走走,我扶你出去。”

“不,不用了,我,我有些困了,想歇息。”

“好吧,那你先休息一下,有什么事,喊下人就好。这几天心情放松些,过两天我就帮你施针,彻底治好你的病。”

“谢,谢谢。”

上官浩就着陌寒衣的扶持,躺在床上,盖好被子,看着陌寒衣拿着刚刚画完的布阵图,一步一步,离开他的寝宫,留下一道风华丰姿的身影,以及满室淡淡的清香,那是属于她身上的清香味。

“陌小姐,谢谢你。”上官浩冷不防喊了出来。

无管她是因为什么原因救他们裴国,他都万分感谢。

陌寒衣回头,冲着上官浩温暖一笑。

这一笑,上官浩有些恍惚,被陌寒衣的美貌,狠狠的惊艳了一把。

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回眸一笑,秀雅脱俗,美轮美奂,风姿绰约……再多的形容,也形容不出她的美。

好半天,上官浩才反应过来。

脸上一红,他竟然被陌小姐的美貌惊艳到了?还是被她的才华,或者温柔,惊到了?

闭上眼睛,想睡一会,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一会是卫青阳的影子,一会是小林子,一会顾轻寒,一会上官云朗,一会上官龙,一会又陌寒衣,弄得心情烦躁。

最后,想到卫青阳的事,不由唏嘘。

他一直在深宫中养病,对外界发生的事,都不太清楚,那日卫青阳过来,给了他六块凤凰玉佩,又跟他说了那些话。后来问的陌寒衣,才知道所有的一切。

不由担心卫青阳。

他的本性不坏,怎么会屠杀那么多人?即便失去孩子,也断不该去杀人。

他只是一时糊涂,才会做这种错事,他的身边没有一个朋友,做错了事,也没有人可以劝他。

他必须要赶紧好起来,找到卫青阳,劝他改邪归正,回归正途,不然他会越陷越深,到最后,痛苦的都是他。

上官浩烦燥的睡不着觉,咳嗽了几声后,起身披上外袍,打开殿门,一缕温和的阳光透了进来,照在身上暖洋洋的,一眼望去,满园的都是五颜六色,姹紫嫣红的鲜花,还有一阵阵的清香味,让他感觉一阵舒爽。

门外候着两个随身候命的太监,上官浩摆了摆手,示意任何人都不要跟,想自己一个人安静的走走。

因为上官浩喜静,陌寒衣也喜静,所以诺大一个院子里,都没有几个下人。

上官浩望着满园的鲜花,心中的抑郁阴沉消散了许多,拢了拢身上的袍子,一个人慢慢散步。

不许走了多久,上官浩在一个扭角处,看到风姿绰约,白衣飘飘的陌寒衣。下意识的就想过去打个招呼,冷不防听到她讲的话。

“尚真忆,你把这个交给暗卫,让暗卫火速着手去办,务必保住裴国,平定义军。”陌寒衣把手中的布阵图交给尚真忆,尚真忆应声遵旨。

“另外,上次叫你把在卫国以及裴国的产业,全部悄悄转到流国,转得怎么样了?”

尚真忆愣了几秒,“已经差不多转完了,留下的都是一些明面上的。”

“嗯,抽调一些回来吧,尽把救济裴国的百姓。自古战乱,苦的,都是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