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武唐】25~27(1 / 2)

梦回武唐 小强 5552 字 7个月前

作者:sky8(九十九夜)

26//6

字数:59

二十五、各方反应

霍家老爷霍成铭得了马上风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潞州城,霍成铭作为潞

州豪族之首,身后牵扯甚多,不仅仅是霍家旗下的六十多家店铺,潞州城外的千

亩良田,更是梁王武三思在河东的重要势力,他一旦出事,牵连甚广,也有很多

虎视眈眈的人,在盯着梁王代言人的位置。

听说霍氏家出了事,潞州城的大小豪族,各怀心思,纷纷登门拜访,霍弦

作为霍成铭的长子,很早就出来工作,各路豪族都认识这位精明能干的大公子,

虽然不像霍成铭那样镇得住场子,但是好歹能够稳住人心,他们也害怕霍氏会被

二儿子霍麟那个纨绔子接手,到时候潞州梁王势力一系内部,估计又会掀起一

阵争权夺利的内讧了。

霍麟早上是从一位小妾的怀里被人叫醒,知道自己的父亲出事之后,睡意马

上就被驱散掉了,吓得整个人都六神无,连报信的人都对其暗中示意鄙夷的眼

神:真是个草包,连自己父亲出事了,第一件事要干什么都不知道。

良久,在小妾的摇晃下才惊醒过来的霍麟,马上穿上衣物,直奔他母亲的住

处,等他到了母亲的住处之后才被告之,他母亲早已到了听涛阁,他才醒悟过来,

又急匆匆地奔往听涛阁。

才到听涛阁门口,他就听到他的母亲祁芳气急败坏的声音:「好你个小蹄子,

平时勾三搭四也就罢了,这次竟然还弄得老爷这样,看我不收拾你!」

接着又听到自己的大哥霍弦悠悠地说道:「大娘,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把爹

救来,再稳定府内外的人心,你现在急匆匆地找她麻烦,又有何用?你要收拾

她,大可以以后再慢慢处理便是了。」

霍麟一听他大哥的话语,火气就上来了,冲进房间指着霍弦怒骂道:「你个

杂种敢顶我娘的嘴,你不过是一个庶出子,什么时候轮到你有资格说话的,我娘

要怎么处理,关你什么事?」

霍弦冷笑道:「我的亲啊,你什么时候才有些长进啊,谁都知道事情有

个轻重缓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爹的安危与府内外的人心,而你们却总是想着

在一个小婢女身上耍威风,不知道让爹知道了会怎么想呢。」

「你……」

「够啦,麟儿你给我闭嘴!」祁芳怒目瞪着霍弦,制住霍麟大放厥词。

这时,下人来报:「启禀夫人,大少爷,二少爷,霍家旗下六十八个店铺的

各位掌柜的以及庄户代表以及到了大厅求见。」

祁芳说道:「先去见一见他们吧。」说完,便带着霍麟离开了。

他们三人到了大厅之后,大厅中的人见了他们纷纷行礼,其中一人走前一步,

向三人说道:「启禀夫人,大少爷,二少爷,我们都是霍家产业的掌柜,现在老

爷出事了,最近又到了三年一次的账目结算时期,我们今天的来意很明确,现在

我们群龙无首,需要推举一人代为领导,以免出了什么差错。」

祁芳心中一颤,她瞟了一眼正眼观鼻鼻观心的霍弦,镇定了一下心神说道:

「你说得有道理,麟儿身为霍家的嫡子,应当暂时成为当家人,你们说是吧?」

这时,又一名掌柜站出来说道:「夫人此言差矣,二少爷从未接触过打理过

霍家的产业,霍家旗下的店铺买卖,成本,收入几何,一概不知,如果就这样轻

率地让二少爷成为暂时的当家人,恐怕,恐怕难以服众啊。」

这时,霍麟怒喝道:「你算老几,这些产业都是我们霍家的,我是我爹的嫡

子,我怎么打理是我的事,你有什么资格说?」

霍麟此话一出,很多人都皱起了眉头,心想:这都什么时候了,这霍家二少

爷还在摆大爷架子,这些掌柜都是支撑霍家的栋梁,他倒好,一开口就得罪人了,

果然是跟草包一样。

那位掌柜也是个暴脾气:「这些都是霍家的产业,是霍家列祖列宗打拼传

2|?

