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全》(1 / 2)

第六章擦枪走火

刚走出房间,一股香味便扑鼻而来,因此,我的肚子叫的更厉害了。

我沿著香味一直走,像个小狗般的东闻闻西闻闻的,走著走著,我居然走到厨房来了。

刚进厨房,没想到便看到哥哥哼著小曲,一下子切菜,一下子炒菜,好不忙碌。

没想到他居然破天荒的下海煮饭!我有些痴楞的站在那边,完全不敢相信他居然会想要煮饭,而且还实际行动了!

哥哥的腰际围著一条围裙,虽然那条围裙颜色有些花俏,但是一围在他身上之後,围裙的花俏颜色便变成衬托,一点也不会感到突兀,而且,只是让哥哥更帅罢了!

这时候我不免不叹息∶唉,一样是人,怎麽就差这麽多啦?

看著哥哥的背影,我的脑袋晃过一个疑问。不对啊,为什麽他要煮饭?是因为有人生日吗?

咦?也不对,今天也没有什麽人生日啊!

想著想著,另一道想法晃过脑海。对唷,说不定被我猜中了┅┅哥哥今天真的是中邪啦!

也许我太专注於沉思了,连哥哥出声叫我吃饭也没听到┅┅「昀翎,吃饭了--」

嗯,一定是这样,绝对不会有另一个可能了!我不自觉的点头点了两下,还煞有其事的直说∶「嗯嗯!」

「既然说『嗯』了,还不赶快来吃饭啊!」看我呆楞在那里,哥哥忍不住懊恼的说了声。

「啊?」什麽?

哥哥看我嘴巴微微张开,眼睛还有些呆滞,便知道刚刚的话,我连一个字都没听进,於是他硬是按 住脾气,缓声说∶「过来吃饭啦。」

「喔┅」我连忙回神,原来是这样啊┅┅

基於饥饿,我也没去想那麽多,直接走到餐桌旁边。

大概是太久没使用桌椅了,上头都盖过一层厚重的灰尘,不过桌子是还好啦,上头并没有太多灰尘,看来就是有人擦过的样子。

我质疑的向哥哥看去。会是哥哥擦的吗?

虽然是不可能的事,但是事情如果发生在今天的话,那有那个可能啦,如果他今天中邪的话┅┅

哥哥看我一直盯著椅子看,也将视线转移到椅子上头,看到那层厚重灰尘,他的嘴巴忍不住抽搐。还有椅子没擦啊┅┅

算了,擦椅子又不是什麽大事。我摇摇头,便走进在厨房隔壁的浴室。

哥哥皱著眉头的看我走进浴室,然後又拿了一条抹布出来,不知道为什麽,我总觉得他看到我拿出那条抹布时,眼睛闪过一丝不悦┅┅

大概又是我多想了吧。否决掉自己的想法,我又走到椅子旁边,打算开始做起小小的家事。

当抹布一碰触到椅子的同时,不知怎地,哥哥竟然就出现在我的旁边,还夺走我手中的抹布,蹲下身,替我擦起椅子来。

「哥哥┅┅?」不会吧,他真的是中邪啦?我随便猜猜罢了,没想到却是真的!?

「奶等一下吧,我很快就可以擦完的,待会儿开饭。」他忙碌的擦拭著椅子,嘴巴吐出一句令我跌破眼镜的温柔话语。

等、等等,哥哥刚刚的语调┅┅是不是我听错啦?哥哥什麽时候会对我如此温柔的说话?难不成┅┅他不只是中邪,还被某灵体附身?

不自觉的退後三步,手微微颤抖的指著他。「你┅┅」

「怎麽了?」还是温柔的话!

我的嘴巴┅┅抽搐的越来越厉害了!

哥哥刚好擦完了,当他转过来之後,便看到一个戴著眼镜的清秀女孩颤抖的指著自己。「奶在干什麽啊?」

「不、不要过来┅┅」我边说边後退,但是我并没有注意到我退後的方向是往墙壁移动,很快的,我便因为墙壁的关系,硬生生的打住步伐。

真、真糟糕,我现在居然想要小解,不知道等一下会不会失禁啊?

「奶干麻啊?」他的声音有著困惑,有著些许的怒气。真搞不懂,为什麽她要一直往後退?

「你┅┅你是不是被、被附身啦!」不然哥哥的言行举止怎麽这麽奇怪!

「奶┅┅」他眯著眼睛,透露出一股不悦,那刹那,我以为是那个恶灵在生气了,但是哥哥除了眯起眼睛之外,就没其他动作了,於是我很快的否决掉自己的想法。虽然如此,但是我还是感到十足的压力,像是有一层无形的东西压住我一样,很像是┅┅鬼压床!

咦,不对,应该不是鬼压床,我现在并没有在床上啊┅┅

「奶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哥哥站了起来,缓缓的向著我走来┅┅

後面没路了啦┅┅我感觉到我的额记好像有著几条黑线,就像是小丸子一样。

看著哥哥优雅慢步的走来,我竟然只能束手无策的等著┅┅

我好想尖叫,但无奈的是,任我想要叫出声来就是办不到┅┅

砰通、砰通┅┅

哥哥已经走到我的面前了,我不自觉的腿软,缓缓的向下滑动┅┅

哥哥接住了我,温热的气息徘徊在我的耳际,那有些发痒,带著媚惑人心的麝香味┅┅

媚惑人心?那的确是的,一闻到哥哥那令人迷醉的味道,身体更是控制不住的发软,脸颊上浮起可爱的两朵小红云。

天啊,哥哥真是不愧拥有『少女杀手』之名的男生┅┅连身为妹妹的我也被电的七晕八素的--

突然,他放开一苹手,转而放在我的额顶上,然後,又放在自己的额头上。「奇怪,体温很正常啊┅┅」

他仔细的东看看西瞧瞧,但是那脸上可疑的红晕却是很像发烧的徵兆┅┅

不过,那倒是很可爱。他看著心目中的小天使,心里无奈的直叹,现在只能看,不能碰啊,虽然她是很诱人没错,不过现在名义上她还是自个儿的妹子,总不能对妹妹下手吧?

不过,最近他是越来越难压住心里的那股悸动了,也许是『情敌』的出现,让他自己有了危机感,再也无法将那感情自然收放┅┅

虽然自己

一向压抑的很好,但是现在却像是脱轨的火车,一直朝著其他目的地移动┅┅

要再多久之後,才能彻底释放出这爱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