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青衣男子(1 / 2)

();

“孩子,起来吧,长老先带你去吃饭,其它的事,以后再说。”春长老抹了一把泪,心疼扶起春长老。

“不,长老若是不答应,若离长跪不起,这个孩子,是我的一切,没有她,若离也活不下去了。”

“你这孩子,怎么就那么倔强,这是个孽种,孽种你知不知道,她的生母姓的是纳兰,纳兰与我们白家,那可是世代的仇人。”

“那是长辈的事,为什么长辈的恩怨,要扯到我身上,而且,那些事情已经过了几百年了……”

“啪……”

春长老一个巴掌过去,同时怒喝道,“混账,你还姓不姓白了,这是咱们古国的奇耻大辱,你怎么能说出这些混账的说来,我们活着,就是为了复仇,就是为了夺回属于我们的一切。”

“砰……”

不知白若离是身子太虚,还是太饿,这一巴掌扇过去,扇得白若离倒在地上,一双玉手,擦到地面,溢出丝丝血迹。白若离捂着肚子,疼得冷汗淋漓。

“我的肚子,我的肚子好疼,好疼……”

“若离,若离你怎么样了,你别吓钟长老,钟长老扶你起来看大夫。大长老啊,你说你,明知道若离身子不好,你还下那么重的手,你说你,你怎么那么狠心啊。”

钟长老扶起倒在地上白若离,索性抱起他,急急往医馆跑去,看着冷汗淋漓白若离,紧张的道,“若离,若离你撑着,马上就到医馆了,钟长老不会让你有事的。”

白若离眼里滑出一抹泪水,不知道是感动的还是疼的。

饥寒交加,肚子疼痛,多日来,精神过度集中,担惊受怕,此时,有一个温暖的怀抱,加上肚子的疼痛,让白若离昏迷过去。

春长老无奈的重重拄了拐杖,对白若离,又爱又恨又无奈。最后化为一声叹息,追了过去。

医馆内。

白若离悠悠醒了过来,张开疲惫的眼睛,入目所及,是他从未见过的陌生,白若离想到什么,一个激灵的坐了起来,四下查望,生怕被卫青阳追到。

然后他张开眼睛后,看到的是钟长老与春长老紧张的看着他。

“若离,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白若离怔了怔,才明白过来,他昏迷前发生的一切,条件性的又抚摸了一下肚子,待察觉到,肚子还高高隆起,白若离才松了一口气,他的这一番举动,自然落在两位长老的眼里,让他们一阵无奈。

“没,没事,谢谢长老。”白若离不自然的道,看着他们的时候,眼里带着一抹警惕。

“若离啊,你不知道,大长老,看到你昏迷过去,吓得不行,一个晚上都候在你床边,连眼睛都没闭上过。”钟长老坐在床边,摸着他冰凉的手心,温柔道。

白若离往春长老看去,果然看到她眼睛红肿,伴着红色的血丝。白若离忽然有些不知所措。

“先喝药吧,把药喝下去,身子就好了。”春长老从桌边端了一碗药过去,轻轻吹凉,喂到白若离嘴里。

白若离有些抵触。

“放心吧,没有堕胎药,长老真的想打掉你的孩子,也不会用这种手段。”春长老道。

白若离这才犹豫着张口,一勺一勺的将药喝完,喝的时候,一直望着钟长老与春长老。

一碗药喝完,春长老又拿了一碗膳粥,亲自喂给白若离,白若离,一口一口的喝着,似乎饿到了极致,若不是长年习惯,让他秉持着细嚼慢咽,只怕他如今早已生吞猛咽了。

“可怜的孩子,你这些日子以来到底吃了多少苦,大夫说,你胎气动得很严重,而且受了严重的内伤,到现在还没有恢复,大夫还说,你这些日子以来,都是吃一些野菜度日,身子虚得不行,她没有给你吃的吗?怎么会让你吃野菜呢,你跟钟长老说实话,是不是她欺负你了。”钟长老抹了一把泪,心疼的年疼的看着白若离。

白若离摇摇头,咽下最后一口膳粥,用秀帕擦了擦嘴巴,才答道,“没有,不关他的事,我是被困住了,困了几近三个月,才会把自己弄成这样。”

“什么,被困住了,被谁困住了?这天下,除了蓝族主,还有谁能够困得住你,别的长老不敢保证,但若离武功这么高强,这世止,能困住你的,还真是少数,若离,你别坦护那个暴君,老实跟长老说,我们若离从不说慌话的。”

白若离看着钟长老一脸不愤,不由郁闷,为什么长老每次都把事情都怪在顾轻寒身上,这件事,本来跟她半点关系也没有的。是因为她们对她有成见吗?

“没有,不是她,真的不是她。”

“那是谁?难不成还是蓝族主不成,蓝族主虽然我跟他不熟,但也见过一面,他可是正人坦荡的君子,从不屑使用小手段,更不会随便对晚辈出手的。”

白若离黯然,蓝族主确实是一个坦坦荡荡的正人君子,还有一颗悲天悯人的慈悲心肠,正邪分明。

“行了,话那么多做什么?一山更比一山高,这世上你不知道的人多了去了。”春长老以眼神警告钟长老,这才正视白若离,“孩子,跟长老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若有人敢欺负你,我们古国天涯海角都不会放过他的。”

白若离嘴巴动了动,不知该不该说。若是说了,只会让他们更加担心,若是不说,万一卫青阳找不到他,而找她们报仇,那该怎办?

忽然白若离想到什么,紧张的掀起被褥,谪仙俊朗的脸上,出现一丝惶恐,焦急的看着两位长老,急声道,“长老,我们赶紧走吧,离开这座城镇,有人在追杀我,若是被他抓到,后果不堪设想。”

“什么?有人在追杀你,谁在追杀你?”

“两位长老,情况紧急,我们先走吧,以后慢慢的,我再跟你解释这件事。”他扮成乞丐,卫青阳不知道有没有识破,但经过刚才那一闹,卫青阳肯定知道这件事了,若是他追来……

白若离都不敢去想像那种后果。

“怕什么,以前是长老不在,现在长老来了,还怕了他们不成,他不来最好,

要是来了,长老必定不会放过他的。”

“若离很感谢钟长老相护,但是这个,你们打不过他,就算合我们三人之力,最多也只能够打成平手,可我如今,内伤无药可医,一直无法恢复,又有身孕在身,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什么,那个人的武功竟然这般高强,那不是连蓝族主都未必是他的对手了。”

“蓝族主已经死了,满族都被他给灭了,只有蓝少主的一个暗卫,叫逐月的,跟我们在一起,活了下来。”

春长老,钟长老齐齐变色。

这是什么人,武功怎么那么高强?蓝族乃是世外高族,族里高手无数,许多年前,他们曾都见识过的,没想到,居然满族皆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