来的基业,二少爷从未经营,不懂经营之道,就贸然接手,意思就是要败光祖宗

的产业吗?」

「你!本少爷杀了你,敢这样跟本少爷说话,活得不耐烦了!」说着他就想

找个趁手的器物,拿来砸那掌柜。

祁芳这时终于发话了:「够了,麟儿,丢不丢人,还不给我闭嘴?」她虽然

喝止了霍麟,但是并没有让霍麟对掌柜道歉,宠溺之心可见一斑,要知道就算是

霍成铭,平时也对这帮掌柜以礼相待的,这样一来,掌柜们的心越发寒冷了。

接着,祁芳问道:「那依你们之间,这领导之人,该由谁来当?」

掌柜此时又说道:「大少爷,平时一直都在帮老爷打理所有店铺的事务与账

目,对霍家的产业里里外外都相当熟悉,况且老爷当家的时候,也是大少爷负责

掌管产业的店契,暂时由他当家,可保霍家的产业在一段时间内平稳无事。」

祁芳听后,看着霍弦冷笑道:「呵呵,想不到啊,平时兢兢业业的弦儿,竟

然这么受各位掌柜们的爱戴,看来平时下的功夫不少啊。」

霍弦低下头,淡淡地说道:「弦儿不敢,弦儿为父亲分忧,并且只是希望霍

家的产业能够延续下去而已。」

「好啊你霍弦,你爹还没断气呢,就这么快开始逼宫?」

「大娘您误会了,弦儿并没有这个意思。」

祁芳看了在场的一眼,她知道今天事不可为,她也不是什么厉害的女强人,

所以只

度◢??3

好暂时答应了掌柜们:「好吧,既然各位掌柜需要霍弦暂时来当这个家,

那就先让他当着吧,没事的话,都散了,今天我已经很累了,还要去照顾老爷,

先失陪了。」说完,拂袖而去,而霍麟一边死死瞪着他的大哥,一边跟着母亲离

去,而霍弦则留在大厅,继续与掌柜们相谈。

「啪」的一声,一个陶瓷制品就被暴怒的霍麟砸在了地上粉身碎骨。

霍麟的妻子潘氏,看见自己丈夫如此暴怒的样子,便出声问道:「夫君,到

底发生什么事让你如此愤怒?」

霍麟看着妻子的娇靥,怒气消了一点,他说道:「霍弦那个孽种,真的是欺

人太甚,他竟然敢联那帮狗奴才向我还有我娘逼宫,让他成为霍家暂时的当家,

我看我爹的样子,就算治得好,身体以后也会变得虚弱,再也不能当家,到时候

霍弦就完全掌握住了家中的实权,这么多年来,我们的关系一直这么恶劣,他有

朝一日掌权,我们这房人,还能有好日子过?」

潘氏听了霍麟的话,便对他说道:「夫君你说得对,我们不能坐以待毙,霍

家的人不支持我们,我们可以在外面找人来支援我们的啊。」

霍麟皱着眉头说道:「找外援?找谁?那帮豪族,一直以来都是跟大哥打交

道的,他们只要保持中立我就谢天谢地了,至于那些官员,也是一样,也是跟大

哥打交道的,我只跟他们家里的子有关系,还有军方,我一向就没跟他们混过,

怎么找支持?」

潘氏说道:「夫君你忘了?还有一个人呢?」

「还有一个人?谁?」

「昨天晚上,你们还不是招待过他吗?」

「你是说……」霍麟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可是这能行吗?」

「怎么不行,你想想,如果那位王爷如果早就想插手潞州的事,这就是一个

很好的切入口了,到时候你们各取所需,多好。」

霍麟听后,高兴地亲了一下潘氏的脸蛋:「对喔,我怎么没想到,夫人你可

真是为夫的贤内助啊,以前就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么聪明?」

潘氏娇嗔道:「你以前只会吃喝嫖赌,用得着想这些东西吗?有问过我这些

事情吗?」

「说得也是,那我马上就去找王爷。」说完,霍麟就整理好衣物,就往府外

离去。

看见丈夫远去的身影,潘氏眼中露出一副冷然的表情,她迈着步来到府中的

一处林子里,静静地看着一处被林子所围住的水塘,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来到

她的身后,搂住她的纤腰,亲吻着她的玉颈,问道:「事情都办妥了?」

潘氏说道:「嗯,办妥了,他没有一点怀疑就去了刺史府,你还记得你说过

的话吗?」

「当然记得,我说过的,放心吧,以霍麟的能耐,就算给他一些产业又如何?

还不是坐食山空,到时候你就可以名正言顺成为我的女人了。「

「嗯,你记住就好,弦郎。」这时,阳光正好穿过树林,照射在男人的脸上,

正是霍家的大少爷,霍弦那微笑的脸。

刺史府,我正在水阁一边看潞州城的政事卷宗,一边逗弄坐在身边伺候着的

沈艳蓉,这时,一名侍女来报:霍家的次子霍麟求见,我笑着对沈艳蓉说道:

「艳蓉姐,鱼儿上钩了。」

沈艳蓉媚笑着向我说道:「恭喜殿下,殿下快去收吧。」

霍家的次子霍麟秘密会见中山郡王,他们谈了什么东西,很少人知道,但是

有人看到,霍麟离开的时候,面色既不是高兴,也不是颓然,而是一种难以形容

的神色。

晚上的时候,张九龄来到刺史府蹭饭,期间我告之了他霍氏家出事的事情,

以及我准备以此为契机插手潞州事务的打算,张九龄有些好奇地问道我通过什么

办法插手?

我一脸神秘之色地跟他说:「不可云,不可云。」让他郁闷了一个晚上。

二十六、享用祁芳(上)

