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 姑娘留步(1 / 2)

悍女茶娘 非10 1539 字 6个月前

();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位少年人,现场除了落银之外,也就数他年岁最小了。

落银听出他的声音,声音里全无之前因为他那番无礼的冒犯而产生的隔阂,只是笑着说道:“这个待会儿大家就会知道为什么了。”

少年人见她卖关子,就嘁了一声没再多问,然而心里却是隐隐在期待着。

这时,落银忽然觉察到有道带着打量甚至是激动的目光,定格在了自己的身上,这道目光极特别,全然不同其他人朝她投放过来的欣赏目光。

落银凭着感觉看去,却始终没有看到是谁,最后只能当是自己太多疑了。

在众人的探讨中,小半刻钟的时间几乎是一眨眼就过去了。落银适才将茶壶往前稍稍推了推,让众人都能看得清楚壶内的情形。

这一眼望过去,就有人惊呼了出声——“快看,这茶叶竟然是竖起来的!”

众人一看,果然是!

少年人亦是瞪大了眼睛,惊呼道:“竟然是站起来的!”

奇怪,茶叶怎么会站起来呢?

方才刚经过冲泡都横卧漂浮在上方的茶叶,不知道何时已经渐次竖立排列了起来,而且还极有规律的上下浮沉着,离得近的甚至还能瞧见那一片片芽尖儿上皆有晶莹的气珠,十分的赏心悦目。

“黄金翎这茶,重在欣赏中吃茶,吃茶中兼以欣赏。”落银说道。

“……怪不得叶姑娘要采用这通透的琉璃壶盏了。”一直未有什么言语的长孙祜开口道,眼底含着几分讶色。从来不知道,能有人可以把茶叶都泡的如此具有可赏性,与其说是喝茶,倒不如说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

“真是妙极!”有人回过神来,出声赞扬道:“妙极啊!”

连用两句妙极,声音里满都是惊艳的意味——

“茶叶落水后呈现如此奇象,实乃闻所未闻……”有人还觉得尚且有些不可置信,按理说。茶叶经过冲泡,会由坚硬的干叶变软,该是更难竖立的才对,又岂会自行竖立了起来?

这怎么想。都想不通啊。

“叶姑娘可方便为我等解释一下……这茶叶何以经过冲泡后会呈现如此奇景?”

曾通玄和长孙平愚也是满眼的惊艳,纵然曾通玄知道落银今日来此就是为了给这道即将推出的茶做宣传,但关于这道茶,之前这丫头也是一点风声都不曾透漏过给他。

也就是说,黄金翎他也不过是第一次见到。

“丫头,能不能解释解释?不然这心里横竖不得劲儿啊——”曾通玄表情有些复杂,又是惊叹又是不解。

这其中的原理涉及到了现代物理上的一些名词,落银琢磨着不太好解释,便尽量地将言语转换为了相对来说比较好懂的,“因为经过冲泡后。将茶盖紧闭,壶内的温度会使得茶芽吸水下沉,芽尖便会产生气泡。而后在水的浮力的作用下,便会推动茶叶上浮。”

见众人还可以理解,落银就接着说道:“诸位还可以仔细看看。实际上这黄金翎会经历‘三起三沉’的过程,而原因非常的简单,只是因为‘轻者浮,重者落’的缘故,茶芽吸水膨胀的速度不同步才会如此,而当最后每片茶芽都完全吸水,重量几乎相同之后。才会逐渐的竖立沉在壶底。”

“原来如此……”多数人都听明白了其中的原理,恍然地点着头。之前从来都没有想过,泡茶这看似简单的一件事,竟然也大有玄机在其中。

“倒也是涨了见识了,呵呵……”风朝岬捋了捋花白的长须,定睛往落银面前的琉璃壶内一看。果见茶芽就如落银所说的那般,在经历了几次起伏之后,都开始渐渐地沉入了杯底。

纵然沉下,却仍旧保持着竖立的状态,犹如春笋破土一般。堆绿叠翠,蔚为壮观。

“其实其他芽头肥壮的茶,也会偶尔此现象出现,但因黄金翎的制作方法与普通茶相差甚大,故现象才会如此明显。”落银见众人的目光仍旧都定在壶上,便笑道:“还请前辈们品鉴一番,这茶的味道可输其观赏的价值。”

“去给各位先生倒茶。”风朝岬挥手朝着几位侍女吩咐道,内心也是存了份期待,刚想看一看好友白世锦的反应如何,一转头,却见白世锦的神色有些奇怪。

白世锦因为身体的缘故,走路不甚利索,随从总会随身给他带着把拐杖,此刻他一手握着拐杖上的虎头浮雕,眼神不住的闪动着在,仔细看,竟发现他的嘴唇有些哆嗦

“怎么了?”风朝岬见他这副模样,不由紧张问道:“可是身子又不舒服了?”