送走了张九龄之后,我叫来一名千香楼的侍女,向她问道:「傍晚过来的那

个女人现在如何了?」

「禀人,那个女人正在后院的小楼中休息。」

「好的,没你的事了,去做事吧。」

「是,人。」

接着,我便往小楼走去。

此时的小楼中,霍成铭的原配夫人祁芳,身上披着一件薄纱,薄纱之下,肌

肤白皙,闪烁着诱人的

光芒,她靠在床边,凤目中透出不安的神色,她想起下午时分儿子与自己

谈话的情景……

「娘!你要救我啊娘。」

「麟儿,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看见儿子霍麟如此慌张,祁芳心中一颤,最

近丈夫病危的事情已经令其烦恼不已,二房那边那个庶子对家之位虎视眈眈,

自己的儿子又不成器,现在看儿子的样子好像又闯了大祸,尽管如此,她还是保

持了家中大妇的气度。

「娘,阿爹病危,大哥又是强势之人,如果阿爹有什么事,孩儿肯定会被大

哥逼死的,他现在已经获得多位掌柜的支持,只要他一旦当权,孩儿,孩儿就肯

定必死无疑啊,孩儿不想死啊。」

「胡说,没有这样的事,只要有为娘在一天,你就不会有事。」祁芳心中一

酸,自己的儿子有多少斤两,她何尝不知道,也知道那个被她们母子打压的庶子

一旦掌握家族权力,就肯定会疯狂报复,自己现在也是朝不保夕,她这么说,也

是在安慰自己还有正在恐慌中的儿子,都怪她自己,十六岁嫁给霍成铭,结果到

二十二岁才生下这么一个儿子,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一直纵容他

胡作非为,直至十八岁都一事无成,而那个贱婢生下的儿子,却是精明能干,辛

亏那贱婢生下儿子之后就死了,不然自己早就被她们母子打压得不成样子。

霍麟看了看自己的母亲,想了好久,眼睛闪烁着异样的光芒,说道:「娘,

仅仅靠我们母子俩,是斗不过大哥的,不如,我们找人帮忙?」

祁芳听了,心中一突:「找谁?」

「刺,刺史大人,中山郡王。」

「中山郡王?你爹是武三思大人的人,中山郡王是李家的人,你这样做,就

是等同于背叛,武三思不会放过你的。」

「管不了那么多了,武三思要的只是一只听他说话的狗,这只狗就是大哥,

至于我们的生死,他不会去理会的,我们要自保,就只能投靠李家,而中山郡王

就是最好的选择。」

祁芳有些讶异,纨绔成性的儿子,今日好像开窍了一样,竟然想到了这么多

事情:「中山郡王,他能够帮我们保住家产吗?他只是一个郡王,能比得过武三

思吗?」

霍麟说道:「不瞒娘亲,孩儿已经问过郡王殿下,郡王殿下说了,至少可以

保住我们母子俩安然无恙。」

「你问过中山郡王?是谁教你的?」

「是孩儿自己想出来的,与其坐以待毙任人宰割,不如搏一把。」霍麟很认

真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可是,人家为何平白无故答应保住我们。」

霍麟有些结巴地说:「这,娘,郡王说了,这需要娘,你亲自去谈,他才能

给出结果。」

「我?」想到那天晚宴,年仅十五岁中山郡王那富有侵略性的眼神,祁芳心

中一颤,自己亲自去跟他谈,无疑是送羊入虎口,正欲反对,可是看到自己的儿

子跪在地上,那泪涕泗流的痛苦而又可怜的样子,祁芳的心又软了。

这时,看着母亲迟疑的霍麟,又加了一把火:「郡王又说,只要娘你肯去谈,

他起码帮我们保住一成的家产,这样,孩儿就可以立足了。」

祁芳沉默了,她心中天人交战,过了许久,她下定了决心,对霍麟说道:

「罢了,为娘就去一趟,只要你好好的,为娘就算是豁出这条命,也要保住你,

你先去吧。」

「娘,孩儿,孩儿先告退。」说完,霍麟才站起来,离开房间,而祁芳却没

有看到他离开时,嘴角微微上翘的样子。

于是,傍晚时分,祁芳便趁着夜色,暗中来到刺史府,想找我谈判,虽然我

当时不在刺史府,但是早已经吩咐过,如果祁芳来访,先稳住她,等我来再处

理。

正在祁芳沉浸忆之时,忽然感觉房间内的气息变化,惊醒过来,发现有人

在她身边,抬头一看,

正是我中山郡王李隆业!

「殿,殿下。」祁芳吓了一跳,猛地往后一缩,然后见我没有什么进一步动

作,才缓过来,向我见礼:「妾,妾身参见郡王殿下。」

「霍夫人免礼,请坐,不知霍夫人来找孤,到底所为何事?」我故意装作不

知。

祁芳咬咬牙关,道:「妾身来殿下,是为了殿下能够高抬贵手,搭救一下

妾身两母子,」她顿了顿,又说道,「妾身的夫君,霍成铭最近身患恶疾,已经

病入膏肓,而家中庶子霍弦,仗着自己掌握着家中产业的经营权,在这段时间,

欺压妾身母子,一旦家夫有什么不测,不难想象,心狠手辣的霍弦会怎么对待我

们母子,妾身在此,求王爷搭救,妾身不求犬子能成为家,但求母子能够自保。」

我故作考虑地闭上眼睛,等待了约莫一分钟,我相信,这一分钟,对于祁芳

来说,简直煎熬,然后施施然地说:「保你们母子周全,这个可以,不过,需要

答应孤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祁芳的语气相当不安。

「条件就是:你,霍夫人,要成为孤的宠妾,孤就愿意帮助你们。」

祁芳被我的话吓得慌张地站起来:「殿,殿下,别,别开玩笑了,妾身人老

珠黄,残花败柳,又怎么能入殿下法眼,如果殿下需要美人,那妾身去马上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